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三 潼宫灯会 43 金瞳墨家 1

    墨如言跟着应七三人到碣海临岸一处,又被引给另外两人,蒙上黑色汉巾。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辰,被带到岛上,今天已是第三天。

    被安置在一个浅绿色纱幔垂地的飘窗暖阁里,屋子虽然不大,但书台案几,床舍卧榻样样不缺,样式奇巧,件件舒软称心,屋角两边还熏着浅淡的百合香,倒象是个姑娘家的闺房。

    屋子外头是个大池塘,池旁柳丝轻垂,随风摆动,袅袅亭亭。让人新奇的是,明明是年末春初,为何池里荷花朵朵,粉色连天,碧叶满塘,叫人叹为观止。

    以前常听人言天宇境外,有仙岛数座,终年隐在海内,飘满雾气,朦胧缥缈,变幻莫测,大小船只都无法找到通途驶进,很多有心人都是无功而返。莫非自己现在居住的,就是其中的一座?

    本来以为死狱的总部,至少也该是一幅阴曹地府的阴森骇人架势,谁想到竟然是一座海外仙岛。

    刚开始还满载好奇,四周乱逛逛,后来不小心误入了两次精妙奇异的阵法,无意中触动里头的机关,一下子有十几个女子冲出来救他。搞到他面红耳赤,惭愧无比,就不敢再随便走动。

    每天饮食起居都被人精心服侍照料,闲来就是听歌赏月,无所事事。曾向那几个来送茶端水的丫环问东问西,但她们只是冲着他咯咯直笑,什么也没说就跑了。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静观其变吧。

    这时,三个穿这白色羽织云锦长裙的女子陆续走到屋前,个个都长得清雅脱俗,衬着那身后的池水碧叶,人比花娇。对着墨如言一个礼,然后提起手里的乐器演奏起来。

    看着她们朱齿暗启,徐徐送乐,他露出了几丝无奈浅笑,每天这个时辰来一趟,比敲更的还准时,难道这里的主人只是打算请他来赏花听曲。

    他摆下手,淡淡地说:“诸位姑娘有劳了,还是请回吧。”

    正说着,一个绿衫的女子不知从何处飘落下来,粉颊樱唇甚是可人,走到他面前弓了个礼,轻声说道:“少主,我家主人有请。”

    顿时来了精神,“好,劳烦姑娘带路。”

    环顾岛上苍柏成行,树木葱翠,内湖云集,水色云天,五光十彩。湖泊旁时有一些红顶仙鹤和白色的无名飞鸟,驻足嬉水,飘摇自在。林中隐隐可见数栋黑瓦灰墙,古朴层叠,错落有致。地上路基平坦,时经回廊,时过玉桥,路经逶遈曲折。

    走到绿林尽处,看到迎面一栋红柱黑瓦的大殿,巍然矗立,气势不凡。踏过五、六个汉白玉台阶,迈入石榴红鎏金饰纹厚重大门,是个环形的前院,院内花开大朵,种类繁多,姹紫嫣红,香气四飘袭人。

    顺着中间的白玉宽径来到大殿,偌大的殿内也是白玉铺地极其奢华,空广宽阔不设任何桌椅,只是正面的三层高堂之上,搁着一把巨大的蝠色龙攒深榻,榻上摊着张雪白的云豹皮毯,两盏黑漆色柚木六翼屏风,缀着蝠纹凤鸟争鸣图在榻两旁摆着。

    一位中年男子,四十开外,一头乌发分散两边半头银白,脸颊有两抹陀红,袭一身青羽织锦缵丝长衫,昂藏挺立。看到墨如言走进,眼内精光内烁,脸上泛起了浅笑,慢慢地从塌前走了下来。

    墨如言见他眉目和善,神采丰悦,隐然间一副大宗之气,逐做了个礼,说道:“在下墨如言,见过阁下。”

    心忖着,难道他就是死狱的主人,听说死狱横行宇空大陆二十多年,手段残忍,恶名昭著。现在看他年纪也并不大,而且还长得还如此温厚。哎,真是世事多难料。

    男子望着他,也不急答话,绕着他走了两圈,两只眼睛也定定地看着他,又来回地扫过数次。看得他十分惊恐疑惑,哪有这么打量人的,他这是想干吗呢。

    突然,男子长吁一声,仰头大笑,似有种空前的释怀,说道:“好!好啊!”又低头正视着墨如言,眸子中闪过一道光艳金芒,厉声说道:“小子,我叫墨棠。你可知道我是谁?。”没等墨如言眨眼,又马上自答:“我是你生父。”

    呃!墨如言顿时怔立当场,千算万算,没想到是这一出。

    他自小虽说是被乌博明收养的,但在族里一直都是锦衣玉食被好生照料着,跟禽族的其他少主们都情同兄弟。后来被他收为义子,更是视如己出,一身功夫都是他亲自把手教的。养育之恩重如山,禽族是他认定的家,所以也从来没想过询问自己的身世,或有朝一日离开禽族去认祖归宗。

    “怎么,我们父子相认,你不高兴吗?”墨棠见他站着不言语,抬了抬眉头,马上追问道。

    这般突如其来,他只觉脑中有些混沉,艰难的吐着几个字,“二十一年了!”

    墨棠顿了顿,也叹了口气:“是啊,二十一年了。那些跟我们玩尽花样,让我们生不相认的人,我会让他们统统都去见阎王。”语声也不严厉,但听起来却是森然刺耳。

    爹爹!父亲!这两个字在莫如言心里涌动了十几年,从未出过口。乌博明偶尔会叫他一声孩儿,但是出于敬重,他一直称呼他为“宗主”,在心里这两者一直有着等同的地位。

    “你就这么确认,我是你的儿子?”迟疑了下,缓缓地问道。

    墨棠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望着他,眸中慢慢升起两个小金点,然后越燃越炙,差不多燃及整个瞳孔,如同两团金色的火焰,生动耀艳,跳脱人形,异常魅惑妖孽。

    “此种金瞳,普天之下,只有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