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九百五十六 死亡之旅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草原的三月阳光明媚,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枯草正逐渐醒来,泛出茵茵绿色,天地间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相比季节的变化,匈奴人的心情却依然像三九天那般寒冷,自从去年十一月在幽州西部地区遭受曹操重创之后,元军彻底走上了下坡路。

    那一场大战,曹操出动了二十多万大军,包括最精锐的重骑兵虎豹骑,以及英布、贾复、许褚、典韦、王彦章、夏鲁奇、庞德等几乎所有猛将。由曹操与贾诩、郭嘉、范增等谋士共同划策,最终把铁木真逐出幽州,拔掉了插在背部的这根芒刺,得以把重心向南转移,与东汉争夺中原。

    在这场关乎匈奴命运的战役中,铁木真几乎输了个精光

    包括大元太子拖雷,元军头号骁将山狮驼,鲜卑首领慕容儁俱都遭到阵斩,骑兵折损了五万左右,所有投靠的汉奸部队阵亡的阵亡,溃逃的溃逃,倒戈的倒戈。甚至就连努尔哈赤与玄烨父子也聪明的选择了与铁木真分道扬镳,率部北上寒冷的东北地区自谋生路去了。

    铁木真惶惶如同丧家之犬,率领着慕容恪、王保保、檀道济、韩延寿四人,引领着三万残兵败卒一路向西奔京城盛乐方向撤退。

    曹操采纳郭嘉的建议,派郭子仪为主将,曹纯为副将,率领曹文诏、庞德、董平等人,提骑兵四万七,尾随着元军的脚步,一路追袭,争取做到斩草除根。

    郭子仪率部衔尾紧追。不顾冬天的寒冷与元军展开了几次激战,靠着虎豹骑的强大压制能力。对人心惶惶的匈奴骑兵三战皆捷,累计阵斩匈奴骑兵五千余人。

    匈奴人向来以游牧为生。在草原上居无定所,四处漂泊。因此他们的都城盛乐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城,由土坯堆砌的土城,规模甚至还不如汉地的县城,所以也没有什么扼守的价值。

    铁木真一边在撤退的途中抵御曹军的追袭,一边派王保保提前赶往盛乐,率领着城里以及郊外的老弱妇孺冒着凛冽的寒风,驱赶着牛羊出城,提前向西方流浪。

    这个世界太变.态。每个诸侯都那么强大,广袤的草原没有铁木真的春天,这让一代天骄的心情比这个冬天还要寒冷。

    当天气到了腊月底,也是一年四季中最寒冷的季节,许多曹军被严寒冻伤。郭子仪只好下令在人去城空的盛乐暂时屯驻,熬过三九天之后再继续穷追匈奴败兵。

    寒冷的冬天给了匈奴人继续生存下去的机会,这让铁木真格外感激草原的冬天。

    相比来自中原地区的曹兵,世世代代生活在草原上的匈奴人更加抗冻,就在曹兵被迫无奈进入盛乐城休养生息之际。铁木真率领着三万左右的残兵败卒,护卫着十余万匈奴老弱妇孺,驱赶着牛羊马匹,冒着刺骨的寒风继续向西流浪。

    铁木真知道。虽然曹军暂时驻扎了下来,但本方拖家带口,带着十余万老弱妇孺。还有牛羊马匹,必须尽早离开盛乐。躲得越远越安全。否则等天气转暖之后,曹军定然会尾随着追赶上来。

    但日复一日的奔波在刺骨的寒风中。依旧让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草原上的匈奴百姓吃不消,不过七八天的时间就有许多人被冻伤了手脚脸颊,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与年幼的孩子纷纷丧命。自逃亡以来,已经有四五百人丧生在呼啸的寒风中,平均下来每天死亡七八十人。

    铁木真没有办法,只能下令放缓逃亡的步伐,由之前的每天行走七十里,下降到每天行走五十里左右。只在上午辰时之后,申时之前,相当于刘辩穿越前的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这段时间里逃亡,其余时间寻找避风之处安营扎寨。

    如此持续走了二十多天的时间,铁木真率领的十几万匈奴人也不过才离开盛乐逃亡了一千七百里左右的路程。眼看着天气转暖,郭子仪令旗一招,重新率领四万多曹军骑兵尾随追袭,誓要斩铁木真首级而还。

    距离中原地区越来越远,后方的粮草供应已经鞭长莫及,这支曹军的日常饮食只好效仿匈奴人,每天都吃马匹、羔羊。连续的征战下来,曹军俘获的羔羊至少有七八万头,马匹也有三四万,一个冬天下来,曹军大部分都在吃马肉,喝羊汤,几乎到了反胃的地步,相反粗粮粟米却显得弥足珍贵起来。

