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千七十九 生子当如刘无忌!

    合肥乃是淮南重镇,扼中原门户,座巢湖之滨,襟江带湖,南通吴越,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袁术统治淮南之前,合肥一直都是淮南郡的治所,直到袁术控制这块地盘之后,才被寿春取而代之。

    合肥地形险要,分为新旧两座城池,中间隔着数条规模不大的河流,地势高低起伏,垄畈相依,总体呈现丘陵地形。东面的被称为合肥旧城,自春秋时期便已经存在,西面的则被称之为合肥新城,始建于光武时期,至今已有两百年的历史。

    薛仁贵从寿春接应马岱后退到合肥后便放弃了新城,将剩下的三万多兵马囤积在城墙相对更加高厚的旧城之内,拉起吊桥,关闭城门。全军登上城墙,凭险死守。

    曹操拿下寿春之后顾不得停歇,留下部分文官安顿地方,亲自率领了十余万人马尾随着汉军的步伐杀奔合肥,同时命曹仁、郭子仪两路兵马向合肥移动,集结重兵猛攻城池。争取早日拔掉这座要塞,进军濡须口,剑指金陵。

    但薛仁贵带领着卢俊义、马岱据城死守,顽强的顶住了曹军数次猛攻,在近二十万大军的侵袭之下依旧屹立不倒。

    尤其是薛仁贵手中的“万里起云烟”堪称冷兵器时代的大狙,配上薛仁贵百步穿杨的射术,简直就是曹军的噩梦,几乎是指谁射谁,例无虚。半个月的时间下来,死在薛仁贵箭下的曹军将校少说也有二十余人,士卒更是不计其数。

    每次攻城的时候,曹军看到城墙上飘荡着薛礼的旗帜,就会感到头皮麻,颌下生寒,唯恐稍不留神就会被一箭射穿喉咙。

    薛仁贵抓住曹军这个心理,下令在四面城墙上全部插上“薛”字大旗,并从军中挑选了十几个与自己相貌有些相似的士卒,穿上和自己相似的铠甲故弄玄虚,更是扰的曹军心神不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让曹军将士每次攻城的时候都瞻前顾后,畏畏尾,因此半个多月的时间下来,面对着固若金汤的合肥旧城一筹莫展,依然难越雷池一步。

    当濡须之战的消息传来之后,曹操几乎惊掉了下巴:“什么?黄祖战死,江夏丢失。蔡瑁被杀,郭奉孝被擒?尉迟恭率部收复了濡须?”

    垂头丧气的文聘跪地禀报:“回陛下的话,罪臣率部向合肥撤退之时才得到了斥候的探报,这一切都是刘辩的儿子刘无忌所为。他先自称王莽的后人,说是在丹阳境内埋藏了富可敌国的宝藏,偏蔡瑁前去丹阳寻宝,并伏兵杀之。”

    斥候的探报自然不会百分之百准确,到现在文聘都还以为刘无忌和凌统是受了高人点拨,前往濡须口骗了蔡瑁前往丹阳,并在境内伏兵诛杀。做梦也想不到蔡瑁以及数十名亲兵,其实是死在两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手中。

    听说这一切都源自于刘辩不到十岁的儿子刘无忌之时,曹操更是瞠目结舌,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刘辩这儿子简直逆天了,生子当如刘无忌啊,像那孙权、刘琦等人简直就是猪狗之辈也!”

    黄祖的拦江铁索被韩世忠轻易化解,蔡瑁啼笑皆非的死在刘无忌刀下,这些曹操都能承受。唯一让曹操心如刀割的自己最器重的谋士郭嘉竟然被捉了,虽然曹操不知郭嘉是怎样被抓住的,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郭嘉现在已经成了汉军的阶下囚。

    “奉孝是怎么被抓的?”

    曹操一双犀利的眸子中放射出愤怒的光芒,搭在桌案上的五指狠狠的抓了下去,恨不能把桌案戳透五个指洞,让郭嘉从里面钻出来。

    跪在地上的文聘一脸惭愧:“听说那两个小儿拿着蔡瑁的虎符与令牌混进了濡须城,用同样的说词欺骗奉孝大人。虽然奉孝大人觉得可疑,但这两个孩童中却又拿着蔡瑁的虎符与令箭,遂命人把两个少年关押起来,派人赶往濡须、丹阳寻找蔡瑁,求证真伪。”

    “咳咳……”蓬头垢面,甲胄凌乱,狼狈不堪的文聘咳嗽一声继续把自己知道的禀报给曹操:“谁知半夜之时郭奉孝不知所踪,这两个少年又拿了郭嘉的令牌与蔡瑁的虎符,来到东关城下诈称濡须遭到汉军猛攻,让我火回援。”

    “微臣见濡须起了大火,两个少年手中又有重要凭证,遂不复多疑,就此率兵放弃了东关。回到濡须城下之后方知中计,遍寻郭奉孝不得,而那尉迟恭又率大军杀过了东关。罪臣情知濡须难保,只能怂恿了部分蔡瑁旧部前来合肥拜见陛下!”

