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二 禽人大殿 13 圈了魂引

    草地尽处,蓝黄相间的雅居精舍前,一个欣长的身影站在前院,双手背错默默望着天空。

    “五弟!”把马拴在院旁木柱上,他唤了一声走进去,正是刚刚送乌向云回去的蓝衣人。

    “三哥,你回来了,”院里的男子闻声,转过头。

    二十一、二岁的年纪,五官刀削般地明朗,星目如点墨,眉宇间跟这三哥还有几分小似,只是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清俊风雅。一身玄色锦绸暗纹长袍,腰间结着五彩攒龙宽腰带,长穗丝自腰间垂下及膝,这么迎风站在花丛间,飘飘然地,自来一种潇洒倜傥之态。

    “来很久了吗?”

    男子跟他进了屋子,环顾一下四周,陈设也真够简单。一个正方形红漆大桌,两把同色高背雕花木椅,另一边是黄楠木花架,搁着一大盆凤朝牡丹正开得如火如荼。靠墙而立的梨花木栏大书架,上下零落地躺着几十本书籍。

    “三哥,住够没,跟我一起回去吧?”男子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真不明白,如此自诩风流的人,可以寂清地住了半年,还不想离开。

    “是荣帝让你来的吧?”

    “呵呵,荣帝他,也不是挂念你嘛。而且你母后也挂念你啊。”

    两人正是潼文宫的三皇子海纵天,和五皇子海梓暄。他们在后辈众多的皇室家族中,属于天赋惊人,出类拔萃的人中之凤。一直受着皇家父辈们的重点栽培,自小两人就互尊互敬,感情交好。在十五岁那年,都已被封定为接班未来潼文天宇,潼文宫帝王的不二人选。

    “三哥,刚是去哪里呀?”

    海梓暄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象是刚赶几百里的路。海纵天一愣,“噢,看老朋友,路有点远。”随即撩下长衫,抖几下灰尘。

    海梓暄正巧瞥见他左手食指上的一个淡灰色线环,心里一动,问道:“三哥,你什么时候圈了魂引?”

    海纵天尴尬地摸了下头,“呃……这个实属无奈。五弟不用介怀。”

    海梓暄见他答地模糊,只拿起桌上的茶壶,斟上两杯,递过一杯给他,“对了,我出门时,看到华炎他一副急匆匆地样子,要进宫见三帝,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海纵天接过来,抿一口问道,“华炎就是禽人宗族的二公子吧,在宫里见过他们族里的几个人,但是名字却不太记得。”

    “是啊,他说发生件大事要去禀报三帝,”海梓暄顿了顿,“还说,绚兮公主已经回来,这次宫里要办春宵灯会,指不定会让她来。”

    海纵天一听到那名字,拿着杯子的手不禁抖一下,却淡淡地说:“噢,是吗。她跟你还有婚约呢。”

    “哎,这女子只是儿时见过,当时大家年幼无知,话也没说过两句,更谈不上有半分感情。如果这次遇到她,跟她聊聊,看看是不是解了这门亲事,那小时候三帝乱指的事情哪能作数。”

    留在他脑海里的绚兮,只是一张胖呼呼的小脸,海梓暄凝着眉头继续说:“何况她也不小了,说不定心里已经有了人,何必难为人家。听说在尘寰长大,应该不会那么拘泥于礼数吧。”

    海纵天低头喝着茶,没有作声,心情却大好起来,脑子里飘的全是那个青衣长发的美人儿。如若你对她毫不上心,解了婚约,三哥我真要好好感谢你呢。

    半晌,抬起头,随意地说道:“五弟,那你今晚就这里住一宿,明早,我们一起回宫吧。”

    此行真是出奇顺利,海梓暄点了下头,看看他食指上淡淡的环线,有趣啊,三哥只这半年在外头,心里居然有了人,而且这人还能让他在乎到下“魂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