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四 74 基因突变

    乌向云抬头一看,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成源祥会叫得那么惨,如果不是那一叫有了点心理准备,她也会忍不住大声惊呼出来。

    女子看到众人满脸奇特的表情,大概早就习以为常,只弓了身施礼,淡淡地说到:“诸位,在下祝融宗族六女,元官璇有礼。”

    可是,乌向云呆望着那张脸却还是没回过神,以前看过很多恐怖片,有一些人物制作粗燥,半真不真的,但眼前这位却是阴森而惊悚。

    半张脸是耷拉的,皱巴巴的皮垂下来有半寸,另半边脸象是开了染坊,红色的疹子一颗颗布满脸颊和额头,太阳穴下头还有一滩青黑色的胎记,毫无血色的嘴唇还有点外翻,贞子跟她一比,成了温柔的邻家小妹妹。

    “六小姐,你把受病的原因跟我们说一遍吧。”优颂离沉声,缓缓地说着。刚才也被吓了一大跳,女子见过上百个,这等模样的实属第一次。不过大风大浪也算经历多了,故而很快就能镇定。

    本来他是去东界的分部办点事,顺便让江湖上的几条暗线帮忙找一找自己的恩人-绚兮公主,也好早日给那位“公子”一个交代。

    平常行走江湖,一直以羽葭居士自居,管理着分散在天宇的几个分部,做些草药买卖,以补贴山中观里的开支。但是时间一长,难免碰到患者问上门,有几次不忍心施援手,渐渐地为人知晓。刚才,途经集镇歇息的时候,被正在命人张贴寻医告示的元官智冉认出,当成救命草般拖进庄里。

    此刻,让他奇怪的是,祝融家的几个男子都长得这般俊美,为什么到了六小姐,会忽然变得如此惨烈,可惜他们也没交代个原委。

    “小女子一直久居庄内,鲜有外出。小时候容貌还算可人,到了十二、三岁之后,渐渐地越长越奇怪,如今刚刚年过十五,却成了这幅模样……”元官璇说着,语声有点哽咽。

    基因突变?!乌向云听到有人说话,已经收回目光。暗自猜想着,如果不是中了毒,只有这个解释。心里不禁泛起了无限的同情,天哪!才十五岁,就成了这幅样子,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她也算坚强呢,见了人还能施礼说话,放在一般软弱点的女子,恐怕早就自杀了。

    “小妹性子温顺谦和,知书达理,从小很受大家喜欢,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元官智豪站了起来,侃侃而言,看着元官璇,眼中满是溺爱和心痛,“可是,如今小妹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几个做哥哥的都束手无策,哎……”

    “是啊,自从六妹变成这样,我们寻了很多医者,但是都没有找到症结。明年小妹就要出阁了,可惜如果还是找不到病根,我们只能让男方退亲。”元官智冉也站了起来,缓缓说着。

    “可有找十医馆的几个老先生来看过?”邱道士忍不住问,三十来岁的年纪,方长的脸甚有菱角,大概久为医者保养得当,皮肤看起来象年轻女子般光洁。

    元官智冉点了点头,“去年就找了明大师,他老人家看过后,摇了摇头,说治不了。”

    乌向云看着他黯然的眸子,同情心愈发深浓。难怪他们这么急,明年就要出嫁的姑娘啊!如果在尘寰,飞一趟韩国整一整,再恢复个大半年,兴许还赶得上。这里……唔……整容?不知怎地心里突然一动……

    “哦,这么说来起码有两、三年了?”邱道士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淡淡地说着,仿佛有几分失望。本来他是想试一试,便随口问了句,但一听到说连明大师都这么说,估计自己肯定也不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六小姐平日里都用些什么餐食,喝些什么汤水,又做些什么功课吗?”优颂离看着她,温和地问道。

    元官璇细声地一一做答,乌向云也跟着认真听着,但都是些极平常的食物。只听到优颂离又问道:“那六小姐有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人或事,族里头的或者外头的吗?”

    这人倒是蛮执着,想到他送自己的那个奇珍丸药,心里不由一暖,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凝重,嘴角的唇线绷得刚劲,一身红袍衬得人威武有神。

    元官璇又慢慢地叙述着,把从十岁到现在的生活统统翻了一遍,来来去去也不过是庄子和大小前后院,顶多是每隔两三个月去一趟集镇买些胭脂水粉和布料,还是全程由两个丫鬟跟从,实在找不出任何端倪。

    元官智冉又坐了下来,轻叹了一口气,厅里的人都沉默着,气氛显得十分滞重……

    “诸位不必费神。”元官璇轻轻地说,声音显得异常的平静,“若不是哥哥们一直帮忙寻医,我,早已断了治愈的念头。”

    “小妹……”元官智冉凄婉地叫了一声,座下的人听得都于心不忍,不由纷纷朝几位医者望过去。

    “这样吧,”优颂离沉吟了一下,抬起头说:“这病看来不是一两天落下的,也不可能立刻就找到原因。如果不嫌弃,我在贵庄住两天,再认真探究探究。”

    话音刚落下,元官家的众兄弟无不欣喜点头,“好啊,太好了。”元官智豪朗声说道,又朝外一挥手,“来人,快去客房安排。”

    “西兄,你可愿意一起留下?”元官智冉拉了拉乌向云的衣袖,语声似有几分恳切。

    乌向云早就听地心软,又细细琢磨着,觉得这病症也不是全然没有把握,待要好好再察问一下。刚想张开嘴,突然外头传来一阵喧闹声,然后是“踏,踏……”的脚步狂奔,便转过头朝门口望去。

    就看到董君山冲了进来,膝头半跪大声叫着:“不好了!大少主,各位少主,不好了!东边的三间厢房都起火啦,火势异常的凶猛!”

    “啊!”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失火?”众人纷纷站了起来,“一起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