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三 潼宫灯会 28 磨人磨人

    五皇子海梓暄的这顿饭却是吃的气闷,本来听了一天的宗族呈报,已经让他脑袋发晕,身心疲惫。只想回宫院休息,好好搓个热澡,结果被武帝使人唤来一同用晚膳。

    开膳没多久,武帝有意无意地开始从旁敲击,让他趁绚兮在宫里的机会,多亲近亲近,把大礼的日子定下来。本来就觉得父帝此时找他来坤清宫,准没好事,不是说朝政,就是说宫里的事。

    果然不出所料,想了想还不如趁机干脆把话挑明。

    “父帝,儿臣认为跟绚兮的婚约,是当年你们瞎指一气,甚为不妥。”

    “你是说,如今羽翅丰硕,父帝我已无权干涉?”

    “儿臣意指,婚嫁之事,应当顺应人情。”

    “你连人都没见着,怎么去顺?”

    “是啊,父帝,我俩都不知道谁是谁,根本没感情。”

    “你!我和你母后是行了大礼后才见的,不是也相敬如宾。”

    “父帝,彼时媒妁之言,跟如今不同。要不,现在那些小姐公主的,怎能这府里或宫里恣意游逛、聚会欢闹。”

    武帝左手“啪”地拍了下桌子,震得满桌盆碗,哐哐直响。还不觉解气,“呯”放下手里的烫金飞龙小瓷碗,直吹胡子瞪眼,“别以为善言巧辨,我就信你。你也不想想那禽族什么实力,下辖百来个宗寨,富可敌国,连潼文宫也要对他们礼让三分。”

    “这……”海梓暄清俊的脸上都是无奈,婚嫁之事乃两厢情愿,怎可牵扯些如此不相干的原因,看来大家说的都不是同一个道理。

    “你整天在鸣音别苑胡混,跟那曹臣相的儿子吟诗作画,眉来眼去,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不会同意你在这婚约之事上有任何差池,想都别想!”

    哪个爱嚼舌根的在父帝面前搬弄是非啊,海梓暄这下暗暗叫苦,头上一阵青烟袅袅,敢情父帝当他有了龙阳之好,所以这般心急火燎地催他成婚。

    “我们只是志趣相投罢了,绝无他意。”

    “怎么相投都不行,要不是当年我一力争取,指婚的还轮不到你。平日还算见你明理,怎就这事如此愚钝。这膳也别用了,去,自己回去好好想想。”

    海梓暄只好做了礼,半饥不饱地退身而出。走到坤清宫外,抬头仰望,月朗星稀,夜风阵阵拂上面颊,情绪稍许淡定下来,不由朝南边那淳霞宫望了一眼,只见烛影轻曳,红光微眩,叹了口气,向自家宫院走去。

    这会儿,望着淳霞宫的却还另有其人,一袭黑色长衫,墨眸点星,如同夜鹰,高高矗立于宫墙之上。看着窗上投着只影纤纤,忽幽忽明,忽远忽近,晃在心头,让他纠葛地厉害。

    这就去找她,还是隔日再去?去还是不去?便还是不便……只见那窗上的烛火一下灭了,倒象帮他做了个决定,也罢......

    墨如言大清早就醒了,刚用完汤药,在床上起来动了动手臂,还是甚觉牵扯疼痛,真是伤筋动骨一百天,看来这伤没十天半月还康复不了。

    “如言,”只听到啸峰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人也晃了进来:“今日可好些了?”看到乌博明和大长老跟着走了进来。

    “如言,今早发现,那刺客在收押的牢里,自闭经脉断了气,”啸峰黯然地说着。“哦?”墨如言耸了下眉,竟然是个死士,却是看不出一点来路啊。

    “照云云的说法,敏湘虽有疑点,但确实是花族的人。只是她们并不知道莘决子在这里,而且也没这本事,在殿里这么多侍卫的眼皮底下,把若大个人掳走吧。”大长老乌真缓缓地说着,他五十来岁,中等身材,眼内精光闪烁,一看就是内功深厚之人。

    啸峰也说道:“是啊,而且敏湘若是要带走莘决子,怎么还留了个人在房里呢?又这么巧让云云碰上了,除非…….”他看了一眼墨如言,似乎在对证自己的想法。

    墨如言眼眸一闪,接口说道:“除非这人,是来杀敏湘的。”

    啸峰朝他笑了下,不愧是好兄弟,又接下去说:“他不但来杀敏湘,而且是想要让大家都知道这事,所以殿营卫的兄弟们,在二殿回廊就可以听到你们拼杀时的呼喝声。”

    “所以,殿里侍卫都赶了来。那隐藏在殿里暗处的人,就正好应合这个空档,悄悄把莘决子带了出去。调虎离山,金蟾脱壳,妙啊!”大长老不由一拍大腿,顺着推测说道。

    乌博明沉吟了下,“那些人去杀敏湘,又掳走了莘决子,多半应该是一伙的。但不可能是花冢门族,又会是谁呢?”

    屋里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失神地望着地面。疑团似乎在被层层剥开,却发现,还是看不到最里头的真相,不免让人有几分颓然。

    “难道又是焰火煞?”乌真不确定地嘀咕了一句,但是莘决子还活着的消息,没几个人知道啊。

    大家都心头一凛,几许怒意,他们当我们禽人宗族徒有虚名?这么大胆妄为,居然还无端杀上门了不成。

    “乌真,啸峰,你们带着几个执事去附近的族寨打探下,昨晚各处是否有异常,他们带着这么大个人,行动起来应该不太方便,”乌博明说道,见他俩走了,过来拍了拍墨如言肩头,“如言,云云受命进潼文宫,今早已随铁卫上路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

    墨如言听完,刚沉下双眸,这时,门口有个丫头走了进来,怯生生地说:“墨少主,这是尼芽早上吩咐,让我送过来。”说完把一个亮色的物件,放在他床沿上,就一溜烟跑了。

    他随手拎起来一看,原来是个琥珀色的丝绸荷包,四角翘翘,玲珑小巧,正反两边由银丝线各绣着几片流云,散着一股清幽的栀子花味。

    心里一阵欢喜,闻了又闻,不舍得放下。又看到荷包里头,还有张折着的粉紫色小筏,黑色小楷端正地写着八个字:情字何解,与君共阙。

    隐忍在心里的柔情,飞絮般悠悠地飘荡开,不知去了何处,喃喃自语着,云云,你这个磨人的妖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