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二 禽人大殿 08 认识奸细

    睁开眼睛,阳光已经充份照射进来。尼芽静站在床边等待,看她醒来,忙走前几步,“公主快到午时,早膳已经准备好,可以享用。”

    天哪,比日上三竿更过分。不过想想,以后再也不用去赶通告,每天还不知道干吗,难道从此过上米虫般的生活吗?

    梳洗了下,来到隔壁的衣妆间,打开柜门不由大吃一惊,衣橱四壁,挂满绫罗绸缎制成的各式衣裙,而且件件都是手工精制,用料考究。

    她看得眼花缭乱,心花怒放,狂赞,狂赞啊!真是潼天宫公主,禽人宗族大小姐的待遇,比起那些强国首脑夫人们的衣柜不逞多让,一时间发起呆,好像失去挑选能力。

    “公主,这里的衣服裙子有一半是潼文宫,和您未来夫君遣人送来的,听说是天宇最好的缝衣匠为您裁制。”尼芽小心翼翼地说着,知道公主这么久不在族里,很多事情大概不知情。

    夫君?乌向云眉毛轻挑一下,当年我不过是脸胖,又不是白痴,潼文宫那几个帝爷玩玩手指,就算把我嫁了?

    管你呢,我先来乐自己的。随手挑件浅绿绣花柔缎短衫,配条啡色垂丝长裙,随意地扎个发结,就走出去。

    偏厅里有两个穿烟灰色衣裙的膳食丫头候着,她坐了下来,提起红漆筷子,准备开动,却不知怎地想起墨如言。

    他细长的手指在砧板上切菜的样子,看着她吃的津津有味露出的微笑,还有那天站在深潭边落寞的眼神……

    “尼芽,小言住哪里?”

    “噢,你说墨少主吗?住四殿的东首屋,好像一大早出门去了。”

    “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他们骑快马去的,走一趟起码要到黄昏才能回来吧。”

    骑马?墨如言骑马该是什么样子呢,哈哈哈……她觉得很新奇。为什么没有向尘寰引进汽车呢?是不是要开采石油,要修马路、还要培训交警嫌麻烦?......

    “我爹和娘呢,也出去了?”

    “是的公主。夫人交待,等用膳后,让我带你在这殿里多走走,认认路。”

    唉,怎么都这么忙。乌向云嚼巴一会,摸模肚子说,“嗯,饱了。尼芽,我们去散步吧。”十年的记忆实在没啥好指望,多半是些调皮捣蛋,吃喝玩乐的事情,有点迫不及待重新梳理对家族的了解。

    从前殿一直走到后花园,一路听尼芽絮絮叨叨地介绍,转转悠悠,耗去大半日。流连在曲径回廊里,墙壁上几处斑驳的灰白印痕,碧绿的青苔,两边花香习习。看着荫荫古柏,厚重的砖墙和高耸的顶柱,沉积着家族的百年荣耀,心头笼上无比骄傲。

    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尖细声音,是谁敢在禽人殿耍泼,于是走了过去看个究竟。

    一个穿着大红色掐丝绸衣,盘着两个烟圈髻的女人正指着一个膳食丫头破口大骂,那丫头低头跪在地上,身体轻轻颤抖,一声也不敢吭。

    “死丫头,你是长心眼了,还是攀高枝了,让你炖碗甜羹,居然还搪塞我。”那女人一幅颐指气使的样子,一对狭细凤眼流露着凶光,“哼,我今天要教训下你这个眼里没人的死丫头。”

    “尼芽,这人是谁,怎么那么跋扈?”

    “回公主,她是三长老的妾室,自从前年长老的夫人过世后,脾气就也越发大了。”尼芽语气有点不屑,看来这个女人的口碑不太好,“大概知道今天夫人出了门,往日骂人也不敢这么大声。”

    那女人越骂越凶,然后一巴掌抡上了人脸。那丫头顿时哭了出来,断断续续地求饶着,很是可怜。

    “住手!”乌向云看不下去了,大声喝斥道。

    女人突然一愣,什么时候来了个敢管事的。抬眼一看,一个俏丽的身影缓缓走来,一张芙蓉小脸,表情冰冷,眼神凌厉。

    这架势马上让她意识到来者是何人,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矮下半身作礼,无限妖媚的声音:“敏湘参见绚兮公主,公主万福。”

    “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乌向云厉言道,做个姨娘也可以这么嚣张?

    “噢,公主,这丫头不会做事情,我在教训她呢,”敏湘笑得一脸谄媚。

    那外头办事的人,都是些傻子吗,给了那么多消息,还是啥也没搞定,让老娘在这呆着白受罪。现在人都回来了,看你们怎么收场。

    “说过几句就可以了,”她冷冷地。

    “呵呵,我怕她不长记性。哎,这一家子这么多人,上下要管着,还真不容易啊。”她有点泼皮地胡乱找起理由来,族里还没几个人敢这么当着丫头的面说她。

    “好了你去做事情吧。”乌向云对跪着的丫头说了声,“敏湘,你也回吧。”两个人作了个礼,都离开了。

    看着敏湘心有不甘的背影,乌向云的美目里燃起一股火焰,真是冤家路窄,就是你吧,躲在我家玩无间道,害我被人追得满街跑,迟早会让你还这笔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