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三 潼宫灯会 50 碧海青天

    海纵天暗声对宫女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宫女们穿梭忙碌,摆完几台酒水点心,他便也坐上了软榻,斟了三杯酒,笑着说:“梓暄,来!我们籍此酒为兮儿送行。”

    “好,一杯清浅,兮儿一路顺利,”海梓暄端了起来,酬了两人,径自一举倒进口中。酒水入喉,他蹙了蹙眉,看了海纵天一眼。三哥怎么今晚叫的是“糯儿香”,他竟如此感伤别离,不能自己,难道也不管兮儿受不受得住。

    乌向云抿了一口,酒香醇正,入口甜雅,“好酒,”恩,香香甜甜,真不错。脸上漾起笑容,一仰头喝了整杯。却不知,此等糯酒,藏酵持久,尝得温润,后劲极足。

    海纵天早已端着空杯,看着她喝完,见她喜欢,又给三个人斟上,说道:“再来一杯,不问因由,只求欢喜。”

    “好,为了欢喜,”乌向云对海纵天眨了眨眼睛,笑意四染,两个人一点头,举手一抬,倒入喉间。

    唉,都疯了不成,这般喝法。海梓暄轻摇下头,也罢,等下若兮儿醉去,可以到隔壁的厢房休息。我也来陪你们疯一回吧,想着,也仰头喝了下去。

    “纵天,梓暄,兮儿也敬你们三杯,”乌向云为大家斟上一道,举杯说道:“这第一杯,谢谢你们,万般渡劫挺然相救,恩比山重,择日必报,此酒寄情。”酬过之后,先倒入了口中。

    见他们俩都喝了,又斟上第二道说:“这第二杯,多谢你们万千心语,垂爱有加。怜我碧海青天,八月落霜,一日醒了,却是甘心也无用。”

    海梓暄嘘唏感慨,心有不忍,看她说着说着,眼圈也红了几许,那一张芙蓉小脸陀红初露,粉艳绝俗,却听她继续说着:“可我今夜伤心又快乐,原来这寂静的欢喜已经住进了心里。华灯琳琅与你们自在相伴,着实该喝,来,敬你们!”说完又酬过两人,一把倒入喉中。

    海纵天定定地看着她,双眸墨黑深邃,什么也没有说,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兮儿,什么叫甘心也无用,谁要你的一宵相伴?!

    乌向云此时又已经酬起第三杯,“这一杯,我先敬自己,再敬你们。尘寰天宇,锦瑟韶华两世为人,甘甜自知,终应无悔。”说完自顾饮下,低头又说:“人说帝王最无情,我看你们是真情侠士。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崎岖不辞苦,仗剑啸天下。他日,若你们做了天宇的君主,也是子民的福气。这杯敬你们!”她一双嫩白小手,各执酒杯,送过两边。

    “好!我定依你这番话!”海纵天被她说得义气昭然,静芒闪耀,接过杯子喝了下去,又对着海梓暄说:“五弟,我们俩也互敬一杯,”说完,把酒给倒上,与他相视一笑,倒入喉间。

    乌向云不知深浅,一上来已经是五杯下肚,醉意微醺,却觉得欣喜畅快。

    怪不得人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于是拉着海梓暄的手,摇了摇说:“梓暄,不如你唱一曲助兴如何?”

    唔,他放下酒杯,也没多想,缓缓开口轻声唱了起来,

    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情多长\/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孤单魂随风荡谁去想痴情郎\/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

    那声音轻柔中带着磁性,加上喝了酒的缘故,平添了几分沧桑豪迈,听了让人胸臆澎湃,又黯然感怀。海纵天见他唱得痛快,也跟着慢慢地哼着:

    过情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千古恨轮回尝眼一闭谁最狂\/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

    乌向云跟着声音,一只手在榻上拍着节奏,听他们唱到最后两句,不免又痴醉神往了一番,倒了三杯,酬了酬,什么也没说,独自喝了下去。

    那俩人唱罢,互看一眼,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身为储君,平日里处处拘言慎行,就是出来听曲喝酒,也还得严谨自律,少有今晚这般恣意洒然,何况绝色当前,体贴温存,暖意缱绻,哪能有不醉的道理……

    喝吧,喝吧,古来君王几回醉,莫使金樽空对月,又来来回回互敬了几巡,也是喝地痛快。

    乌向云靠着垫子,坐了一会,觉得身上有点泛热,见他们俩互相喝着,也不叫她,起身说:“房间怎么这般热,我去把窗子都打开,”说完刚站起来,却是双腿飘软,如同脚踩云雾,身体歪斜了下去。

    海梓暄赶紧伸手一把搂住了她,说道:“兮儿,可是醉了?”

    乌向云咯咯直笑,靠着他的胸口,一只手伸揽上他的脖子,贴着脸颊说:“梓暄,兮儿好着呢。”

    海梓暄被她一揽,心神荡漾,隔着衣衫的手,感觉她的体温微烫,那娇俏妩媚,气若幽兰,掺着袭人酒味,已掠去了方寸。

    海纵天看他俩这般揽着说话,甚是风流亲密,惹人遐想,不由独自倒了酒,喝了几口。却听到说;“纵天,你怎可一个人喝,那不是喝闷酒嘛?不如我陪你,梓暄我们陪他。”见到乌向云眯眼看着他,一脸醉态可掬。

    你这个缠人的妖精。海纵天心头一热,本来已醉意朦胧,被她一说,倒了酒送到她嘴边说:“兮儿,那就从我手里喝了这杯。”

    乌向云直直看着他,双眼迷离,媚眼如丝,也不拒绝,小口微启,任他举手一杯,灌了下去。

    海纵天被她看得心跳如狂,血脉贲张,灌去的那一杯,象是倒进自己心里……

    这下倒好了,怎么象片浮云,整个身体都觉得轻飘飘的,她已不能站稳,瘫倒在海梓暄身上,意识也越来越浅,只呢喃着:“梓暄,我乏了。”

    海梓暄拥着她步履蹒跚,向内厢房走去,恍忽之间才感到自己也是喝多了。内厢房里隔断五间,是平日留给宿醉皇子们歇息的,一直都有宫女收拾得干净妥当。

    他把乌向云轻轻扶上床,怎料她甚是不安份,哼了两声,身子翻了几下,滚到了床中央。却见到海纵天步伐踉跄地跟了进来,一头倒在乌向云旁边。罢了,也是酒醉不能自持,他一头倒在另一边。

    乌向云被夹在中间,男性体温缭绕四周,本就燥热难当,不满地抬起眸子,看着身边的海梓暄,长发贴面,性感十分,双手搂上他的肩颈,娇吟着:“恩,别离开我。”

    海梓暄被她搂得深紧,只觉一阵酥麻,看着她醉态旖旎,双唇微启,意态撩人。低喘一声,吻了上去......

    四瓣柔美双唇带着炽热气息,缠绵绯恻,他的舌越探越深,她的娇喘越来越频促......灼热的双舌交绕,浑然忘我……

    依稀感觉到有一只手覆上她的腰身,紧紧揽上,“兮儿,我要你,兮儿……”在后背狂热抚摸着,指尖颤抖地游走过她馨香浮凸的身躯,唇缓缓吻上她的后颈、耳垂......

    她的体温更加滚烫灼人,醉意汹涌,情欲翻滚,狂浪尖啸着掠走所有的思维。

    他撕拉着她的衣衫,身体慢慢纠缠了上来。热吻还没有停歇,娇吟喘息愈发激烈,几把黑发交错痴绕,锦缎绮绸凌乱四散,一片妖娆迷乱沉溺在艳红高烛的剪剪深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