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会输得很惨吧!

    “皇上,既然这虎啸国的小公子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就允了他们吧!以臣妾看,这虎啸国的小公子的琴技那般高超,倒也不一定会输呢!”凤皇后附和道,她已经嫁给龙吟皇帝这么多年,又如何会看不出皇上此刻是向着这个虎啸国的小侍卫的?他心中想着什么,她也是看得明白,不就是这个小侍卫能够将虎啸的那首曲子弹得深入他心么?

    想到此,凤皇后心中的不悦更浓,那个女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皇上心心念念的还是她,就连这么一首破曲子也能让他爱屋及乌!

    凤皇后心中嫉恨啊,此刻,看江月芜更加不顺眼了起来,她方才虽然说着这小侍卫不一定会输,但是,她心中却并非真的这么想,在凤倾城选了这一首最难的曲子时,她就知道,凤倾城是赢定了,现在,若真是在这场比试上加一些筹码,那只会对凤倾城有利,不是吗?

    “对啊,对啊,皇上,臣妾倒也想参与其中,臣妾手中新得了一批上等的珍珠,才让人选了一百零八颗粉色的珍珠串成项链,想着粉色的珍珠正好衬倾城如玉的肤色,戴在她身上定是极美,臣妾也不另外送了,现在就将这串珍珠拿来,作为彩头,让倾城赢了回去,这倒也显得更加有意义了。”章皇后也跟着开口,章皇后本来和凤家倒是不冷不热的,但此刻她却有着和凤皇后一样的心思,就像多年前,她们两极有默契的对付虎啸国的那个女人一样。

    章皇后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皆是哗然,粉色的珍珠本就稀奇,而上等的更是凤毛麟角,一千颗里,怕都挑不出一颗来,可章皇后竟在这个时候拿出一百零八颗,那戴在身上,会是这样的漂亮?

    众人看向凤倾城,都不禁隐隐羡慕了起来,她们所想的和章皇后所说的一样,这一串珍珠,定是会被凤家大小姐赢回去的。

    凤倾城嘴角微扬,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得意,她本就很感谢凤皇后和章皇后的推波助澜,如今,章皇后做了如此承诺,她心中更是欢喜,看来,所有人都是看好她的啊!

    也对,一个从来不会弹龙吟曲子的人,饶是能弹出那么一点,又能如何?只会更加的衬托她罢了。

    而江月芜则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眸光微敛,看不出她丝毫的情绪。

    “好吧!如此,朕便准了。”龙吟皇帝沉声开口,“你们要加什么筹码?”

    凤倾城眸光微敛,她一早就想好了,抬眼对上封亦溟的视线,缓缓开口,“若是倾城侥幸赢了,倾城希望,溟王殿下能够将这小侍卫赶走。”

    “不行!”封亦溟眸子一凛,沉声开口,那声音之中透着的阴寒,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让他将月芜赶走?这怎么可能?这个凤倾城,脑子坏了吗?她以为她是在说笑话么?

    “为何不行?不过是一个小侍卫罢了,溟王殿下若是需要侍卫伺候,倾城倒可以替溟王殿下物色一个更好的。”凤倾城微笑着道,极尽温柔,封亦溟太护着这个小侍卫了,正是这不同寻常的维护,更加刺激了凤倾城,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那小侍卫从封亦溟的身边赶走,不然,那小侍卫一定会成为她的阻碍。

    “你没权干涉本王的事情。”封亦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物色一个更好的?除了月芜,这世上还有谁更好?要不是他有极大的耐力,此刻,封亦溟恨不得一个耳光扇过去,打掉她这一副自以为是的可恶嘴脸。

    凤倾城脸色微僵,敏锐如她,已经感受到了封亦溟的怒气,封亦溟就如此舍不得一个小侍卫么?这小侍卫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封亦溟一而再再而三的因为他而让自己不快。

    凤倾城心中不甘,眸光微闪,聪明的她知道,便是要赶走这个小侍卫,也不能从溟王封亦溟的身上入手了,沉吟片刻,凤倾城的视线却是转向了江月芜,不能从封亦溟这里入手,那么,她便从这小侍卫身上入手了,“你觉得如何?你若输给了我,恐怕也没有脸再跟在溟王殿下身边了吧?若是你脸皮厚得执意要跟,那丢的就是溟王殿下的脸了。”

    “我同意。”江月芜淡淡的吐出三个字,话一落,却引来封亦溟的皱眉。

    “你……”封亦溟紧皱着眉峰看着江月芜,眸中的不安的闪烁着。

    “王爷,凤大小姐说的对,属下若是输了,是要丢了王爷的脸的,属下绝对不会让王爷丢脸。”江月芜对上封亦溟的视线,似乎在告诉他,稍安勿躁。

    封亦溟皱眉,他明了江月芜的意思,她在告诉自己,她不会丢他的脸,同时也在告诉他,她不会让她自己输!

    但同样的一句话,听在其他人的耳里,却是另外一番解读,凤倾城心中一喜,哼,这小侍卫还真的同意了,同意了好啊,正合她意,她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小侍卫受辱之后,离开封亦溟的画面了,只要这小侍卫离开了封亦溟,没有封亦溟的护卫,在这龙吟国,她有的是方法将这小侍卫解决了,甚至让他好似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心中浮出一丝恶毒,凤倾城的脸上却依旧笑得委婉优雅。

    “不过,若是我赢了呢?”江月芜眼底划过一道不着痕迹的精光,话一落,却引得其他人露出一脸的不屑。

    赢?这小侍卫想在第二轮上赢了凤家大小姐,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凤倾城嘴角勾起一抹不屑,“你若赢了,你想要什么,我答应你便是。”

    “真的?”江月芜挑眉,眸中的光彩若隐若现。

    “自然是真的。”凤倾城不以为意的道,这小侍卫若是赢了,他想要什么,她是会答应他,不过,那前提是在他赢了之后,可是,这一轮,他有可能赢吗?怕只会输得很惨吧!

    “那我赢了,若是让凤大小姐当着众人的面儿,给我磕三个响头,另外,我再写上几个字,带着凤大小姐虽我走一圈,不知道这样的话,凤大小姐敢不敢同意呢?”江月芜对上凤倾城的双眼,朗声道,语气之中明显带着挑衅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