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三国之召唤猛将最新章节列表 一千七百零二 阶下之囚

    就在刘无忌生擒刘邦之时,赵云、李存孝等人也把四散而逃的卫兵一网打尽,不曾走脱一个。

    刘无忌一手挽着缰绳,一手提着刘邦的绶带,丝毫不费吹灰之力,不消片刻功夫便置于李存孝、赵云马前,一脸得意的道:“两位将军,小王把这个大官抓回来了!”

    赵云一脸钦佩之色,连连称赞:“久闻庐江王乃是数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今日一见果真是大开眼界,让赵云自叹弗如啊!”

    “你就是刘辩的儿子刘无忌?”

    刘邦被跌的眼冒金星,七荤八素,但听了两人的对话还是忍不住插话,“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啊,看起来你也就是十七八岁年纪吧?”

    旁边的李存孝露出鄙夷之色:“你这眼神真是够拙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小王爷十七八岁年纪了?”

    刘邦揉着酸痛的屁股重新打量了一下刘无忌,只见他脸上虽然尚有稚嫩之色,但身高八尺左右,魁梧雄壮,比自己还高出了半头,难道还未成年?

    “莫非这少年只有十五六岁?他一个人便杀散了我的卫兵,小小年纪便有这般武艺?”刘邦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眼神中满满都是羡慕嫉妒憎恨之色。

    李存孝冷哼:“我们庐江王今年只有十四岁,还不到弱冠的年龄!”

    刘邦嘴唇微微翕动,登时无语,一个尚未弱冠的少年单枪匹马便把自己麾下最精锐的卫兵杀的砍瓜切菜,如入无人之境,这样说来罗马输给汉帝国一点也不冤枉!

    赵云心思缜密,上下打量了刘邦一番,看他的穿着知道不是一般身份,沉声问道:“你若想活命便老实交代,否则休怪我枪下无情!你到底是何身份,从哪里来欲往何处去?”

    刘邦摔得浑身酸痛,索性躺在地上撒泼:“要杀就杀,要刮就刮,不必废话!”

    “不必和他废话,本王自有办法知晓他的身份!”

    刘无忌返回之时顺手牵羊把刘邦的坐骑牵了回来,当即翻身下马径直走到刘邦的马前,从马鞍上解下一个包袱,打开之后发现了一个硕大的印绶,只见底部刻着罗马文字,不知道写的什么?

    “麻烦向导看看这印绶写的什么?”刘无忌把印绶递给向导,毕恭毕敬的请教。

    年逾四旬的向导接过来端详一番,不由得喜出望外:“这上面写的是‘罗马宰衡’,难道此人是刘……邦?”

    李存孝、刘无忌闻言又惊又喜,诧异道:“刘邦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且随行只带了数十骑?不会是冒充的吧?”

    赵云分析道:“这些卫兵身手不凡,对付寻常的士卒足可以一敌十,可见此人身份尊贵。而且又和咱们汉人长着一样的东方面孔,或许十有八九就是刘邦!”

    抓住了刘邦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包括李存孝、刘无忌在内俱都精神大振,李存孝翻身下马,抓住一名罗马士兵的衣襟提在半空,喝问道:“这个长着东方面孔的家伙是不是刘邦?要想活命从实招来,否则本将将你抛出十丈开外,摔得你粉身碎骨!”

    躺在地上的刘邦突然爬了起来,仰天喟叹道:“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天意,事已至此,我刘邦再抵赖也没用!你不必难为这些士卒,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便是罗马宰衡刘邦!”

    “好……算你是条汉子!”刘无忌喜不自禁,伸手把刘邦拉了起来,“临来之时父皇再三叮嘱,一定要让你活着去金陵。你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你!”

    刘邦黯然道:“既为阶下之囚,生又何欢,死又何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刘无忌吩咐随从拿绳索来把刘邦捆绑了,回头交给公孙齐率领的大军看管,然后向朝廷报捷。活捉罗马帝国头号人物,算的上一桩惊天大功,足以胜过攻掠十城百城。

    经过一番审讯,李存孝三人得知刘秀的大军被困在了塞纳河彼岸,刘邦踩着寒冰过河是为了返回罗马求援。

    “罗马主力大军已经陷入绝境,我等可以飞报兄长,派遣一支骑兵绕道前来这里切断罗马人的归路,到那时就算罗马皇帝派人前来救援也是回天乏术!”

    李存孝虽然是奉了白起的命令前来罗马境内刺探情报,但内心还是更偏向于兄长李靖,所以提议就近报告李靖。

    赵云与白起交情一般,自然不会在乎功劳落在谁的身上,颔首道:“存孝将军所言极是,公孙将军率领的大军距离此处尚有两千多里路程,而李征东的大军已经逼近阿尔卑斯山。派遣骑兵日夜兼程,三天左右便可以抵达塞纳河西岸,切断罗马人的退路!”

    刘无忌跟着李靖学过兵法,情同师徒,自然不会反对:“小王我的马快,二位将军便在此处留下来监视罗马军的动向,我快马加鞭去寻找李征东的大军。”

    计议停当,赵云、李存孝率领三十多名随从就地扎下了一座小型营寨,对刘邦等十几名俘虏严加看管,并派人前往塞纳河畔监视罗马人的动静。

    而刘无忌则单枪匹马向东北返程,以日行千里的速度寻找李靖的大军,果然于次日晌午在布林迪境内撞上了李靖率领的三十万大军。

    “好啊,实在是太好了,只要歼灭了这支罗马军队,便能毕其功于一役!”

    李靖知道凭借诸葛亮、吴起、岳飞三大军团足以战胜刘邦率领的罗马主力大军,于是决定不去巴尔干半岛参战,而是一路向西,直捣罗马城,并快速绕过了阿尔卑斯山朝亚平宁半岛挺进,距离罗马帝国的都城只剩下一千里的路程。

    听了刘无忌的禀报,李靖当机立断,派遣薛仁贵、高昂率领四万骑兵昼夜兼程,跟着刘无忌绕道前往塞纳河西岸布置防线,切断刘秀的退路,并阻挡来自亚平宁半岛的援军。

    四万骑兵在薛仁贵的率领下风驰电掣,于两日之后抵达了塞纳河西岸,会合了李存孝、赵云直抵塞纳河边,扎下营寨,竖起旌旗,与对岸的百万汉军遥相呼应。

    罗马大军的灭亡,已是朝夕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