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卷 百花杀 虎啸凤鸣游龙吟 章四 55 墨家殿潭

    岛上的环境清灵美妙,生活自由自在,与墨棠和墨妍馨共处多日,亲近随和,情真自然。如同三月春雨滋润心田,释化去他的拘谨慎行,和对父亲的抗拒感,相反,心底深处升起一种对家族的责任感念。

    在“闲亭”里与墨棠对坐着,黑白棋盘上廖剩几子,墨如言眼神专注却面露尴尬,才小半个时辰,已经被他斩兵杀将,掠夺地只剩下三子。

    “嗒,”墨棠一子白棋落下。“我输了。”他赶快低头认输,高手啊,这么快就扫平我了。

    墨棠笑意吟吟,能跟自己儿子对坐下棋,哈!真是畅快写意啊!“言儿,爹爹赢得甚是快哉!”

    “宗主高明,在下自愧不如。”墨如言也笑了笑,能赶上他的棋艺,五年八年恐怕都不可能吧。

    “宗主,荻叶城飞鹰传书,现在可要过目?”一个穿着青黄色锦丝长衫的丫头走到亭前,盈盈一礼,大声禀报着。

    “传上来,”墨棠接过一匹巴掌大的白色祥纹锦绸,看了一眼,递给了墨如言。只见上头写着几个字:围猎遇霄族,少城主小伤,望宗主裁。

    他不解的目光投了过去,只听墨棠缓缓说道:“霄阳门族和我荻叶城,为了魔狼谷里的灵兽抢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这次还伤了陵锦山,看来整件事情是愈演愈烈。”

    墨如言以前听说过荻叶城,是潼文天宇东界内的最后一座深山脚下的城镇,一半入界,一半入海,如今才知道,那里是属于墨家管控的地方。“宗主,听说灵兽可不好捕,而且潼文宫也好像很不待见这种事情。”

    墨棠微微颌首,笑了笑说:“可惜涉及的是荻叶城,也牵扯到霄族,若不然,又何须为父操心。我们墨家原本就是隐族,世代居岛,交游广阔,但低调自敛,那潼文宫自然也说不上什么话来。”

    是啊,墨如言意识到,其实他已出了潼文天宇的地界。而对墨家和龙冥岛,所知也不多,更别说整个界外的情况,则不便再发表评判。只看了墨棠一眼,默默点了点头。

    “言儿,明日就开始启你的桎悎吧,如此看来,为父下个月可能需要去一趟荻叶城,见下城主帮他们做个商议了断。”墨棠看着他语调柔和,金瞳澄亮。

    墨如言没再做推托,只是双膝跪地,朗声说:“多谢宗主的再造之恩,如言永世铭记,一定尊嘱墨家遗训,为家族基业共进绵力。”

    对不起,原谅我还没法叫你爹爹,但是一日受此似海恩情,又天生为墨家后人,必定与家族荣辱共与、死生相随。

    墨棠默不作声地扶起他,拍拍肩。傻孩子,我知道你心思,其实爹爹最欣慰的就是你的骨气和真挚......

    墨家的龙潭是一个建在岛底的地下宫殿,直接连到外海,如果不是跟着墨棠往荷花池里跳,他压根都猜不出来。

    下水憋气,一古脑儿游到他几乎窒息的时候,看到前头有个水闸般的灰色石门升了起来。只见墨棠游到门前,手在门口的一个浅色十字隐符上轻轻一拂,门边慢慢朝两边开了去。墨如言跟着他,身子一直,跃了进去,里头是条汉白玉的通途长廊,居然一滴水都没有。

    下了五层回旋式的大石阶,终于看到龙潭的正厅,这宫殿是由紫黑色的千年冰石所建,宫中有数条通道,是通向后殿或其他各处去。殿顶由红色眴心石浮雕着九条飞龙,悬着八盏庞大的悬烛宝灯,四壁也均有飞龙暗雕纹饰,浮得生龙活态,栩栩如生。壁上镶着几十颗鹅蛋大的夜明珠,把整个殿堂照得流光溢彩、华丽晶亮。

    墨如言举目间,就看到了殿侧的一个大龙潭,潭宽大有三、四十米,呈宝葫芦状。两边各由飞龙携珠,口中续着活水,潭中水色清濂,却一望无底。“言儿,这就是我们墨家的龙潭,左首为焱池,右首为寒池。”墨棠站在殿口手指着说:“你这十五日,就住在池子里,每日午时在各池轮换一次,心诀我等下念给你。”

    墨如言呆呆地看着深幽的池水,有点摸不着边际,这可怎么住啊,再说,水里泡个十五天,捞了起来不成皱猪皮了嘛。但也不愿流露怯意,直直地走到两池中间,左看右看研究了起来。

    墨棠看他毫无头绪的样子,轻笑了下,走过去,在焱池边一块长方形的浮台上按了一下。“咕,咕,咕……”只听到一阵声响,池水泛动,白雾缥袅,一个净白的莲花座从池内一处徐徐升上来,在池水过半处停下。那莲座正圆形,晶莹剔透,白光浅耀,似有股烟气缭绕。

    “那就是龙子莲座,可以认嫡冼筋,帮你解去凡人桎悎。你去吧,我会每日定时过来看你。”说罢,手劲一挥,把墨如言的身体带出,送了上去。

    墨如言刚盘腿坐定,莲座就白光大送,雾气也散地更浓厚了些,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炙热从座上传来,身体四周被一层层流动的金色光罩渐渐笼在其间,莲座慢慢低矮了下去,再下去,没入了池水中央。

    他觉得就像一条住在玻璃缸里的金鱼,充满了异样的空气,但没有水滴,唯有绵延无尽的炎热之气包裹着,一层又一层。耳边响起墨棠的传声入密,十字心诀嵌入脑中,他精神一振,皮肤的毛孔仿佛被打开,懂得了呼吸,在思考中摸索循进地体验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