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五 81 信女麻衣

    浓烈的血腥气掺和着元官璇身上的水仙馨香,飘散在空气里,瞬间侵入乌向云的脑中。抱着这个孱弱的身体,微弱几近消失的气息,象一朵鲜花在慢慢捻离甜美,让她全身的神经都在抽痛。

    “六小姐,你挺住……”她有点语无伦次,唯一的信念就是:一定要救活她!脑中瞬间蹦出紧急医救的方法,把她轻轻平放在地上,在伤口的上方近心端,找到跳动的血管,用压迫止血法,让手指紧紧压住。

    可是,金簪还当胸插着,绝对不能取下。那就不能完善地包扎,身上根本没有急救的药……她急得面红耳赤,有种孤立无助的凄凉,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痛恨过自己……

    “璇儿!”只听到门口传来清铃的女音,一个身穿芝草细白丝绢长裙的女子跨进来,象一抹轻雾,急急地说着:“璇儿,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这么傻……”捏着一颗红色药丸,瞬间拍入她的喉间。

    “师傅!”旁边的元官智冉轻唤了一声,千万种柔情凝结在眼里,不舍得移开。

    乌向云抬起头打量她,约摸二十二、三岁的年纪,青丝瑶鼻,冰肌玉骨,两道粉白水纹饰点额角,一种淡然出尘的飘逸。可是……不由眼神冷冷,没好气地说:“你就是她师傅?!”

    女子呆望着元官璇半晌,见她细微地“唔”了一下,象是有了意识,才对乌向云盈然施了个礼,缓缓说道:“请恕麻衣教徒无方,让乌姑娘见笑。多谢姑娘救了小徒,此恩,麻衣铭记于心,来日必报。”

    唔?她居然认识我?乌向云愣了下,一时想不出什么在地方见过,但也没空细想,只问道:“她怎么样?可救得?”

    麻衣点了下头,又从怀里掏出一颗金色丹药塞入元官璇嘴里,“还好没刺到心脉,这两颗药丸足可保住她性命。”

    乌向云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眼前的麻衣跟原来想像中的狐狸精师傅,相去甚远。三个人的情感故事听起来有些年份,中间到底是怎么曲折,无从判别。不由指了下一旁站着的元官智冉说:“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现在被我封了穴。”

    麻衣姣清的脸上浮起一丝无奈,走到元官智冉前伸手拍开了他的穴道,叹了口气说道:“你走吧。”

    仿佛感到雪花拭面的冰冷,元官智冉忍不住又轻唤了一声,“师傅!”

    “智冉,别再叫我师傅。这把火你已经把一切都烧干净,以后好自为之。”麻衣还是铁了心,只是昨天那个携着桂花香气舞剑的少年,为什么一转眼会把利器刺进心上人的身体。爱和欲,可以让一个人疯狂到故意失明?

    五年前,她在花族办的“荼芜宴”中认识了元官毅的大老婆,后来被邀请到祝融庄上做客。看到清丽的元官璇温婉大方,迎着一番盛情,便收了做旁系弟子。本来,习武只是富庶人家的大小姐应个景,并非要仔细专修,何况还有琴棋书画要学,所以她也是个把月来庄住上三、五天。

    来来去去就跟元官璇身边的人熟了,被元官智冉缠上要拜师,看到元官璇待他亲近,又一直帮着请求,就也欣然松了口。却不料,元官智冉日久生情,起了异心,还瞒着她玩出那么多花样。一直听到满天传言,祝融家六小姐已无医可施,才敢确定元官智冉一直在有心骗她......

    这份感情迷了路,却弩了弓。

    “麻衣,你真的,一点都不曾心动过?”元官智冉站在那里,有点固执,不甘心挪动步子。

    从哪一天开始,脑中烙上她的影子,她的颦笑和气息,让他迷恋到骨髓里。于是不断地找机会接近她,去了解她,想得到她……明知道不可以、不可以......却还是越陷越深。

    “智冉,麻衣早已是信女,受过五戒,只是跟师傅一起尚在尘世修行......”

    元官智冉怔然,不知为何眼角有几分湿润,点在心头的朱砂成了绞痛,一圈一圈溢开,“麻衣早已是信女......”破开了水月镜花。看到刚刚睁开眼睛,开始恢复神智的元官璇,发现自己面目可狰,顿时无地自容,逃也般离开了房间。

    “师傅?哥哥?”元官璇虚弱地看着那个仓惶离开的背影,又抬起头看着一脸灰白的麻衣。

    屋子里闷得快要窒息的气息,如同一场刚完的心悸梦魇,说不出,道不清。乌向云望着两个气质迥异的女子,一个温良得凄楚,一个遗世般清冷,这一次真是月老拨错了琴弦。

    “咦?这都是怎么了?”一道高大的红色影子窜进来,朗声说着。

    乌向云吐了一口气,暗道,怎么才来。却不知道,优颂离为了引开元官智冉,满庄子乱跑,越走越远,等发现后头没人追赶时,已经迷失了方向。祝融宗族的庄子建在半山里,前后都有树林,他小心地找了很久,才悄无声息地潜回来,已经是忙到一头大汗。

    “绚......噢,西......兄,”他不太确定地对着那个长发青袍的女子喊了一声,双眸晶亮,心里有一丝惊喜。这就是闻名天宇的绚兮公主真容吧,好一个玉颜魅惑,风姿卓越的倾城佳人子啊。

    “优大哥,六小姐刚才受伤了。”乌向云被他盯着,有点不好意思,赶快解释,“这位,是她的师傅麻衣。”

    “麻衣?!”优颂离低叹了一声,看着她问道:“你就是使青犊破风刀的那位麻衣?”

    “正是在下。”

    “连城浮水泉的三大护法之一,冰瞳麻衣?”

    麻衣不由一怔,看着他,脸色阴沉起来,眸中漫漫升起萧煞的冰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