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还我大秦》最新章节 第441章 北府兵不堪大用

    “不失封侯之位?!”听了秦峰这句断言,陶侃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即便与敌军开战,自己如此微末的地位,麾下又无多少兵马,战功能轮到自己吗?自己将来能够建功立业?能够如同秦王所言,封侯拜相,光耀陶家门楣吗?

    此时的秦峰,俨然神棍附体,一派高人模样!只见他周身上下,有着不出的神秘,和不出的自信!似乎秦峰所言,容不得旁人半分质疑一般!

    秦峰如此模样,秦军众将士见了,丝毫不觉得奇怪,自家上将军这等神叨叨的时候,大家见的太多太多了!断言此人将来封侯拜相,这又算得了什么?

    在天竺之时,自家上将军,比这神神叨叨的时候,简直不可胜数!在天竺亿万佛民心中,上将军可是佛祖转世,行止坐卧,都有霞光万道,都有佛光萦绕呢!

    看着秦峰如此模样,秦军诸将一个个促狭的想着,或许是因为,自家上将军,习惯了被天竺亿万佛民,当作神明一样跪拜信仰。一来到中土之地,没有了此等待遇,想来定然有些不太习惯,今日好不容易逮到个生瓜蛋子,还不得过足了瘾啊!

    秦峰这副臭德行,秦军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陶侃他又不知道,他只知道此时的秦峰,在他看来不仅气度不凡,而且神秘莫测!让人见了大起敬畏之心,忍不住五体投地,性命相托!

    其实这次秦军诸将冤枉了秦峰,他之所以如此,不完全是故弄玄虚,他陶侃定然能够建功立业,将来也不失封侯之位,这些不仅不是虚言诓骗,反而句句实话,绝无一句虚言!

    历史上的陶侃,字士行,鄱阳郡人氏,其父陶丹,在三国东吴孙氏门下,做过一任鹰扬将军!陶侃出身贫寒,仕途不顺,初任县吏,后逐渐出任郡守。曾经做过武昌太守和荆州刺史!后来为稳定东晋政权,立下赫赫战功,官至侍中、太尉、荆州,江州二州刺史、都督八州诸郡军事,封爵长沙郡公!

    后来大唐德宗时期,将陶侃等历史上六十四位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成王庙六十四将。再后来北宋徽宗之时,陶侃更是位列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

    总之,历史上的陶侃,其赫赫战功,足以位列两晋名将之列!不过,秦峰之所以对陶侃的事迹如此熟悉,还得归功于陶侃那还未出世的曾孙陶渊明!陶潜陶渊明的那句,不为五斗米折腰,后世之人几乎人尽皆知,连带着他的先祖陶侃,也变得大大有名!

    正是因为秦峰知道这些,所以他才敢断言,此时还只是一名偏军校尉的陶侃,将来定然能够建功立业,不失封侯之位!

    那两三百名北府兵军卒,见校尉陶侃正和这支兵马的主将话,他们也忍不住走了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几千名秦军将士,一个个啧啧赞叹,心里即是羡慕,又是敬佩!

    他们过来之后,才知道这支兵马,原来是秦王殿下麾下秦军将士,这两三百名北府兵军士,一个个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些兵马如此厉害,原来是秦军将士啊!这些北府兵军士,虽然他们驻扎在北方边境,离京城建康甚远,但是消息却并不闭塞!

    这大半年以来,他们听的最多的,便是秦军将士如何战力逆天,秦军强弓劲弩如何骇人听闻,秦军如何在天竺崛起,然后一路铁血征伐,征服天竺全境,并且马不停蹄,从万里之外,一路打到中土之地!

    对于秦军的这些事迹,或者是传,这些北府兵将士们,他们听起来虽然觉得热血沸腾,很是过瘾!可是真正相信这些传闻的,几乎没有几个人!

    大多数人都以为,这些只是秦军自我吹捧的辞而已!如此骇人听闻的战绩,只怕是战神下凡,也不过如此吧!放眼天下,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厉害的兵马?

    在他们看来,盘踞在北方的那些胡人,已经够厉害的了!尤其是他们的战骑,一旦与他们野外厮杀,几乎打的自己没有还手之力!可是即便这些胡人如此悍勇,也没有传闻中的秦军这么可怕,的这么邪乎!

    可是今日这一战,让他们真正见识了秦军的强弓劲弩,见识了秦军的惊人战力,让他们不得不相信,原来那些传闻,不是秦军的自我吹嘘之言,它们全部都是真的!恐怕也只有有着如此战力的秦军将士,才能完成那一桩桩,听起来匪夷所思的光辉战绩吧!

    这两三百北府兵军士,围着秦军将士赞叹连连,可是这五千名秦军将士,却好似雕塑一般,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若非刚才亲眼看见他们是如何杀敌的,这些北府兵军士,几乎都会以为这些秦军将士,生下来就不会动弹一般!

    秦军五千将士,之所以站在这里动也不动,并不是他们生性木讷,也不是他们要耍酷,而是他们的上将军秦峰并未下令休息,他们又岂敢有丝毫懈怠!

    见大家如此,秦峰哈哈一笑:“休息!放松一点!北府兵不是外人,都是自家兄弟,你们这样,别吓着人家!”

    着秦峰扭头看向陶侃:“陶校尉,你们只有几百人马,怎么会和这些胡人战在一起呢?还有这里离淝水之地,还有三四十里,这里怎么会有胡人骑兵出现呢?难道他们已经攻破我军防线,已经纵马南下了吗?”

    听完秦峰抛来的这么多问题,陶侃想了想道:“启禀殿下,末将麾下只有五百兵卒,此次只是在这里执行巡逻任务!至于这些胡人,末将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到这里,陶侃继续道:“殿下的不错,胡人的数十万大军,此时已经渡过淝水,不过他们并没有继续南下,而是原地驻扎!想来应该是他们起兵极为仓促,一时之间还没有做好准备,再有就是八万北府兵,都屯于要塞之中,胡人擅长野外骑兵厮杀,若是攻坚作战,他们不是我们北府兵的敌手!所以加紧打造云车等攻城军械,等待时机好一鼓作气,将我八万北府兵一网打尽吧!”

    陶侃这一番分析,见识自是不凡,秦峰听了以后,不仅连连点头,心里更是想着,这陶侃此时虽然只是一名偏军校尉,但是这番见解,便足以傲视晋朝诸将了!看来这陶侃能被称之为东晋名将,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不过更让秦峰担心的是,陶侃刚才胡人已经渡过淝水,难道北府兵没有趁其半渡之时,起兵攻杀吗?更为可虑的是,这里地处腹心之地,竟然有大股胡人骑兵出现,看着这北府兵的所谓北境防线,简直是百疏一密,不可大用!

    既然传闻中颇为厉害的北府兵如此无能,那么此战便不能对其寄予厚望了!以秦军十万兵马,对阵五六十万胡人,虽然不见得会败,但是要打赢此战,想来没有那么轻松!想到这里,秦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看着北边方向的眼神,也更加的深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