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二 禽人大殿 23 是谁来了

    海纵天轻扯下嘴角,问道:“绚兮是在看什么,连眉毛根多少都可以数清楚啊。”

    乌向云被他说得一乐,这种习惯确是不好,一有精神就盯着帅哥乱看。想起第一次见面,也是如此,弄到他一脸邪魅,来吓自己。

    “海纵天,让报答一下吧,心里拧的很呢,自小到大还没欠人这么大笔债,”反正都熟了,干脆用简语说一次。鼓着绯红的小嘴,可爱的样子似有几分撒娇。

    “真要?等我提出,你可做到?”

    乌向云转了两下眼珠,心道,这家伙不会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吧,可是他连性命都给了自己,唉......于是她轻点下头。

    “我......”他把脸慢慢凑过来,深幽的黑瞳变得异常炙热,“我想要你。”

    她心里一抖,看着他咄咄逼人,一种男子的性感狂野,掠到晕眩迷乱,没了方寸,仰起头红唇轻轻了覆上去。

    海纵天猛然怔住,原本只是想使使坏,想不到她真的顺从亲上来。两汪秋水滟敛醉人蛊惑得心头涟漪无数,温软的两瓣香唇,带着沁人的少女气息,在唇间妖娆绽放。

    脑中也没有任何思维,顺势把她紧紧搂入怀中,火辣地回吻,舌尖慢慢探入、纠缠......心已深诱,彻底沉沦……

    忽然,听到帘子响动,动作僵硬下来。举手床前,放下半边罗帐,把乌向云轻轻揽在身后。

    “五弟,你,你怎么来了?”

    “嗬,嗬……”海梓暄一袭藕色长丝锦袍,风姿卓然站在门口,强憋着的笑脸涨地有点红通通的,“三哥真是好兴致,自个在这幽会,也不管荣帝爷为了找你,已经折腾地翻天覆地。”走进几步,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居然让三哥这么个寡情的人,为她闹得深夜离奇失踪。

    一缕乌黑发丝,和细白的耳垂在他眼底一掠而过,连小半边脸庞都还没看到,海纵天已经跳过来,拦住他,拉着他的手臂往外拽。

    “三哥,为何如此紧张,我不看就是,”海梓暄抖落他的手,说道:“其实见过你幽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为何如此避忌。”记得好几次撞到他,在皇子们取乐的鸣音别苑里,衣衫大敞,坐在床上亲着女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如今帐中的女子到底是谁,惹得他如此紧张不安?

    “恩,这,姑娘家容易害羞,”海纵天随口敷衍了句,心里却划过一道黯然。刚才轻纱罗帐内,倾心情动的那一刻,他真是什么都忘记干净了。

    海梓暄突然想到什么,抓起他的左手翻开一看,食指上那道淡灰圈已深了些许,不由蹙起眉头道:“三哥,你知道这魂引,如若半载内不自解,就得找那受蛊的人来解,不然会令你元真尽失。”

    “三哥知道,”海纵天拍拍他的肩,一同走到了门口。

    望着屋外,天空碧蓝如洗,远空的飞鸟恣意地飞翔着,院子里的花儿也竞相斗妍开得灿烂。海梓暄觉得这半年来,三哥好象突然跟自己有了距离,黝黑的双眸不时会看着远方,飘飘忽忽,沉默不语,让他根本猜不透在想些什么。

    “明天是朝宗议事,”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不相信三哥怎么会不记得这等事情。

    海纵天嘴角轻扬了下,不屑地说:“是啊,听那几个宗族的老家伙来扯皮,虚情假意地叫人挠心。”

    海梓暄见他答地粗放,不由一愣,三哥这是怎么了,倒象被谁惹到。刚刚不是还在温存蜜意吗,难道怪我搅了他的好事,照例也不可能啊。

    两人呆立了半晌,海纵天长叹一声,“五弟,你早点回去吧,明日我定来早朝”。

    海梓暄对他颔首一笑,欣长的身形轻灵地一翻上马背,吁的一声飞驰而出,身影慢慢消失在草地上。

    海纵天看着他远远离开的背影,突然眉头一紧,喝道:“简同,你怎么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