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千七十八 成也的卢,败也的卢!

    (ps:这两天忙的焦头烂额,码字的时候也没有回头查资料,写到常茂被黄忠射杀的时候还以为没有产生仇恨值,所以就出现了常茂爆表的剧情……布后有读者提醒之前常茂已经爆表过了,回头检查一下果然如此,已删减了这段剧情,不影响正常内容。)

    伏虎岭上杀声震天,汉军占据有利地形,弓弩雷,射的刘裕军伏尸成堆,血流成河,或者慌不择路的四处逃窜,或者缴械投降。

    刘裕听闻常茂遭到乱箭射杀,急忙在亲兵的簇拥下向来路狂奔,企图会合周亚夫突出山谷,再另做计较。只是还没看到周亚夫的影子,就听到了周亚夫遭到赵云阻挡,力战自刎而死的噩耗。

    “杀啊,生擒刘寄奴者必有重赏!”

    赵云催马挺枪,在千军万马中犹如虎入羊群,所到之处波开浪裂,长枪到处尽皆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

    看到赵云来势汹汹,刘裕不敢轻敌,手中银蟒玄卢枪一招,沉声下令:“列阵突击!”

    在刘裕的指挥下,近千名亲兵列成弯月阵型,手持长枪的士兵在两端,手持盾牌的士兵在中央,列队向前冲锋,出歇斯底里的呐喊“冲啊!”

    “叮咚……刘裕却月属性动,统率+1,当前统率上升至1oo,武力+3,银蟒玄卢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o1。受刘裕却月属性影响,麾下将士各自增加1-3点武力不等!”

    面对着刘裕排出的怪异阵型,赵云并无惧色,拍马挺枪,奋力向前迎战,匹马单枪冲进了刘裕军的阵型之中。

    “吃我一枪!”赵云吼声如雷,长枪如电,上下翻飞。

    但出乎赵云预料的是这些士兵的配合竟然恰到好处,盾兵防枪兵攻,进退有序,搭配的天衣无缝。虽然赵云也能凭借娴熟的武艺杀敌无数,但却没有之前砍瓜切菜那般犀利,可见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不弱。

    “给我困死赵云!”刘裕不敢正面直撄赵云的锋芒,便在外围策马挺枪,指挥麾下这支战斗力最强的队伍围攻赵云。

    一时间,长枪纷至沓来,犹如排山倒海;明晃晃的大刀接踵而至,好似狂风暴雨,森森杀气将赵云包围在中央,容不得丝毫大意。

    “叮咚……赵云龙胆属性动,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112!”

    赵云抖擞精神,使出全力将龙胆枪挥舞的银光闪烁,仿佛雪花纷飞,见枪挡枪遇刀遮刀,在将周身防的滴水不漏的同时抓住机会反击,每一枪刺出去必然带走一条性命。

    “杀啊,救援子龙将军!”

    看到主将陷入苦战之中,赵云身后的汉军呐喊着向前冲锋,与敌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厮杀。只是刘裕军训练有素,阵型奥妙,变化多端,攻防有序,在正面硬拼的时候汉军吃亏不小。双方的伤亡比例几乎是三比一,汉军战死了四百余人,才杀掉了一百二十多名身处“却月阵”中的敌方士卒。

    “子龙休慌,黄忠来援!”

    就在即将被刘裕突破重围之际,黄忠率领了七八百弓弩手顺着山坡攀爬了过来。在岭上呐喊一声,拉得弓弦如满月,犹如连珠箭一般射出数支雕翎,例无虚,无不应弦而倒。

    其他弓弩手虽然没有黄忠百步穿杨的射术,但居高临下乱箭齐,瞬间就射的却月阵队形大乱,顾此失彼。赵云抓住机会连挑数十名枪兵,更是使得却月阵几近崩溃,其他汉军趁机上前猛攻,以报刚才吃亏之仇。

    “刘寄奴下马受死!”

    赵云冲开一条血路,直取刘裕马前,长枪抖出一团枪花,当胸就刺。

    刘裕大惊失色,急忙挥枪格挡,使出全力将赵云的龙胆枪挑开,虚晃一枪,拨马就走。

    “主公,那边有条山路,朝哪里逃命去吧!”

    看到刘裕危急,数十名亲兵挥舞着刀枪奋力阻挡赵云,并提示刘裕不远处有一条崎岖狭窄的山路,虽然坎坷不平,但足够刘裕纵马逃命。

    “驾!”

    刘裕也顾不上考虑太多,双腿在胯下坐骑腹部猛地一夹,倒拖了长枪叱喝胯下战马,夺路而逃。

    遭到刘裕亲兵的阻拦,赵云不得不停下脚步,挥舞起长枪,奋力突围:“挡我常山赵子龙去路者死!”