    曹操双目微闭,眼睛眯成一条缝,喃喃自语:“诈蔡瑁,骗奉孝,诳仲业,整个计划环环相扣,一气呵成。估计绝不是两个两个少年可以做到的,朕猜测整个计划十有**是刘基或者陈宫之流策划的,否则这两个少年简直太逆天了!”

    提起刘无忌,曹操忽然想起了三四年前被刘辩当做人质胁迫到了金陵的两个女儿。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长女曹嬛过年之后应该就十四岁了,被刘辩许配给了太子刘齐;次女曹懿过年后应该十二岁了,被许配给了庐江王刘御,这样算起来的话刘无忌还得喊自己一声“岳父”。

    “朕还记得刘辩对蒯良承诺过,无论将来与我曹魏的关系如何,都不会难为我的两个女儿,我希望他能说话算话!”曹操目光飘忽,在心中暗自沉吟。人生有得必有舍,自己为了问鼎天下,只能牺牲掉两个女儿了,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就在曹操怒不可遏之时,各路的斥候6续来报:“启奏陛下,诸葛亮已经率领援兵过了六安,预计两日之后便会抵达合肥城下!”

    “启奏陛下,尉迟恭击破濡须之后,已经率领由士卒、僧侣、道士等人组成的队伍朝合肥进军,预计最迟三日便会进入合肥境内!”

    听着各种不利的消息接踵而至,曹操的脸色阴沉的像暴风雨即将来临之前的天空,下令召集偏将以上的武将全部来到自己的御帐共商破城之策。

    待众将齐聚之后,正襟端坐的曹操扫了满帐文武一眼,最后落在范增身上:“范丞相,撞墙车、土丘、地道准备好了多少?”

    范增大踏步的出列:“回陛下的话,经过曹惭、司马对等两位将军的不懈努力,我军已在合肥北城墙外筑起了二十座高达五丈的土丘,每座土丘上面可供三十名弓弩兵同时朝城墙上府射。”

    “不错,有这些土丘差不多可以压制城头上的汉军弓弩手了!”曹操眯着双眼颔赞许了一声,又问:“撞墙车制造了多少?”

    司马错出列拱手答道:“回陛下的话,已经按照工匠的设计制造了五辆撞墙车,明日即可投入使用,猛撞合肥城墙。”

    曹操双目突然一下子睁开:“嗯……不是说十日之内要造出至少八辆撞墙车么,怎么少了三辆?”

    “回陛下的话,由于使用的木材不合格,在做了几次实验之后无法破坏城墙,已被匠人拆毁重做。”司马错脊背冒汗,嗫嚅着答道。

    曹操双眉蹙起,沉声道:“不管是何原因,任务未完成便是未完成,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朕决定扣除你半年俸禄,你可接受?”

    司马错单膝跪地认错:“罪臣甘心受罚!”

    曹操微微颔,朗声道:“有过必罚,有功必赏!若你监工的这五辆撞墙车能够挥出应有的威力,破坏了合肥城墙,朕赏赐你黄金百两,粟米万石!”

    “多谢陛下体谅!”司马错稽顿拜,“罪臣一定戮力死战,将功赎罪!”

    曹操的目光又从司马错身上挪到曹参的身上,肃声道:“敬业,你监工的地道挖了几条,深度如何?”

    曹参拱手禀报:“回陛下的话,微臣率领两万将士昼夜挖掘,已在合肥西城墙外挖掘了六条地道,洞穴在地下一丈半左右的距离。”

    “浅了!”曹操干脆利索的否定了曹参的功绩,“深度至少要在两丈以下才有可能偷袭成功。朕对你和司马对处以相同的处罚,扣除半年俸禄,但你监工的地道若是在明日的攻城之战中挥出巨大作用,朕也对你处以相同的奖励。”

    “臣遵旨!”曹参长揖领命,“明日必督率三军,全力攻城!”

    曹操霍然起身,扫了一眼帐下的武将,包括典韦、史进、曹文诏、韩擒虎、文聘等人,以及昨日刚刚率部抵达的曹仁、曹洪,还有肩部有伤的司马懿。

    清了清嗓子,伸手朝合肥一指:“将士们,明日全军戮力死战,霹雳车、井栏、土丘、撞墙车、地道全部投入使用,务必在东汉援军抵达之前攻破合肥城门。否则我军饮马长江,直捣金陵的计划将会付诸东流!”

    满帐武将一起抱腕领诺:“陛下直管放心,明日臣等必然戮力血战,虽死不退,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要拿下合肥!”

    曹操最后又出一支令箭,催促郭子仪与贾复、单雄信二人全力进军,尽早前来参加合肥大战,力争在拿下这座重镇的同时对诸葛亮迎头痛击,毕其功于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