    到了正月下旬,温度回升了不少,曹军骑兵以日行二百五十里的速度追袭,而铁木真也加快了行军速度,由之前的每天五十里上升到每天八十里。

    两军继续在草原上追逐,半个月之后,曹军已经向西穷追了将近三千里路,眼看距离逃亡的匈奴人只剩下三百里左右的路程。

    关键时刻还是羌王丘素利率领两万羌兵救了走投无路的铁木真一次,率军在车师附近伏击曹军,救援匈奴。

    一场混战下来,曹军首次受挫,付出了折损七千余骑的代价,但庆幸的是并没有影响到元气。郭子仪率部后退一百里安营扎寨,救治伤兵,修葺甲胄,重整旗鼓,伺机再战。

    终于取得了久违的胜利,匈奴人的士气稍稍恢复,但救援的羌王丘素利却在乱军之中被曹文诏一箭射死。战斗力低下的羌兵也没占到便宜,与匈奴骑兵左右夹攻,还是付出了杀敌七千,自损一万的代价。侧翼的匈奴骑兵伤亡稍微轻一些,却依旧折损了两千余骑。

    羌王丘素利既死,铁木真并没有痛哭流涕,感恩戴德,而是趁机兼并其部曲,裹挟着剩下的一万多羌兵跟随着匈奴人向西逃亡流窜。

    吃了一场败仗之后,曹军不敢再大意,休整了三天之后,留下伤兵原地休养。郭子仪与曹文诏、庞德、曹纯等人率领三万五千骑兵继续尾随追袭铁木真。

    一个多月的时间下来,两军走走停停,打打杀杀,又向西走了一千五百多里路程,已经深入西亚境内。铁木真麾下的兵马再次降低到不足三万,而曹军骑兵也首次低于三万的数量。

    掐指算算,离开魏国的土地已经六千多里路程,曹军俱都动了思想之心,开始产生厌战情绪,而前方再走八百里就即将进入安息帝国的疆域。

    “再打最后一战,退兵归国”

    猎猎的北风之中,郭子仪佩剑出鞘,下达了最后一战的命令。

    郭子仪命曹文诏、曹纯率领虎豹骑尾随追袭,多竖旗帜,拉长部队距离,虚张声势。自己则与庞德率领八千精兵走小路绕到匈奴人的侧翼发动进攻,待战事打响之后,曹文诏、曹纯再率虎豹骑随后掩杀。

    次日深夜,战幕拉开,郭子仪、庞德突然率领七千精锐骑兵从侧翼杀出,匈奴骑兵仓惶迎战。

    “杀啊生擒铁木真”

    乱军之中庞德胯下白马沙里飞,掌中一口金背开山刀,在匈奴阵营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迎面者尽皆一刀斩于马下。

    “叮咚庞德猛进属性爆发,武力3,统率3,基础武力97,坐骑沙里飞2,当前武力上升至202,统率上升至89”

    “杀啊,杀胡狗,抢人头,回国向魏王请赏”

    就在郭子仪、庞德率奇兵从侧翼掩杀出来之际,曹文诏、曹纯也率领以虎豹骑为主的大队骑兵从后方掩杀出来,左右夹攻。

    匈奴人虽然早有准备,但奈何携带着老弱妇孺,以及马匹牛羊,需要分散保护,被曹军冲杀起来,登时顾此失彼,前后失连。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没有强力武将压阵,庞德纵马挥刀杀了个痛快,左右冲突,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便阵斩了一百多名匈奴将士。

    乱军中正遇取了个汉名叫做“王保保”的帖木儿,战有三四回合,卖个破绽一刀斩落马下,枭了首级:“真是个蠢材,取什么名字不好,竟然叫做王保保就算你叫乖宝宝,白马将军的大刀也不会留情”

    “前面那穿着白色大氅,头戴灰色貂裘帽子,骑着白马的便是铁木真”乱军之中有曹军认出了铁木真,大声向庞德提醒。

    “哈哈此乃天助我成就大功”庞德大喜过望,催马紧追,“铁木真哪里走留下人头”

    铁木真的卫兵奋力阻拦,却被庞德挥刀砍杀,挡者披靡,眼看着距离铁木真越来越近。

    “左右,给我拿枪来,今日大汗我要亲自死战”铁木真咬牙切齿,伸手示意亲兵把自己的长枪拿来,要亲自与庞德一决死战。

    斜刺里突然杀出一员身高七尺八寸,头戴白色裘帽,身披红色披风的将军,年约二十岁,生的相貌清秀,手持一条长枪,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话拦住了庞德:“魏将休伤我主,大元驸马木易在此”

    庞德横刀立马,睥睨了敌将一眼:“听你的口音分明是汉人,为何卖主求荣,为匈奴狗贼卖命悬崖勒马,饶你不死,否则我庞令明刀下无情”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