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四 71 祝融截道

    一口气赶了三个时辰的路,乌向云觉得有点小饿,决定让驾车的大叔找个路边客栈歇息一下。

    “小姐,再走半个多时辰,过了前头那个田恽村,就到祝融寨,里头的集镇有吃有喝还挺热闹,不如就到那歇息吧。”车头穿着蓝布短衫的大叔殷勤地建议着,好象对这一路还蛮熟。

    她欣然应允,顺手揭开车身的小帘往外看。这条大路算是主干道吧,并列走三、四台马车应该没问题,此时稀稀拉拉有些车从旁往来,也有三三两两的人群走着。再看风景,是绿树野花,远远的几个灰扑扑的农家草舍,一派清新自然的田野风光。

    仿佛听到耳畔有人在说话,依稀地落入耳中:“禽族东.…..懿顺王亲自……”她不禁四处张望开,只看到一台双马的暗绛红的车架,在数十米开外。心里猛然一喜,看来这几天的丹药和勤奋啃书没白费,元真大增,已经能够觅远声,说不定还能窥夜物啊,晚上一定要试试。

    不过,听他们说的跟族里有关系,是不是有什么突发事件?看来等下到了镇上,要找找有没有自家的人脉,留个暗记什么,让族里人去探探消息。

    突然,听到一阵狂乱的叫喊声,马长吁了一声,整个车厢左右晃动几下,她被这股毫无预期地力量欣翻在里头,“砰”一只手撑住车壁,还好没有一头撞上去。

    “大叔,怎么回事?”她边理了理头发,大声问着。半晌也没人回应,觉得十分奇怪便揭开前头的风帘,朝外望去发现马车上却是空空如也。

    只好自己下车看个究竟,脚才落地,觉得一块浅黑色的盔甲挡在眼前,象一堵铜墙铁壁。“你是干什么的?往何处去?”一个洪亮的声音有点暴躁。

    乌向云第一反应是又碰到军爷了,这次不知道是在查什么。不过有了经验,而且对自己现在的易容之术甚是自信,对答起来就顺畅许多,肃穆地说道:“在下是学医的,去东境的隋渊城去探一位故人。”

    “噢?”那个盔甲男子围着她转了一圈,定定地打量着,半信半疑说道:“你行医多久了?可有亲自诊治过?”

    她想起了自己在尘寰的实习,还有莘决子……暗自算下,前前后后也勉强能凑个一年半,于是朗声说:“在下有亲身接触过患者一年有余。”

    那男子还是看着她,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大道上还停着两、三台各式车驾,估计是被他们截留下的。除了站在身前的这个男子,身旁还有两个跟他穿戴相仿的,倒象一只行动小分队。又看到赶车的大叔站在路边,脸色焦急地望着她,不由朝他浅浅笑了下,暗示别太担心。

    “带回去!”突然男子手一挥,大喝一声。

    “慢!”乌向云也大喝一声,“这是干吗?在下只是个赶路的小医倌,你怎么可以大白天不分青红皂白乱抓人,还有王法吗?”

    男子哼了一下,说到:“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地界?”

    难道你还是土匪不成?乌向云面无惧色说到:“潼文宫!”

    男子一听,愣了愣,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他怎么敢再乱自托大。这小医倌长得青嫩,一张嘴倒是利害。

    只好恭敬了几分,顿了顿说到:“小兄弟,有所不知。在下也是执行任务,我们宗主正寻行医之人,情况紧急,望小兄弟海涵。”

    乌向云朝他摆了摆手,“嗯,明白,明白。现在可以走了吗?”寻医还这么横,害她刚才差点撞车,说话又这么嚣张,印象分极低。实在懒得跟他多啰嗦。

    “这……”盔甲男子迟疑着,觉得她年纪甚轻,行医时短,估计带回去也派不到用场。但是就这么走了,万一有机会,不是白白错过,却是词穷找不到留她的话来,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挺笨嘴笨舌。

    “这位公子,刚才家将无意得罪,还望见谅。在下祝融宗族,元官智冉有礼。”一阵清朗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噢?祝融家?乌向云眉毛一挑,侧身望过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五步开外,一身玄色长衫,阔面略长,剑眉入鬓,唇色珠丹,正朝她微微颌首。

    好经典的美男子啊,这才是古装片的原型。她不由暗暗赞叹了一句,也朗声回道:“在下西言,元官兄有礼了。”

    男子走前两步,笑面可亲,继续说:“西兄幸会。家父寻医确实事出有因,不知能否随在下且去诊察一番。正谓,医者父母心,刚才听闻西兄行医不久,但是想必心境依然,是否能认真考虑一下呢?”

    “在下董君山,刚才情急莽撞,还望西兄见谅。”那个盔甲家将听主人家这么一说,自然赶快补话行礼。

    乌向云刚想接口,听到元官智冉又说:“西兄,实不相瞒,我们寻医者也有段时日,但是一直未能解决问题,事关小妹的性命前途,但望西兄千万别推辞。勿论诊断后结论如何,我族人绝对不会为难西兄。”说完,见他挥了下手,一个蓝纹粗布短衫的小厮捧了一个黑漆盒子递过来,“西兄,这银子是耽误你行程的小小礼金,还请笑纳。”

    乌向云被他西兄,西兄叫得晕,又见他侃侃而言,风雅自若、诚恳情切,不由暗忖,你们也真会先兵后礼,早干嘛去了,不过看样子好像有点病急乱投医,什么车驾都拦,连我这么个小医倌也拼命拉,不知道家里的小妹到底得了什么病。

    “西兄,但望……”元官智冉见她站在那里,也不出声,又打算开始劝说。“好,就随你去探看下……”乌向云赶快打断他,断然回了句。被你这么绕啊绕,迟早要绕昏过去,不如就去看看吧,反正确实也不赶时间。

    元官智冉一听顿时脸上挂起了笑容,又走上一步拉住她的手说:“太好了,西兄,坐我的马车去吧。”

    乌向云这才注意到,一台枣红色镶着金丝帛圈的豪华车架,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她马车的后头。这次换了拉风的奥迪tt啊,可惜,前车之鉴阴影太深,就算是法拉利她也不敢乱上了,赶快摇着头说:“不必,不必。元官兄,且带路吧,我让大叔驾车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