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凤回巢 碧海青天月夜心 章一 镜花尘寰 02 心急如焚

    山腰,无名溪边。鸟鸣、溪水转、落叶烂漫。

    乌向云脱下帽子,一头秀发倾泄而下,站在溪水中央驻足戏水。绾兰依靠在一畔岩石上,默默地向山的四围望去,又从侧袋拿出条手帕,团成一团,奋力扔过去

    “擦下你满脸的水珠!”

    她刚伸手去接,脚一打滑,手帕逐流而逝。

    “给,是你的吧”,近处一个男人已经帮她捡起。

    她一看,是刚刚走在游人堆里,觉得显眼的蓝衣男子。二十来岁,脸色莹白,剑眉入鬓,红唇鲜艳。眸子里似有浅淡的金影流转,微然一笑,似昙花般荼靡鲜艳,令人眩目。

    褐发金瞳,妖孽啊!她看得直楞楞,半天才点头示谢,伸手去接。

    男子突然变了脸色,“禽人?公主!”手指着她手腕内侧,一个粉紫月牙形翅痕,眸中浅金色的光芒泛动。

    什木嘛?!

    她哧一下笑出来,一把抓回手绢,“我可不是你情人哦。”

    自己果然没找错,但显然宗主什么都没告诉过她。麻烦了,现下如何解释得清楚。男子心里一急,拉住她的手腕大喝“别走,我正找你呢。”

    乌向云被猛拉个大转身,几乎凑到他的鼻息。居然如此主动狂野?刚想不客气地说他两句,突然,在他明亮的瞳孔里,看到一个陌生女子的鬼魅黑影,长发飞散,啊,贞子?

    那不是原本站在身后,倚着岩石的绾兰?想回过头看个究竟,整个人已被男子半搂住,无法动弹。

    “还是不要看了。我们快走,看来她们是打算在这动手。”男人沉声在她耳畔说。

    莫名其妙!乌向云挣扎着,想甩开他的手,过份!就算你是帅哥,也不可以这么随便。

    “你看”蓝衣男子硬搂着她不放,另一只手向她视线正前方指去。是三人一行,都穿着一身黑色劲衣,一头黑发飘散,脚未着地般,飞快地向他们这里赶着。虽在几十米开外,却可以感觉到那压迫心神的寒冽杀气。

    “她们是来抓你的。走!”蓝衣男子已拉住她开始奔跑起来。

    什么??乌向云脑子发怵,看得浑身毛骨悚然,半信半疑间,不自觉地跟着他跑起来......

    他们俩象两匹麋鹿,朝密林深处狂奔。这个男人对山里的路径了若指掌,握着的双手,已经汗凛凛。乌向云忍不住嚷起来:“停下,停下来。”累地捧着小腰直喘气,“我说,你……”天哪,他叫啥。

    “叫我墨如言。”男子也停了下来,气不喘心不急,声音轻柔。

    “噢,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是奉命来带你回去的。”

    “回去?你以为我是老虎啊,我又不住这深山里。”她瞪着双眼,有点怀疑这个男的脑子不太正常。

    墨如言忍不住一笑,俊美的脸在阳光穿越树叶间的照射下,显得明媚怡人。

    “你还是那么可爱。”

    “......”她看一下密林,有几分气馁,“喂,墨如言,把我带下山吧。”

    “云云,我跟你说了,来带你回去,相信我。”

    他真的认识我,看着那满眼清澈,不由舍弃了质疑......

    两个人继续往密林深处小跑,过一会眼前顿亮,可这是山顶啊?她迷茫地看着墨如言。

    “跳下去就到了。”他往山下指一指。

    山谷深纵,黑不见底,吓得她两条腿直打哆嗦。

    他准是个疯子啊!我真是好傻,好天真。

    “跳吧,”墨如言又说了一遍。

    妈呀,不是来真的吧。她下意识地朝后退去。

    这时,树林里好像传来沙沙的声音,更让她心急如焚,不会是什么肉食类动物来找晚饭吧。

    ......霎那,墨如言已拽住她的手臂,向下纵身一跃。

    记得以前玩过蹦极,让人兴奋不己......突然脑中灵光一现,大声问道:“帅哥,我们是在玩穿越吗?”

    “就算是吧。”耳边传来他的回答,模糊不清,只有磅礴的风声呼呼地贯入着耳膜……

    **********

    “斯水伊岸”,房内灯火通明,绾兰一身白衣如缟,双眸凝敛,跪在地上。

    身前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她看一眼绾兰,说道:“绾兰、菲菲你们这次无功而返。”又瞟一眼站在身边的三个女子,叫菲菲的女子看到她眼里飘来的暗火,心里一个颤抖。

    “二门主,恕绾兰无能,没能完成任务,”

    二门主有点恼怒,口气重重地,“绾兰,你太不像话。在她身边这么久没得手?好不容易去个可以动手的地方,却也让她跑了。我们门族费劲心思在兰阁里,只栽培你一个,你太让族长失望。”

    绾兰紧崩着脸,眼里都是清冷的光,“是,二门主,都是绾兰办事不利,愿意接受任何责罚。”

    “今天就跟我回去,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二门主喝令着,对菲菲厉声吩咐:“你们几个继续去找,只要不坏规矩,用啥手段都不紧。抓到了,必然不会亏待你们。”

    “走吧!”二门主冷冷地说着已起身。

    绾兰向屋内四顾,不长不短的二年,往日的欢笑,不堪的结局。乌黑的双眸里,却找不到一丝离别的悲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