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四 67 天滟颜诀

    卫离怯了下嘴角,眸子泛得明亮,问道:“五皇子,他可好?”

    魏重愣了一下,想不到这个空谷幽兰般的少主竟然认识自家皇子,也不掩饰身份了,马上回答道:“尚好。只是最近几日,让他操心的事情多了些。”哎,其实昨个刚被武帝因为询问出征下旨的事情训斥了一顿,说好,还真是有点牵强。

    卫离点了点头,脑中映起了那个温润如玉、丰俊雍容的人影。时光荏苒,一别经年......语声里却有点清冷“是缘是劫,浮沉百般,皆不能强求,其实他比谁都清楚。”

    不心动,怎牵动。梓暄,饶你自负看轻红尘,也终究还是溺水,这大概就是宿命,根本逃不开......

    魏重点了点头,不知怎么问答。这个哑谜大概回去说给五皇子听,只有他自己能懂。

    优颂离看他呆着,朗声说道:“你就回话给五皇子,持了羽葭令,必然是跟我观有深重关系,事情我会安排下去,一有消息就告诉他。”

    看着魏重离去的身影,优颂离看了一眼卫离缓缓说道:“只怕他已算到,你也是该这个时候回来吧。”卫离眯了眯眼睛,甩了下风袖,“师兄,若不然,师傅怎么会那么疼他呢……”笑颜中,人如一片净云风吹而过,消失在门槛外……

    乌向云慢慢睁开眼睛,手也朝两边一探,都是些枯枝干柴。不由苦笑了下,为什么老是被人关柴房,看来又要任人宰割,行走江湖还真不是人干的活。

    躺了半天也没任何动静,叹了一口气,不由想起海纵天,每次出事都有他护着,感动完也就忘了。现在身临险境又念及他的好,那双森幽的黑眸,让人不由自主添上无限信任……想了一会便自嗔,真是无聊到孟浪,纠缠在心底的结还没释然啊,纵然他来了,又该怎么去面对......

    转动了一下蔫弱的身体,发现用不上半丝气力。不由一惊,这药效为何似曾相识,难道我又中了毒,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个银发鸡皮的影子。

    “砰”门开了。乌向云叹息了一声,中奖了!

    老妪穿着条灰白的袍子,一脸阴森地走进来,说道:“赫赫,绚兮公主,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说吧,你掳了我来,又想干吗?”乌向云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她,眼神里都是淡定。我还想去找你,想不到你倒先下手一步。不过,这等情况讨药的事情,看来是免谈了,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立马剐了她已是万幸。

    老妪也不忙回答,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然后啧啧赞叹道:“上次你脏兮兮的,又是在夜里,看不真实。这会儿一瞧,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精灵美人儿,难怪我们家小姐喜欢的紧啊。”

    乌向云听得一头雾水,望着她说不出半句话。心忖,这个疯婆子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呀。

    听到老妪赫赫自顾笑了笑,说道:“别紧张,其实我没恶意。你就在这里呆几天,等外头那些人折腾够了,就放你回去。”

    啊?!乌向云有点啼笑皆非,个个都说关我两天就让我回去,再相信你们我就是犬字旁的。不过,现在看看老妪除了人疯点,并没有真要害她的意思,心神更定了几分,朗声问道:“你怎么来这里喂野兽了,不在林子里呆着?”

    老妪满脸的鸡皮抖了两下,说道:“这,我可不能告诉你。那小家伙倒什么都肯跟你说。”想到小爵,乌向云不由自主笑了笑,继续问着:“那你可还要那碧血三眼狼的眼珠?”

    “那是自然。”老妪睥睨着她,又说道:“魔狼谷的差事看来得从长计议,你倒是还惦记着。”

    “那是自然。”乌向云看着她,学着说了回去,“我等着你的药去救命呢。”

    “哈哈哈……你这女娃娃,真是好心肠哪,我们小姐没看走眼。”老妪突然仰头大笑一声,几步迈了出去,到了门口留了句话:“别忘了,他的母后是谁呢。”

    乌向云怔了怔,寻思着话里的意思。只知道当年天宇第一美女武艺高强,一副“凤尾鸢花双刀”是耍得声名震震、所向披靡。难道郡皇后还懂医术,帮她儿子解了毒?不过无论如何,她心里安定了些,看来那个家伙一时半会没危险。

    一个晚上,老妪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给她拿了一床灰色的棉布被褥放在干柴上;拿来了油灯和晚膳;最后还递了两本书册给她,“这书是我们小姐给的,让你自己多琢磨琢磨。我看你将就在这呆几日,多学学吧,不然以你的末技以后怕招架不过来。”

    乌向云看她忙地团团转,先前对她的恶意也慢慢消了,调皮地笑了笑说:“劳烦了,婆婆这般费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自家婆婆呢。”

    老妪被她说得忍不住一笑,“你个女娃娃,心思还如此活络,少不得这么多人为你操份心呢。”看到乌向云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觉得被她拍拍马屁,差点说漏了嘴,马上说道:“白日,我不叫你也别出来。那小男娃娃,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来。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

    也是,不然又惹他伤心。乌向云默默点了点头,眼睛落在了一旁的两本书册上,拿起来一看,一本是“颜诀”,另一本是“天滟鉴”。不由好奇地随手翻开粗粗看了几页,本来还担心又全是古语看得有点伤脑筋,还好每隔几页都有图解,倒也多了份信心。

    正打算放下,先用过膳饭再慢慢看。突然瞥到一页上写了三个字:朱颜丸。这不正是那个无名大叔送的酬谢之物嘛。下意识伸手进兜里掏了掏,才发现那个玄铁令牌少了一块,好在其他都还在,也没在意继续看了下去。

    原来“颜诀”是一本专门教授女子驻颜美容和易容的医书,想不到整容术在古代已经有,不过称呼不同而已,写书的是个叫“上鸿鋝”的男人,估计是个医者闲来无事著写的吧。

    她越看越欣喜若狂,原来这丸药是天下出名的驻颜丸之一,是“十医馆”上两代的首医-元沛精心炼制的,用此丸者辅以得当的元真运息,不仅可以帮助增进功力,长此以往还可以帮助女子滋阴养颜,芳容常淀几十年不变,一直都是十八、九岁的样子。想不到那男子如此大手笔,送给她每个女子梦寐以求的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