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二 禽人大殿 11 我叫你拽

    马儿背上驮着两个人,在碧绿的草地上奔得不太快,乌向云心情轻盈愉快,啸峰坐在她后面,被那飞起的发丝弄得鼻子痒痒的,不停地打喷嚏,逗得她咯咯直笑。

    “你还笑,我都已经鼻水长流了,”他故作抱怨,心里却是美美的。从小就喜欢这个小妹,可惜他老被爹爹逼着去跟大长老学武,能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有时还挺嫉妒慕墨如言,可以整天跟她粘在一起。

    “三哥,在潼文天宇有多少人去过尘寰啊?”

    “很少。潼文宫怕坏了宇空大陆的规矩,去的人都必须严密呈报,定期返还。不过一般都没人要去,去那里干嘛呀,什么都不一样,搞不好连累整个宗族都受到严酷的惩治。”

    如此说来,我在尘寰的事,潼文宫必定了若指掌,但这些天,没听说花族和森幽门被责罚的动静啊。倒是洛水门出这么惨重的事,如果他们不是因为仇杀,那会不会跟我有关呢?想到这里,心里一阵狂跳,只觉得有只神秘的大手无形中在操纵着什么......

    “三哥,这些年,你都在干嘛?”

    啸峰咪了咪眼,他是个很不喜欢回忆的人,习武的生涯漫长而单调,只留下心里的苦涩和身上的数道伤痕。脑中突然划过那道抚着琴的水粉红身影,十只莹白通透的纤纤细指,一个清风吹纱的绝美侧面,那才是唯一愿意珍藏的记忆。

    “小妹,等下到镇上,不可离开我半步。”他沉声吩咐。

    乌向云听他答得风马牛不相及,便嗯一声不再多问,自顾看起风景。

    约摸过了小半个时辰,啸峰翻下马,“小妹,我们到了。”

    湖雾镇只是个小镇,一眼望去整条街市也就两三百米的距离,门口竖起的地名匾,字迹不太清晰,那杆子有点歪歪的。

    跟着乌啸峰走进街市,觉得还是十分热闹,两边摆满小商小摊,街上吆喝声和讨价还价的声音四起,面容姣好的少妇提着菜篮,粗犷的爷们牵着马儿,一路走着很多人对她投来了注目礼,好神俊的一个小哥啊!有几个小媳妇还偷偷地对她直抛媚眼。

    乌向云很无奈地把领子拉高半寸,唉,从来都是被注视的焦点,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不习惯。娇嗔一下幸灾乐祸的乌啸峰,“三哥,不看了,快去找那个巴南真吧。”

    “小妹,过了那座红顶楼,我们右拐进深巷里就到了。”乌啸峰指了指前头,他们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去。

    不知何时,前头有两个身穿黑色劲衣,头戴斗笠的人正迎面走来,十米开外,可感到阴森之气......

    乌啸峰心神一紧,把乌向云拉近身边,紧紧靠着自己,低下头继续走着。眼看着这两个人跟自己擦身而过,正要松一口气,发现身边一空,乌向云被其中一个黑衣人伸手捞过去。

    “啊!”乌向云还没反应过来,大呼一声。

    乌啸峰跟过一招“劈天掌”打向黑衣人。那人一侧身,单手应战,另一只手抓着乌向云却不放松。此时,另一个黑衣人也已一招功向乌啸峰。

    乌向云催气提腿,一脚“横枝耀雀”横劈过去,黑衣人也不躲闪,“澎”竟生生地应了这一踢。

    原来遇到元真深厚的过阶高手,连应她一招都懒,而那只抓住她的手犹如一把铁钳,牢牢地箍得她生疼。

    好不容易在家清闲几天,又来了?

    她暴怒间,又使一招“狂风引翠”大刺刺象黑衣人迎面猛劈过去,黑衣人微微侧身,“嘭”的一声,在他手臂上打个正着,却不伤半毫。无意间斗篷被撩动,看到一张清癯老脸和一排森森白牙。

    你……是不是人啊!我叫你拽!

    她一口向黑衣人的手臂,狠狠咬下去,显然那人没想到她会使这招,“嗯”一声吃痛,松了松手。

    她用尽全气使出遁影身法,闪电般的身姿,向后落退几步。“三哥,走!”冲着激战中乌啸峰大喝,使出“凤回采歌”在大街上迅猛地几回落,向镇口暴冲而去。

    眼看就要到拴马的地方,啸峰伸手拉住她,三步一个并跃飞上马背。

    黑衣人几步之下,已跟到他们背后。

    “给我下来,”一挥手向乌向云的后背抓去。

    马匹颇是通性,如离箭般纵跃出去,那人只抓下她的青色汉巾,头髻也散了,一头乌黑长发瞬即垂下来。

    唔,原来是个姑娘?黑衣人抓着乌向云的汉巾愣了下,远远望一眼,大声说:“你究竟是女扮男妆,还是男扮女妆?”

    问得好无耻,她有点哭笑不得。

    “抓来问了再说,”另一个黑衣人还是不愿意放弃,运气灌腿飞身而出,身形神速如电,几个回落之后欺近马首,伸手一拉缰绳。马匹吃了力,长啸一声,身形慢下来。

    这时,一匹灰色神骏不知何时飞驰过来,马身昂首坐着个蓝衣男子,伸手一把捞过乌向云,对啸峰厉声说:“快去找巴翁,这人待会我帮你送回去。”

    说罢,一个尖锐的口哨,双腿夹紧,灰马如风驰电擎般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