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花姑

    啃书网(啃书手机版)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的最新网址: M.kenshu.CC  A ,最快更新超级武神最新章节!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花姑

    何为不朽之力?

    不朽之力,就是大数的显化形态。~啃?书*小*说*网:.*无弹窗?@++www.*kenshu.cC

    若能掌控不朽之力,便能沟通大数。

    可惜,这道不朽之力,远超林牧如今境界,他还无法理解。

    所以对现在的林牧来说,反倒是葛玄的传承作用更大。

    林牧在炼丹上的天赋其实很一般,能成就大宗师,都完全是吴青云记忆的功劳。

    但是,如今随着葛玄的毕生传承融入他脑海,竟硬生生的将他的炼丹境界,推到了丹帝之境。

    丹术晋升丹帝境界,林牧没有喜悦,反而更是摇头苦笑。

    丹帝之上,为圣手。

    葛玄那可是超越了圣手,达到一个崭新境界的神医,结果葛玄的毕生传承给了林牧,他居然只晋升到丹帝。

    由此可见,林牧的炼丹天赋已不是差,而是差到极点。

    还好,还好他从少年时就没有将重心放在炼丹上,否则真是误入歧途。

    林牧可以肯定,如果将葛玄的毕生传承给其他丹师,就比如小光头方知行,必定能造出就一位新的圣手来。

    “葛玄,你放心,我必会给你的传承,寻找一位适合的传承者。”

    林牧没有太过自私。

    葛玄如此信任他,他自然不能暴殄天物,浪费葛玄的传承。

    至于这传承者的人选,最好的对象其实是方知行。

    林牧见过很多丹师,可以肯定,在葛玄之下,没有一人的天赋比得上方知行,包括他的弟子夏笙在内。

    可惜,他与丹盟却是死敌,丹盟已经派人来杀过他两次,他若将葛玄传承传给方知行,那是资敌。

    他就算心胸再开阔,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所以眼下来看,夏笙反倒是最好人选。

    在林牧研究葛玄传承之时,一支队伍抵达无情天域。

    这支队伍,正是林牧见过的龙宝公主一行。

    龙宝公主这次出来,是来找舞红雪和舞玄月的,她和雪月双绝是好友。

    双方一阵寒暄。

    随后,龙宝公主忍不住气呼呼说起她这次半路上的遭遇。

    “红雪,玄月,你们说,那林牧是不是很可恨?”

    龙宝公主语气里,充满了对林牧的厌恨。

    舞红雪和舞玄月没想到龙宝公主说的人是林牧,神色都有些复杂。

    想当初,她们与林牧是友非敌。

    可是,后来舞玄月为了阿难真人的好处,选择背叛了林牧,最终惹来林牧怒火。

    “林牧?”

    不等舞红雪和舞玄月回答,花姑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冷笑道:“龙宝公主可知道,你玄月姐姐的伤怎么来的?”

    “花姨。”

    龙宝公主起身行礼,对花姑她还是很尊敬的,毕竟花姑是无情天宫二长老,又是雪月双绝的师父,算是她的长辈。

    “花姨,我之前就想问了,玄月姐姐她是怎么受伤的?”

    随后她便问道。

    “哼,正是你口中的林牧。”

    花姑冷冷道。

    “什么?”

    龙宝公主勃然大怒,“又是这个恶贼做的?可恨,太可恨了,若我早知道这点,那天就不会让他轻易离开。”

    舞红雪嘴唇微动,想要说其中必有误会,她是知道林牧为人的。

    可是,花姑目光漠然的扫了她一眼,她只能无奈闭上嘴。

    知道又如何,如今林牧和无情天宫已成敌人,尤其和她们师徒三个更是死敌,她又岂能去为死敌说话。

    舞玄月更是沉默不语。

    她对林牧的感情,也早已从以前的愧疚变成了痛恨。

    林牧那天对她痛下狠手,至今她都还身怀重伤,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

    “林牧此贼的确可恨。”

    花姑道:“他本是玄月好友,却因为利益纠纷对玄月下杀手,若非我将魂念附在飞剑传书上,出手阻拦,玄月恐怕已被他杀死。”

    “真是个恶贼,先前我所救的拓跋丹师也是,找到一至宝,被林牧这恶贼看到,不仅夺了拓跋丹师的至宝,事后还要杀人灭口。”

    龙宝公主恨然道。

    “宝公主,你说的那位拓跋丹师,不知在何处?”

    花姑目光一闪,问道。

    “就在我的随行队伍里,我这就把他叫来。”

    两分钟后,拓跋晖就被传唤过来。

    “拓跋丹师。”

    花姑威严的看着拓跋晖。

    “花长老。”

    拓跋晖敬畏道。

    这花姑,可是无情天宫二长老,名副其实的无境强者。

    “拓跋丹师,林牧此人与我有仇,所以我要想多了解下有关他的信息。“

    花姑道:“宝公主告诉我,林牧这恶贼之所以要杀你,是因为夺了你的宝物,担心消息泄露,所以要杀人灭口?”

    “不错,花长老,事实就是如此。”

    拓跋晖连忙道。

    “不知林牧这恶贼,究竟夺了你什么宝物?”

    花姑意味深长道。

    拓跋晖心中咯噔一下。

    林牧夺了他什么宝物?

    他根本没什么宝物可以让林牧夺的。

    不过,事情到了现在,他已无退路,否则当场会被龙宝公主和花姑打死。

    脑海里意念一转,他立即想到,当初在永恒秘境里,见到林牧的时候,林牧刚好得到一朵九品红。

    当即他眼里就光芒闪动,低头道:“回花长老,那是一朵九品红。”

    “九品红?”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都不由大惊。

    九品红,这绝对是最顶尖的药材之一,价值不在显灵丹药之下。

    “没想到,拓跋丹师你竟能得到这等至宝,怪不得林牧那恶贼会心生歹意。”                                              龙宝公主倒吸一口气道。

    花姑眼里顿时露出一抹神秘笑意,随后似乎漫不经心道:“宝公主,我记得龙相天帝似乎一直寻找九品红?”

    龙宝公主没多想,点头道:“不错,父皇他要炼制一种丹药,其他药材万年前便已集全,唯独就缺一朵九品红了。”

    “我就说我没记错。”

    花姑笑道:“如今有机会,宝公主难道不想尽尽孝心?”

    龙宝公主有些心动,但又犹豫道:“可是,那九品红如今毕竟在林牧手中,他未必肯给啊。”

    “宝公主说笑了,只要龙相天帝开口,哪由得他林牧给不给。”

    花姑淡淡道:“何况,这九品红本身就不是那林牧之物,而是拓跋丹师的东西,宝公主你要问也应该问拓跋丹师,而不应该问那林牧。”

    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www.ke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