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明士》最新章节 第九百五十八章 阻拦

    不知道高拱和徐阶如今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们两个是否能够见到陛下?

    不知不觉中,马车停了下来,鲁大庆的声音从外门传来:

    “侯爷,皇宫到了。”

    罗信打开车门,跳下了马车,然后伸手扶着李时珍下了车,两个人向着皇宫走去。

    目光向着皇宫大门的禁卫望了一眼,罗信的眼皮子就是一跳。他也是经常来皇宫的,和皇宫守大门的禁卫也混了一个脸熟。但是,如今这几位,罗信却发现全都不认识。而那几个禁卫看到了罗信,发现不是内阁官员,也都戒备了起来。一个带刀侍卫走到了罗信的跟前道:

    “那个衙门的?”

    罗信此时心中电转,看到这些陌生面孔,罗信便觉得皇宫出事了。如果自己直言要见嘉靖帝,恐怕不会被允许进去。而内阁也在皇宫之内办公,便取出了一个玉牌道:

    “我来见高阁老。”

    这个玉牌是当初嘉靖帝赐给罗信的,凭借此牌可以行走皇宫。那个带刀侍卫见到玉牌,又听到罗信是去见高阁老,便让开了身子道:

    “在皇宫内不要乱走!”

    罗信点点头,便带着李时珍向着里面走去。便带着李时珍直接向着玉熙宫走去。走到一处假山旁,突然从假山后面伸出了一只手,向着罗信抓了过来。罗信反手将那只手抓住,一拽,便将一个人拽了出来,那个人压低着声音道:

    “罗大人,是我。”

    罗信定睛一看,却是经常为黄锦给自己送信的那个太监,急忙四处张望,然后和李时珍拉着那个太监便来到了假山后面,压低着声音道:

    “你怎么在这里?黄公公呢?”

    “黄公公他……”太监便哭了起来。

    “别哭,赶紧。”

    “黄公公他……被陈洪关起来了。”

    “关起来了?被陈洪关起来了?为什么?”

    “不知道。”太监抽噎着道。

    “那你知道什么?都出来。”

    “那天,陛下在听到陆太保暴毙的消息后,便昏迷了过去。当苏醒的时候,便喝令陈洪去查,然后便又昏迷了过去。”

    陈洪立刻便以调查为名,开始在宫内大肆排除异己,黄公公了他两句,他便将黄公公关了起来。

    罗信的脸色便是一变,嘉靖帝昏迷的事情已经确定了。而且嘉靖帝也确实在清醒的时候,让陈洪去查。

    但是,嘉靖帝恐怕是因为发突然暴毙,才一怒之下出了去查的话。然后便被陈洪当成了令箭,先在皇宫内排除异己,完全掌控了皇宫。然后便开始掌控锦衣卫。当锦衣卫掌控了之后,便将爪牙伸向了文官。

    这一连串的手段厉害啊!

    如果嘉靖帝暴毙,到时候景王率先进宫,这皇位便是景王的了。

    事到如今,罗信已经基本上确定陈洪所做的一切,一定与景王有关。至于陆炳是不是景王所杀,还不能够确定,不过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你还知道什么?”

    太监便摇头。罗信从李时珍的药箱内取出了纸笔道:

    “把关押黄公公的地方给我画下来。”

    “哦!”

    太监应了一声,拿着笔将地图画了出来,然后眼巴巴地望着罗信。罗信收起了纸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你什么也不要管,保护好自己。一切交给我。”

    “多谢大人!”

    “快去吧!”

    望着太监离去的背影,罗信的神色变得凝重,李时珍轻声道:

    “我们还能够见到陛下吗?”

    “不知道!”罗信吐出了一口气道:“总得试试。”

    两个人从假山后出来,向着玉熙宫走去。远远地便见到很多太监和侍卫将玉熙宫包围了起来。见到罗信和李时珍走来,一个个都警惕地望向了两个人。

    一看到这个阵势,罗信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心中叹息了一声,知道今天想要见到嘉靖帝,恐怕不可能了。

    罗信缓步而行,一步一步向着玉熙宫走去。对面的太监和侍卫出现了一丝骚动,毕竟罗信曾经保卫过京城,还是有人认出了罗信。

    罗信走到了太监和侍卫的面前,对面的太监和侍卫脸上现出了慌乱之色,罗信军神的威猛可不是摆给人看的。紧张之下,便是一片拔刀声。

    “锵锵锵……”

    那些人拔刀之后,却又猛然想起对面是罗信,一个个便把刀指向了地面,而不敢指向罗信。在众太监和侍卫的后面,站着一个紫衣太监,看到这种情况,脸色不由一沉,望着罗信道:

    “罗大人,陛下并未宣你,为何前来?”

    罗信定定地望着那个紫衣太监,直到那紫衣太监的脸色变得不自然,才展颜一笑道:

    “今日是李神医为陛下复诊之日。”

    “陛下无碍,请回吧。”

    “是否无碍,应该是李神医的算,而不是公公你吧?”罗信淡淡地道。

    紫衣太监神色微变道:“陛下没有宣召李时珍的旨意,还有罗大人,陛下也没有宣召你,请回。”

    罗信取出了那块玉牌道:“这次陛下所赐,凭此牌可见陛下,尔等还不让开?”

    话落,罗信便举步向着前方行去,那些太监和侍卫被罗信所逼,不由一步步后退。那个紫衣太监不由急声吼道:

    “罗信,你是想要造反吗?”

    “闭嘴!”罗信陡然暴喝:“我乃朝廷重臣,手持陛下所赐玉牌,你竟然敢阻挡朝廷重臣面见君王,谁给你的胆子?你是在造反吗?”

    罗信的吼声如雷般在玉熙宫上空轰向,在他对面的太监和侍卫慌乱地后退着,脸色变得苍白。那个紫衣太监更是踉跄后退,背被撞在了后面的柱子上,惶恐得不出话来。

    罗信脸色便是一喜,加快脚步向着玉熙宫大门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玉熙宫大门内走了出来,淡淡地喝道:

    “罗大人,你想要强闯宫门吗?”

    罗信脚步不停,目光望向了那个人,却正是大太监,东厂大当头,陈洪。

    看来他是一直躲在了大门内,见到挡不住罗信,这才现身走了出来。他见到罗信依旧脚步不停,而那些太监和侍卫却是在慌乱的后退,便猛然大喝道:

    “罗信,你再前进一步,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