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三 潼宫灯会 33 死狱拜贴

    墨如言在床上躺了几天,觉得自己象具行尸走肉,看看伤口也愈合得差不多,于是大清早就起身去后花园。兜着一件浅灰色的锦缎长披风,站在习习的风口,举目远眺。

    “如言,怎么出来了,伤势可好?”乌博明一身棉质黑袍,目光和蔼可亲。

    “劳宗主挂心,如言已经好很多了。”

    “等下还是回屋休息,明早到南偏厅,华炎和长老们都回来了,朝宗议事的结果,你也听下吧。”

    墨如言认真地点了下头,很想问云云的消息,又咽了回去。“宗主,莘决子可有消息?”

    乌博明摇摇头,“自那日燕家寨事件之后,族里的几个执事又四处认真地查过几次,没有任何线索。看来此人心思慎密,但是要带着个躺着的人离开我们禽族,不留任何痕迹,几乎不可能。除非对我族的地势管辖了若指掌,也或者根本还是潜伏在我族内。”说完猛地与墨如言对视了一下,发现他的眼睛闪着光芒,好象有了跟自己相似的想法,不约而同地低叹了一声,“祁灵峰。”

    只见啸峰迎面跑进来,手里拿了个信筏,顺手递给乌博明,“爹,山下殿卫说刚才有人送来的拜帖。”

    “死狱!”乌博明轻哼一声。

    “爹……”啸峰看了一眼乌博明,心里几分忐忑。

    “宗主,帖上说明日午后,正好长老和华炎都回来了,要不要我再去调两队殿卫来?”墨如言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最近真是事多,还被这种名号凶狠的神秘组织,找上门来,真是让人意外。

    “不用,从来不曾听闻死狱会给人送拜贴,一般要杀人灭族,也就是直接冲进来。他们既然这么谨慎,按着规矩,当真应该是有什么事。”乌博明脸色不改,不紧不慢地说道:“如言,你去跟夫人说下,把所有女眷明日拂晓前都安排进后山密室中。啸天,明日午后,开门迎客!”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乌向云想不到自己还认床,睡得半沉半醒的。书也看不进去,摘回几枝茶花,摊开笔墨,开始临摹起来。

    “绚兮画的这童子面,可比真的还真啊。”也不知道海晖明什么时候进来,看着她一阵乱侃。

    “噫,你不用跟他们一起上早朝吗?”她好奇地问,此人见一次就嬉皮笑脸,真会自来熟。

    海晖明挠了挠头说:“呵呵,今日不去。绚兮,不如我带你去玩吧?”

    才发现他穿的是便装,浅绿色锦丝长袍,系着条黑纹瓒金丝宽腰封,头上压着个金色发冠,圆眼薄唇,虽说不上俊朗出众,但看上去也清爽神气。

    “去哪里玩啊?”她懒懒地,原来皇子也会翘班偷懒。

    “我带你去鸣音别苑吧,那里有吃有喝,听歌唱曲,啥都有,保你喜欢。”

    “哎,别了。那地方我听说过,都是你们爷们去的,正常女子都不会去。”

    “别人不敢去,你还不敢吗?那地方能跟尘寰的夜总会比?”

    “你?!你。”乌向云一时气结,就算知道她在尘寰长大又如何,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感觉象是自己入过青楼。

    “啊呀,我是说,你大方自在,跟别家女子不同,”海晖明赶快解释,怎么说话的呀,表达不好中心思想呢。见着绚兮继续在画,又劝服着:“绚兮,你就随我去吧,最多不喜欢就回来呗。”

    看着他充满诚意的笑脸,她也不坚持了,反正画画随时都可以,点了点头说:“那好吧。”转念一想,不成啊,我就这么一去,估计潼文宫明天的第一条八卦就是:绚兮公主大混鸣音别苑,活色生香不让男儿。

    海晖明好像看出她的犹豫,呵一声,递过来一件天青色丝绸男子长衫。

    好啊,这小子倒是都想周全了。

    没过会儿,乌向云换好男装转出来。海晖明一看,满目生光,一身男装不但穿得妥贴,加上她稍作改妆,成一个秀眉俊目的翩翩富家公子。

    “晖明兄,可出发否?”乌向云敲了敲他的脑袋。

    “哦,走,走......”

    鸣音别苑建在潼文宫北门后西首,原是前两代帝王造来作为宫里训练演出唱曲的清倌、伶人用的,后来因为地方紧挨这皇宫,发生了些*后宫的事情。最出名的是有个武帝的帝妃,因长年受冷落,熬不住漫漫长夜寂寞无度,跟一个相好的倌人私跑。所以当时所有戏子艺人都被遣散流放,或抓入天牢,鸣音别苑从此深锁长眠,成了寂清之地。

    又经历了两代帝王,耗过近百年光景,整个天宇的文俗民风已大不同与往日,帝王也更加开明,不知是谁上的奏,把那园子又开,成为专供皇孙贵族听曲享乐的地方。

    整个别苑阔大长方,青砖黑瓦。围墙外头长方窗格下,都施了四季如春的彩画,主院围着八根粗大笔直的红漆顶柱,建成个回字形小楼,楼高共三层,层层描金封银,张灯结彩,焚香堆花。

    一层正厅里头,搭着个半人身高的舞台,十平米大,台上铺着一张厚厚的红色绒毯,舞台左右搁着一把花开富贵红木大屏风成侧摆着,舞台下头几桌黑釉木的溜圆雕花桌和筒凳,摆成前后三排,估计这是供人平时看戏的地方。二层、三层都是半开门的大小包间,垂着七彩玉珠做门帘,可听文看戏,也可把酒言欢。

    刚临进别苑,已经听到里头传来的丝竹袅袅、弦乐飘飘、人声鼎沸……一跨进两扇厚重的红金色大门,见到个三十来岁的红衫男子搂着一个美艳女子从身边走过,那女子云鬓蓬松、酥胸半露,一边贴身扭动一边娇嗲着:“啊吆,爷……”

    哇,好风月啊!乌向云抿嘴一笑,近凑着海晖明低声说:“六皇子,也太香艳了。不适合我,还是回吧。”

    却被海晖明一把拉住,说道:“别急。带你来,自有合适你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