    长枪飞舞,寒光闪烁,转眼间就刺杀了十余名敌军,余众尽皆溃走。赵云顾不得追杀这些小兵,催促胯下战马,顺着刘裕潜逃的羊肠小道全力追赶。

    “驾、驾、驾……”

    趁着赵云受阻之际,刘裕夺路狂奔,手中马鞭疾风骤雨般抽在坐骑臀部,恨不能让胯下战马插上翅膀腾空飞起。

    只是这匹新换的战马虽然不错,但比起原先的的卢宝马来却是不可同日而语,无论是冲刺的度,还是跳跃能力,比起的卢来都逊色不少。

    “刘寄奴还想走么?”

    赵云虽然受到了刘裕亲兵拦截,但仗着坐骑神骏,照夜玉麒麟本来就是野马出身,尤其擅长在这种山路上奔驰。当下撒开四蹄,足下生风,很快就赶上了刘裕,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

    “赵云,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苦以死相逼?”刘裕一边策马一边扭头施展攻心之计,“你今日若肯放我刘裕一马,待我回到汉中之后,愿以万两黄金相赠!”

    赵云在后面冷笑一声:“我呸,你这叛国之贼人人得而诛之,莫说万两黄金,便是十万两百万两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刘裕一边假借说话分散赵云的注意力,一边把银蟒玄卢枪挂在马鞍上,悄悄的弯弓搭箭,在马上扭转身躯,奔着赵云就是一记暗箭。

    赵云见到刘裕放缓了马之后,心中早有防备,听到弓弦响起,急忙低头躲闪。一支利箭带着风声从头顶掠过,有惊无险。

    刘裕趁着赵云躲箭之际再次纵马狂奔,马鞭狠狠的抽在坐骑臀部,歇斯底里夺路狂奔。

    “吁……”

    又逃了两三里路,刘裕忽然现面前没了去路,一条宽约七八丈的沟壑横在眼前,脚下峭壁林立,估摸着高度不下百丈,山脚下河流潺潺,表面上已经结了冰冻。

    “怎么会没了去路?”见此情景刘裕不由得额头见汗,仰天长啸,“苍天你因何不助我,反而断了我的去路?”

    赵云在后面紧追不舍,远远的也看到前面出现了一条沟壑,截断了刘裕的去路,不由得喜出望外,纵马挺枪赶了上来:“刘寄奴,此乃天意,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刘裕驱赶坐骑后退了几步,马鞭狠狠的抽了下去:“给我跳过去!”

    “咴……”

    得到了主人的命令后,这匹灰色的战马向前猛地蹿了几步,却在悬崖面前心生畏惧,出一声凄厉的嘶鸣,畏缩不前,原地打转。

    “你这畜生,跳啊!”刘裕又气又急,再次催马后退几步,双腿在坐骑腹部猛地一夹,同时用马鞭狠狠抽下去,“畜生,给我跳过去!”

    “咴咴……”

    尽管刘裕全力驱赶,但这匹战马的胆量却越来越小,最后甚至连尝试都不敢了,不停的原地打转,就是不肯向前。最后被刘裕抽的急了眼,甚至人立而起,险些将刘裕掀下马来。

    马蹄声哒哒,赵云疾驰如风,已经到了刘裕马前,手中长枪缓缓指向刘裕:“你是要负隅顽抗,还是缴械投降?”

    刘裕双目喷火,缓缓攥紧了手中的玄卢枪,面目狞狰的咆哮道:“赵云,休要猖狂,你是一人我也是一人,鹿死谁手尤未知晓,你何来必胜的把握?”

    “那就枪下见个真章!”

    赵云冷哼一声,催马向前,手中龙胆枪犹如毒蛇出洞一般奔着刘裕的咽喉就刺了过去。疾如流星,快如闪电。

    刘裕嘶吼一声,手中玄卢枪全力向外格挡,只听到“呛啷”一声,火花四溅,勉强挡开了赵云这一枪。

    赵云连声叱咤,长枪上下翻飞,卷起一团银光将刘裕笼罩其中,枪枪不离要害。刘裕吼声如雷,使出浑身解数奋力死战,两匹战马来往奔腾,只踩踏的碎石纷飞。

    战有十余回合,赵云抓住刘裕的破绽,一枪刺出,正中刘裕的肩膀,奋力向上一挑,就让刘裕从马上跌了下来。眼前火冒金星,摔得七荤八素,不辨东南西北。

    赵云翻身下马,从马鞍上解了绳索,将还没缓过神来的刘裕五花大绑,扔在马背上,调头向回返程:“刘裕,此番被擒,可是心服口服?”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既为阶下之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刘裕双目紧闭,摆出了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姿态。

    等赵云生擒了刘裕返回伏虎岭主战场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五万联军被射杀了三万两千余人,剩下的尽皆缴械投降,包括主将刘裕,大将常茂、周亚夫等人尽皆战死或者被擒,全军覆没,不曾走脱一人。

    孙武一面派人押解了刘裕送往成都报捷,一边亲自将俘虏打散收编,率领着四万多人向西追赶赵匡胤。同时修书给天子,请传旨徐晃,等拿下剑阁之后不必急于攻打汉中,而是应该绕道马鸣阁、白水一带阻截赵匡胤,到时候前后夹攻,必能再传捷报。刘赵覆灭之后,只剩朱棣孤掌难鸣,汉中还不是囊中之物,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