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四 58 丰清茶馆

    乌向云背上直冒冷汗,眼巴巴地看着侍卫的手伸上了包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军爷……”突然,传来一个无比柔媚娇嗲的女人声音,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朝门口看去。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俏生生地倚门靠着,袭一身水粉红的锦缎窄腰窄袖长裙,半露着酥胸,玲珑的曲线无比曼妙,一张瓜子脸丹凤眼,红唇鲜*滴,说不尽的美艳妖娆。

    房里的三个男人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都快要流了一桌,半晌终于醒了神,问道:“这位娘子,有何事?”

    女子等他们看够了,不紧不慢的踱了进来,一手搭上乌向云的脖子,凑着她的半边脸颊,对他们说:“军爷,其实这位公子是奴家的相好。哎,可惜奴家年小就许了人,公子又是痴情一直未娶亲,所以我们约好,每个月来帝都相会一次。军爷,你就别跟他计较,他一个读书人哪,什么都不懂。”

    说着,又扭着身体,来到黑胡子旁边,挨进他身上,塞了些东西到他手里。黑胡子捏着暗地一看,是十两纹银,顿时心情大悦。看她一番说词和明丽妆扮,想着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女子,出来偷情被他们撞到,也不深究。手一挥命道:“走吧,”对女子笑了笑,带了人走了。

    乌向云松了一口气,听着楼道里没了脚步声,对那艳色女子作了个揖,“这位姐姐,多谢解围。”那女子瞄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也不用谢我,我只当是还他人情,才来帮你的。喏,这个他让我给你,快点出城吧。”说完在桌上放下一片幽兰色物什,转身走了出去。

    \t

    乌向云拿起来一看,是片祥云玉牌,剔透晶莹,触手温润,正中刻了个“海”字。梓暄,是你吧。她拿在手里,笑了笑,也只有你如此含蓄体贴。

    可是,他们俩个,一个抓人,一个放人,一个现身,一个隐秘,到底在搞些什么花样呢?哎,她摇了摇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在皇城根下,今天搞得这般大动静,肯定没逃过他们的耳目,真是郁闷。

    凭着那一片幽兰,她很顺利地出了城门。可是出了来却是愣住了,我还是没学会骑马呢,这里又没出租车还真是不方便。于是朝四周看了看,还好倒也有马车车架在兜生意,挑了辆干净的乱侃了个价,就坐了进去。

    听拉车的说,此去黑沼林起码要三、四个时辰的路,看来又要被拉得晕乎乎的。她叹了口气,只觉得无所事事,从包袱里拿出令牌和红漆盒子研究起来。

    细看之下,发现令牌做成了羽毛状,上头刻了两个小楷字:羽葭。难道是谁的名字?不过,这个令牌该什么时候用,又对着谁用?又不可能凿个洞,当项链戴着,让别人自己过来看。诸多疑问让她一头雾水,看来我真是个江湖雏子啊,能不能找些“江湖行走指南”之类的书好好了解下。

    再打开那个红漆盒子,里头有一个白玉瓷瓶,盒子上还附了一张小筏:朱颜丸,由千年雪莲、百年首乌和人形参熔炎炼成丸,白酒分三日赐服,滋阴固元大益内功。

    本来就不八卦,没想了解那男子的身份。但他虽然受重伤,还冷静机敏,早得知我是个女子乔装,也不说破,否则怎么会送我这极滋阴的药。看来是个有心义士,被我胡乱救了也算是没救错。

    马车跑得不紧不慢,车架极是普通,走在大道上谁也不会多看一眼。她坐在里头倒也安心,远离了帝都,没人关注和追杀,闻到了清新自在的空气啊。哼着小曲,坐了一个多时辰,在里头滚来扭去,实在没法忍受了,决定让赶车的人找个地方停下来透透气。

    过了一会儿,看到前头有个小镇,给了赶车的大叔一小锭银子,让他在镇口等着,自己步履轻盈地走了进去。这个小镇跟以前去过的湖雾镇差不多,几百来米街面从头可以望到尾,两边做生意的小贩们,往来穿行的村民们,熙熙攘攘十分热闹。

    “丰清茶馆”远远地就看到门口招展的青边黄布旗,乌向云小逛了一会,便毫不犹豫地走红漆大门。茶馆正厅不大,也就置着十来张楠木八仙桌,此刻临近午时客人不多,看着也就坐了三、四来桌。不过好像茶馆还设了两楼雅阁,抬眼望上去,几个包间都垂着绛红色的门帘,倒有几丝神秘感。

    乌向云挑了个正厅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一壶茶要了份小糕点,就慢慢品着。好茶,她喝了一口,心里暗暗赞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