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三 潼宫灯会 35 相反的我

    “绚兮,你知道吗?昨天我看到你,觉得天都亮了。”海晖明眼眸晶亮,赛过车头灯,“大家以后是好朋友哦,在潼文宫我会罩你的,有任何事只管来找我。”

    乌向云却觉得一头黑,只担心着那几张泳装照,看怎么样可以弄回来。哼,原来有这么个故事,怪不得看到我如此热情,才认识一、两天早朝也不去,带我来这里听音乐。

    慢着,“彩云追月”?海晖明,字:还空,她还以为是“明辉还空”。但,也或许是“千形万象还空”,那寓意不就是云。他,究竟想干什么?

    海晖明看她也不搭理自己,只是撑着脑袋在那里沉思,又说:“绚兮,我们来唱歌吧,你就当这里是卡拉ok歌厅好了!”

    乌向云瞄了他一眼,我看你是真天然,误己不如害人。于是凑近身去,认真地看着海晖明,长长的睫毛眨巴眨巴地,撅着两片红润的小嘴,撒娇地说:“晖明兄,不如我们来玩bl吧。”

    啊?海晖明看她一张俏脸,近在咫尺。白皙粉嫩,鼻梁秀挺,两瓣红唇娇艳欲滴,似男如女,欲辨难明,却直摄其心魂。

    顿时一阵阵迷糊,直楞楞地不舍得挪开视线,摇着头说:“嗯……成,成。”

    “成你个头,”乌向云脸一沉,伸手在他脑袋上拍过,给我抓现行了吧。

    海晖明的脸刷地红了起来,人家当面下了套,自己还纵身一跃往下跳,不由悻悻然地,“绚兮,别生气嘛。我们是好兄弟,好不好?好兄弟。”言语里有了几分哀求。

    她皱了下鼻子,也不再跟他争,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海晖明让乌向云点了两个曲子,就开始跟她拨着果仁,边喝茶,边听起来。不时偷偷看她几眼,见她神情欢娱,脑袋微晃着,十分入神,觉得心里真是一阵阵地兴奋。

    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乌向云回头一看,大概下朝了吧,皇子们都跑来这里消遣。

    “好啊,你小子装病不上朝,居然到这里来……咦?这是谁,好像是……”八皇子海向翰看到海晖明一阵大叫,走到跟前发现有个陌生人,直眼打量着。

    他跟乌向云昨日一面之缘,不过只是短短几分钟,而且当时她是女装示人,不象现在这般。顿时觉得半熟不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八弟,来,吃果仁,”海晖明抓了块果子,一把塞进他嘴里,拉他坐下来。其他几个皇子也默不作声,陆续在桌旁坐下来。

    台上一袭华美的粉衫杜丽娘,一袭热闹的红衫春香正演着“游园惊梦”。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那昆腔唱得柔曼悠长,一唱三叹,如墨宝留白,韵味深远,却又婉转妩媚。

    乌向云看着她们,听得香浓入戏,“停……停……”突然看到海晖明站起来,对台上手一挥,转头神经兮兮地看着她,“这种曲天天有的听。绚兮,你给我们唱个歌如何?”

    “你!”恬燥啊,这小子倒是会消遣我。

    公主可是个大明星啊!旁边几个皇子听他这么一说,也来了劲,一起瞎起哄。后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答应了,大概人声太多,脑子也发浑吧。

    俏生生地站在台上,一身青衣,黑发如绸。灼若芙蓉出绿波,飘若流风之回雪,男相女态,魅惑难当。让所有的人不由望痴了。

    她看看一身打扮,今日反串男角。嘴角弯弯,扯出个淡定的笑容,拿起附近的一把笙萧和竹筷,慢慢地敲打起节拍,“哆……哆……哆……”

    “相反的我”应景吧,美目流转间,毫不犹豫地唱起来:

    我看着镜子后面皱着眉的我\/很孤单她有话想说\/像天空不会永远都是蓝色的\/有阴天你才会抬头\/走穿多少的巷弄笑了哭了\/有三四个人爱我\/我想要一个乱了数字的时钟\/我想做一个完全相反的我

    ……

    她越唱越投入,声线柔美略带清哑,象四月淅淅的小雨落在竹叶间……

    往事历历在目,六岁的册封大典,一脚跨进了皇家深宫;

    十五岁第一次登台,凤冠霞帔,加冕舞台;

    十七岁初解人世,才知道人生只是一场设好的局……

    真真假假,虚虚幻幻,她看不懂,也不想看懂……

    继续唱着,眼里略起浮光莹动。

    我在这个世界拼命些什么累死我\/我有双不听任何命令的耳朵\/去享受快乐加上自由的我\/我要变成一颗透明的石头\/我不会动也不会痛…….

    想到那日在尘寰,曾吟给墨如言听,倚在他温暖的怀里,耳鬓斯磨,虚弱而慌张。可是很满足。明明是两情相悦,却为何偏偏成一时贪欢……

    眼睛不由自主地湿润,在快要淌下来的时候,扔下手里的所有东西,纵身跃下舞台,夺门而出。

    海梓暄看她启齿间,柔情卓态,唱得真切,却不知道为何眼泛流光,又疾奔而出,想也没想就跟着冲了出去。

    “绚……”海晖明刚要张口,觉得叫得太迟,一起身追出。却觉得在自己身前,又一个人影,已经先行一步,跑了出去。

    “这都是怎么啦?五哥追去了,三哥和六哥又去凑什么热闹呢?......”海向翰看看怎么一下子就跑空了......

    泪水象崩决的堤,不断淌上脸颊,乌向云冲出厢房,迈出鸣音别苑,七跑八拐,在纵横交错的宫道上瞎奔一气,等缓过点神,却愣住。

    糟糕,我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