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夸父碎山(第二更)

    赵沈平吸收完凤火,正要查看体内有何变化之时,忽然见刚才还很是嚣张的那火凤竟扭头逃窜,心中不禁一愣,接着摇头失笑。

    这家伙也真没骨气。

    当即,赵沈平挥挥翅膀,追了上去。

    只是那火凤速度太快,赵沈平追了半个时辰,竟被他逃了。

    无奈之下,赵沈平便返回那梧桐树海,准备在这里静修一段时间。火凤虽然走了,但这梧桐树上的真凤之火,已经足够他修炼之用。

    回到梧桐树海,赵沈平首先围着转了一圈,了解了下大体情况,随后便找了一颗凤火浓郁的梧桐树,开始修炼融火秘法。而他先前吸收的那两道凤火,此刻已经被他自身火焰包围,正在缓缓融合,融合后的火焰,颜色微变,好像有些变强了,只是具体强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让赵沈平颇为难受。

    如此过了十余日,赵沈平将那两道凤火融合完后,又吸收了不少梧桐树上的凤火,只是其变化不大,依旧是最初融合后的模样。

    强了,但不知道强在哪儿。

    十几天下来,赵沈平也懒得在较真,反正只要强了就好,见在融合多余的凤火也没什么作用,他便将这梧桐树林,仔细翻找一便,没发现什么宝贝,当即,不再留恋,拍拍翅膀,飞走了。

    而等他消失之后,那逃走的火凤忽的飞了回来,略微感应了一番之后,发现只有寥寥几株梧桐树上,带了异样的气息,心中松了口气,目光忍不住望向赵沈平离开的方向,神色复杂。

    这诡异的金鸡总算走了。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赵沈平,自然不知道他前脚刚走,后脚那火凤便回,依旧晃晃悠悠的往南而行,只是走了这一月有余,名山大川,洞天福地,他也见了不少,只是都已经有了主人,而且各个修为还都出奇的高,连想要杀生夺宝的机会都没有。

    俗话说机缘天定,他们这些外来户,都没再老天眼中,怎么给他们定机缘?

    好在赵沈平已经习惯,也没怎么恼怒,天才地宝有主,但吸收些天地元气,总归可以吧。当即,他也不在抱着侥幸心理,反而是找了一个不大不小,没什么特色的深山,将山峰挖空,深入地底,准被看看能否在此修炼三昧真火身。

    忙活了一天之后,他将分火大阵布置妥当,自身进入坎位后,才将那一簇小了不少的三昧真火放到阵中心。

    下一刻,大阵之内,火海涛涛。

    其四周山石土壤,纷纷被蒸发气化,空气中更是噼里啪啦直响,仿佛已被烧焦,便是周围空间,都有些微微扭曲。

    赵沈平在大阵之内,已经运起了三昧真火身心法,只是他并未静心修炼,相反还有些担心这三昧真火会把上面几千米的山峰烧毁,那样的话,必然会引起周围巫妖两族的注意。

    他可不想深度修炼之时,被一群巫族给包围了。

    好在这三昧真火虽然霸道,但分火大阵对其相当克制,将其威力分散许多,如此等它将整个山洞被烧成一个直径约一千米的半球形之后,便不在扩散,而且那些石土被三昧真火熔化凝结,形成一种特殊的物质,异常坚固,竟将整个山体托住。

    见状,赵沈平终于放下心来,开始安心修炼。

    眨眼之间,半月便过。

    而此时,赵沈平所在的这山上,无数植物,开始慢慢干枯,能活动的野兽昆虫,更是举家外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里就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荒山。

    然而有些诡异的是,这荒山数里之外的地方,却依旧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赵沈平深处地底,并不清楚这等异状,只是天长日久,躲在夹缝中生存的人类,却无意中发现了这里的古怪,不过此刻的人类,见识浅薄,未曾深究。如此又过了几年,这里的异样,不知为何,传到了附近的一个巫族部落之中。

    这部落规模不小,其部落首领虽然不是大巫,却也实力不容小觑,四周妖族,皆不敢任意欺凌。

    他听到此地的异常后,第一反应便是有什么宝贝藏在山下。

    当即,他便火急火燎的领着部落勇士,往那山里赶去,准备挖宝。

    只是等他赶到山上,挖了没有一天,便被从地下冒出的热气,炙烤的很是难受。他和众部落勇士承受不住,败退而回。

    然而回到部落之后,他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同寻常,便将此事上报,没过多久,便到了夸父耳中。

    夸父乃是方圆千里之内,所有部落公推的首领,其在整个巫族部落内,也是鼎鼎有名的大巫,便在大荒之中,也数得上名号。

    他最近正有些闲的发慌,听了此事,立马来了兴致,也没告诉部族其他成员,自己迈起大脚,眨眼间便消失在远处。

    一刻钟左右,夸父便找到了这座荒山。

    到了此地之后,他微微一打量,便眉头微皱,此地的气息,让他很是厌恶。

    好像有妖气。

    如此一来,他更要探个究竟。

    当即,他十丈高的身形忽的变成千丈多高,而后他对着那荒山用力踢了三脚,第一脚,踢爆山峰,第二脚,踹断山腰,第三脚,铲平山脚。

    三脚过后,山峰以为平地。

    只是一时间,漫天的山石碎渣,肆意飞扬,仿佛来了沙尘暴。

    夸父眉头一皱,大手用力扇动几次,将那尘土吹往他处。

    等一切尘埃落定,他见到山峰内部,通往地底的地方,有一地道的痕迹,往内一瞧,发现最里面被一些什么东西挡住了。而这山峰荒芜的源头,便在那里。

    那里不仅有妖气,仿佛还有火焰,冒出源源不断的热气,以至于此山温度高出周围许多,才形成了荒山。

    夸父冷哼一声,吐气如雷,而后抬起大脚,用力一跺。

    下一刻,地动山摇,他脚下更是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里,绵延不知道多远之外。

    深处地下,正深度修炼的赵沈平被忽然惊醒,气息一乱,身体便被汹涌而上的三昧真火包围。

    刹那间,他便成了一只脱毛鸡,其周围还散发着诱人的烤鸡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