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三 潼宫灯会 42 双龙夜会

    “咚”海纵天侧躺在书房的黑檀玉镶金双龙暖塌上,听到声响马上起身到门口看了看,关上了房门。“进来,”他朝墙上低声命道。

    “吱呀”靠最里侧的一个书柜门打开了,一个灰衣男子走了出来,屈半膝抱礼,“黑枭见过主子。”

    “漆夜”,这个专门以搜集买卖江湖讯息为生的组织,主子竟然是潼文宫的皇子。

    海纵天,明里掌控着潼文天宇的一部分兵权,暗处养着一批生间和细作,捏着天宇甚至宇空大陆的江湖情报,四方一线。从小深受三公的耳提面命,悉心授教,是天命使然,纷争权衡,否则这天下怎么坐得稳。所以自他十五岁起就开始慢慢学习经营起了江湖。

    “如何?”他森然问道。

    “禀报主子,他们日夜兼程,一直往东赶,”黑枭顿了顿,又说:“如此走法,再过一日就要出天宇之境。”

    “噢?”海纵天抬了下眉头,“如此看来,死狱的据点确实不在天宇。想不到他们守得深暗,却为了个墨如言,如此暴露行藏。”

    “是的,主子。据报他们一路对墨少主礼遇有加。”

    “黑枭,再过三日,使人在边境布置现场,并发散消息,说死狱此行在边境被一隐族截杀,所有人都当场毙命,包括墨如言。”

    “这……?”主子是想干什么?如果那个墨如言有命回天宇,这事又当如何?黑枭抬头看了一眼海纵天,见他眼内精光闪烁,似有惆怅暗思,不敢多言回到:“是,主子。”

    “花族可有消息传来?”他转了话题。

    “尚未。主子看来你的判断是对的,反正那背后的黑手已经蠢蠢欲动。”黑枭沉声回答。

    “等死狱一过宇境,再来禀告。你去吧。”海纵天挥了挥手,唤退了他。

    望着窗外日沉西落,他怅然索思,愁绪万千。

    绚兮,你为他如此神魂颠倒,他却不能护得你周全。我心如刀绞却苦无良药,为了护你,爱你,只好出此下策,但愿将来你不会怪我。

    “禀报三皇子,荣帝让你去趟和清宫,”门口响起简同的声音。

    “好,你进来下,”他令道。

    “简同,现在就去趟禽人殿,就说绚兮公主病了,仔细着把傅夫人请过来。”

    “是,三皇子。”

    看简同退出,他也起了身。一进和清宫,看到父帝和母后笑盈盈地坐在榻上,正亲热地说着话,就开始觉得头痛。

    看来不是政事,是家事。

    “天儿,你来啦,可用过晚膳?”郡皇后看到儿子走了进来,顿时眉开眼笑。

    “回母后,尚未,儿臣不饿。”

    “我刚才跟你母后说呢,说你越来越用心了,最近问政积极,思辨睿明,在朝堂上大放光彩,”荣帝眯着眼睛,点着头说。

    “是啊,我的皇儿可是越发成器了。”郡后也眯了眯凤眼,脸上神采熠熠,“皇儿,母后让礼部送来的那些女子画册,你可有看过。”

    果然是这事,最近母后象是发了飙似的,让礼部拼命地张罗着,找了几摞子的女子画册,送到他的书房,说让他好好看看,有没有中意的人选。

    他摇了摇头,说到:“儿臣意属朝计,尚无心选妃。”

    “不行,你年纪不小了,立妃的事情不可以再耽搁。”荣帝沉声说着,“我跟你母后商议着,希望今年秋至之前,让你大礼成婚。”

    “儿臣尚不想成婚,觉得如此甚好,”那才半年?海纵天心里直发毛,就算顺风顺水的,让她全然倾心自己,再谈婚论嫁,估计也没这么快吧,暂时毫无信心,只好能拖则拖。

    荣帝见他坚持,有点急了,“怎么如此顽固!难道这种事情也还要我跟你母后一直操心吗?”

