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二 禽人大殿 17 揽光画舫

    那人形如疾风,几个纵身已到下山的台阶。她跟到门口,外头已是夜色黑静,镇定了几秒,轻咬贝齿也跟了下去。

    只见那人脚尖不时点地,朝西边拼命地轻跃,好在元真并非深厚,让她还能勉强跟上。轻敛呼吸,猫着身体,离着十几米的距离,暗暗地尾随。

    好像是个女人啊,不过一身夜行衣,也看不出是族里的,还是外头刚闯进来的。她边追边思考着,记得看过宗族的封地地图,再往西去,应该就是揽光湖,三更半夜的她去那里干嘛。

    两人一前一后,渐渐近了湖区。乌向云远望见,湖面有大红色的流光,原来湖上停了一艘船。只见那人停了下来,伸手入口打了个短啸。

    很快,湖面上一叶小舟迅速划来,那人一跳,向船驶去。

    既然来了,就要了解个真相,她脑子急转着,脱去小袍,扯下一片裙摆,露出了两条粉白的小腿。暗自笑笑,虽然没穿裤子利落,倒也就可以游水。走到湖边,催动元真,慢慢滑进水里......

    这时的节气应该已过冬至,若在尘寰可能大衣都披上,潼文天宇的四季,一直都是暖洋洋的,但这时候全身呆在水里终究有几分寒意。狠狠地呼了口气,扎入水中舞动双腿,快如银鱼,几个抬头后,已经接近船身。

    双手拉着船边的瘠板,她向船上扫了一眼,小船打造成画舫的样子。两头翘翘,中间有个长方形的房间,门口两边各挂着两只鎏金的大红灯笼,一扇小方格窗户挂着大红色的布幔,灯火亮堂却无法透视。

    船头只有一个人把守着,估计刚才来的人是进了房间,潜到船后,她慢慢浮起身,爬了上去。

    还没走近,突然听到有个女人大声喝斥,“你简直是胆大妄为!”

    她心里一抖,难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马上又听一个声音:“二宫主息怒,属下也是没有办法。绚兮在尘寰受袭的事情,整个宗族都很重视,已经派人彻查。殿里,自打她回来,再加上洛水门的事情,严格防范了很多,我如果轻易出门,很容易暴露。”

    “那你就可以让管家去送信?现在好了,我们在禽族经营多年的暗哨,就这么被你白白地搅腾掉。”二宫主的声音听起来更愤怒。

    乌向云眉头一皱,原来又是她。这两天听尼芽抱怨,说殿里的总管这几天被暂派去料理外头一个宗寨,搞得禽人殿连个问事的人都没有,结果大家都只好整天盯着夫人和小姐。

    当时她就估摸,人一定是被墨如言悄悄做掉了,好像对敏湘未有任何动作,看来是想吊出身后的那条大鱼,却想不到让她今晚给撞上。

    敏湘显然有点害怕,声音有几分颤抖:“属下无能,属下以为象洛水门被灭门的重大消息,对我门族十分重要,所以一时情急,做此安排。”

    听到一声冷哼,二宫主道:“除了洛水门被灭族,可还有其他消息?”

    “暂时没,禽族二少主已进潼文宫去禀报三帝,不过想那潼文宫人面众多,消息灵通,可能已有所耳闻。”

    乌向云眼眸一沉,不对,敏湘看来对她主子有所隐瞒啊。莘决子那么大个人躺在小偏厅里,能瞒得过外头人和一些侍卫、丫环,怎么可能瞒得到她,一个专门伺候做暗探的人。

    二宫主略略停了下,又说道:“绚兮回来后,一定要阻止她入主潼文宫,让你办的事,可有进展?”

    “属下无能,绚兮是个机灵人,在大殿里时,左近又都有人跟着,还没有机会下手。”敏湘的声音又有些颤抖。

    啪,一声,好像扇耳光的声音。接着敏湘哽咽的求饶说:“属下无能,敏湘请二宫主念着敏湘暗伏禽族多年,舍身为主的苦劳上,饶了属下。”

    “哼,”二宫主恨恨地说着:“苦劳!本宫在花冢门族这么多年的苦,谁又来体谅?你跟绾兰都是一个死德性,碰到那绚兮,就都变蠢了。”却感到船底微动了一下,马上一喝:“有人!”起身,穿了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