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377章 杀人夜(2)

    “来人,将他绑起来。”吩咐了一声,褚玉柔看着自己带来的人,将那地主给绑了起来,那地主大概意识到,自己今晚,是逃不过了。

    他不再求饶,而是开始对褚玉柔破口大骂,褚玉柔冷眼看着他,从一个护卫的身上,抽出一把刀。

    “将那个渔网,结结实实的绑在他身上,要把肉都勒出来。”之前的时候,褚玉柔就已经想好了,要将那地主,给千刀万剐了,所以,她特意准备了渔网。

    千刀万剐这种事儿,她没有亲自做过,却是听说过的,她知道具体怎么操作。

    很快,那地主就被绑好了,他还在骂着,褚玉柔领着紫霄一起,来到了他身边。

    “你可知,千刀万剐,是什么滋味?”看着那地主,褚玉柔缓缓开口,这一瞬间,那地主便没声音了。

    “听闻,千刀万剐,便是将人,用渔网牢牢的套住,将身上的肉,都给紧出来,到时候,找经验丰富的人,按照那紧出来的肉,一刀一刀的割着剐着,说好是多少刀,就一刀都不能少,直到最后,刀数够了,才能了结那个人的性命。”

    褚玉柔口中说的,正跟那地主此时的情况一样,他被绑着,被渔网勒着肉,而他面前的人,此时手里面拿着刀,似乎正在考虑,从哪里下手。

    “这会剐人的,我一时半会的,也没找到,只能自己亲自来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太快,当初你对我做的一切,如今,我会让你全都偿还。”

    地主的眼中,闪过了惊恐,他宁愿自己被一刀了结,也不愿被千刀万剐。

    “紫霄,你可要先来试试?还是说,让我示范给你看。”拿着刀,褚玉柔转头看向紫霄,笑着开口问道。

    这副模样,不像是要将谁剐了,反而像是在讨论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主子,让奴婢先来吧,您跟奴婢说,要怎么做?”换做是以前的紫霄,或许不敢,可如今不同,被折磨了许久,对于这个地主,紫霄的心里,充满了怨恨。

    “好,那就你先来,只要拿着这刀,对着勒出来的肉割下去,也就是了。”示范了一下,顿时那地主发出了惨叫声。

    褚玉柔倒是也不怕,因为这地主横行霸道惯了,他的宅子,附近都是没有人住的。

    “奴婢知道了。”紫霄应了一声,从褚玉柔的手中接过了刀子,在那地主的身上找了个位置,开始一刀刀的割了起来。

    地主不断的惨叫着,可他被绑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一片片的肉,落在地上,血不断的冒出来,紫霄就好像没看见一般,一刀刀的割的很是痛快。

    她心里的愤怒,仇恨,随着这一刀刀下去,渐渐平息。

    一旁,守卫们看着,一个个倒是没什么反应,毕竟都是刀口舔血的人,这种事情,在他们眼里算不得什么。

    紫霄如此做,反而让这些人觉得,就该如此。

    好一会儿,紫霄终于停了下来,开始的时候,她或许没什么技巧,等到了后来,她手里的刀子越来越快,割下来的肉越来越小。

    “主子,您请。”肉割得小,就可以多割几刀,褚玉柔一直在一旁看着,见紫霄递过了刀子,伸手接过,学着刚才紫霄的样子,一刀刀的割了起来。

    原本,很肥硕的地主,一点点的瘦了下来,他身上的肉,都被割了下来。

    开始的时候,他一声声的惨叫着,到了最后,已经是有出气,没进气了。

    “来人,将准备好的,泼在他身上。”褚玉柔扔下了手里的刀,到了最后,她想要送这地主,一个大礼。

    早在之前,她吩咐人准备了盐水,如今,那地主身上满是伤痕,若是被盐水泼到,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局面。

    得了吩咐,有护卫毫不犹豫的,将盐水泼到了那地主的身上,原本已经没动静的地主,忽然发出了最后一声嘶吼,随即没了气息。

    他是被活活疼死的。

    “找一找看,这宅子里是否还有无辜之人,若是有,就放了吧,其余的,全部杀掉,这里的金银财宝,通通带走。”

    毕竟是个横行乡里的地主,肯定有不少的钱,他的那些家底,不能便宜了别人,就当做是利息。

    褚玉柔口中的无辜之人,说的是跟紫霄一般的人,之前她跟紫霄被关在这里的时候,曾听到有女子的惨叫声。

    得了吩咐,有的护卫去寻找无辜之人,有的则是对剩下的活口下手,等一切都好了,褚玉柔让他们将宅子整个搜刮一遍之后,一把火,烧掉了这地主的宅子。

    他已经死了,什么都不知道的,随着这一把火,他将化为灰烬。

    带着人,褚玉柔回到了客栈,她将紫霄安顿好,打算天亮之后,就把紫竹的尸骨找出来。

    忽然的大火,惊醒了不少的人,不过,没有一户人家,前来救火。

    这世间,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反正那附近也没有人住,所以被大火惊醒的人们,只是指着那燃烧的大火,却没有一个人,想过去帮一帮。

    第二天早上,褚玉柔带着人,将紫竹的尸骨找回。

    没有在此停留的太久,褚玉柔带着人,离开了此处。

    那地主已经死了,紫竹的尸骨也找到了,紫霄也还活着,对于褚玉柔来说,一切已经是很好了。

    带着从那个地主家得来的金银珠宝,一行人向着西北边关归去。

    马车上,紫霄知晓了褚玉柔得救的过程,“主子,如果当初……”

    “没有如果,有些路,走出去就无法回头,那大管事,已经被我杀了,当初他因为调戏不成,恼羞成怒,不仅贪污了银子,还把咱们主仆丢下,被人欺凌,这般奴才,死不足惜。”

    看着紫霄,褚玉柔开口说道,听她说完,紫霄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姐说得对,那人死不足惜,幸好您跟王爷有缘,才能够再次重逢。”过去,紫霄一直跟着褚玉柔在宫中,她虽然性子软弱些,脑子却不傻。

    她心里明白,不能让六王爷轩辕奇知道,当初是她们自己逃跑的,反正,那大管事已经死了,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