    “是啊,天儿,这朝政又不是一天两天做的事,跟你立个妃没有任何冲突,怎就这么为难你吗?”郡妃也有点心急,皇儿看起来好像真是没这打算啊。

    海纵天僵立在那里,如此被他们说下去,变成自己无理取闹了,干脆心一横说:“儿臣其实已有仰慕的人,不过暂时还不能成婚。”

    荣帝和郡后一听,顿时四目交亮,脸上荡开笑容。“好,原来真有此女子,”郡后欣然道:“那我跟你父帝就放心了,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呢?要不要让母后帮你参谋下?”

    他赶紧摆了下手,“不忙,儿臣自会操办。父帝母后,如果没别的事,儿臣就先告退了。”还没等他们俩反应过来,已经小跑出清和殿。

    躲过这次,又怎么躲过下一次,以母后的脾性,既然这么回了话,她定然会时常从旁敲击,不断试探,直到他说出事实为止。

    哎,绚兮,我该拿你怎么办?!

    想到此处,脚不由自主地向淳霞宫迈去。为了避讳,每次去看她,都是夜深人静沉睡之时,就这么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她酣睡的样子,恬美安静,也是满心欢喜。

    快到门口使出遁影身法,一闪身,如风般飘进。可能时辰尚早,他看到海梓暄还守在床边没有离去,不过大概太累了,在旁边的松香楠木青纹小卧榻上睡着了。看他眉头紧蹙,脸色清寡,不由叹了口气。

    五弟向来待人温和亲厚,责任心重,最近为了绚兮的病一力承担,如此忙碌,肯定也没少挨父帝的责骂。

    哎,他们的婚约,一日不解去,就会一日羁绊在他心里。

    “嗯,”床上的那人儿哼吟了下,转了转头,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海纵天赶紧走过去,帮她挪了挪枕头。

    “唔,三哥,你怎么来了?”海梓暄显然没睡沉,听到响动睁开眼睛。

    “噢,我来看看绚兮如何。”他硬着头皮回答,本来只是想站着看看,却没忍住只作袖手旁观。

    海梓暄朝床上望了一眼,说:“唉,她这会好点了,至少能喝得进药。”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精亮若星,一起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外头厅堂。烛火摇曳着两个俊朗的身姿,呼吸凝重,若有所思……

    “再过几日,便是春宵灯会。”海纵天意味深长地说,银芒闪烁。

    海梓暄点了点头,缓缓问:“三哥,为何偏偏是她!”

    想到那日精舍前,百花园中的惊鸿一瞥,跳脱了浊世;缥缈的眷恋,惹上他此生无悔的柔情......

    海纵天抬起头,叹了口气,“兴许就是一见钟情!”

    “绚兮公主这名号,让她不堪重负。我想许兮儿一个自在江湖,清净世界。三哥,你看可好?”

    海纵天怔了一下,兮儿?!难道五弟?……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眼底飘过一丝黯然,低声问道:“五弟如此念想,可是熟虑?”

    “三哥,那日见你圈了魂引,我还玩味取笑。风月与婚配不过附和人言,生之常理。”海梓暄淡淡地说,其实心潮翻涌,“兮儿纯真率性,刚柔并济,不谙世事,偏是傲骨铮铮,挺然力争。我才明白一个女子的心性是可以如此绚丽精彩。”

    五弟对情事一向守得淡定,这般夸赞一个女子,看来真是上心了。海纵天心里又暗沉了一分,问道:“绚兮可知你意?”

    海梓暄摇摇头,想到她提过的约定,和突如其来的病,清俊的脸上添了几分无奈,“如今看她,也是一个有心事的人。”

    两个人不禁沉默下来……半晌,抬起头,黑眸中闪过一丝畅亮:随她吧!

    春意若染心境,纵是插上这绝色一刀,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