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九百二十七 上错花轿嫁对郎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顿履随疎节,衫飘曲已成。

    洞房内红烛燃烧,锦帐中美人如玉,面对着肌肤胜雪,姿色倾城的洛神,刘辩彻底陶醉了。

    一夜缠绵,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甄宓早早起床亲手煲了鲜美的莲子燕窝羹来到床榻前,等着刘辩睁开眼睛。

    “像,真像啊”

    反正今天不用上朝,所以刘辩偷的浮生半日闲,赖在锦被之中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的女人,情不自禁的夸赞一声。

    甄宓蛾眉宛转,轻抚云鬓,莞尔笑道:“陛下不再睡一会了么不知说的臣妾像谁”

    “唐后”刘辩翻身起床,一边更衣一边给出了答案,“从背后看你的身姿像极了唐后,朕每次在她的宫殿宿寝之时,唐后都会早早起床,亲手给朕煲汤。”

    正帮着自家男人穿衣的甄宓听了,不由得心花怒放,嫣然笑道:“多谢陛下褒奖,臣妾岂敢与先皇后相提并论但我一定会以孝贤皇后为榜样,尽心竭力,侍奉陛下。”

    在甄宓的伺候下,刘辩穿戴整齐,端起甄宓煲的燕窝汤,喝了个风卷残云。一碗汤下肚直感到神清气爽,回味无穷,不由得感慨不已。

    “自从唐后去世之后,朕再也没有喝到这般甜腻的羹汤,纵然御厨巧夺天工,妙手做出玉盘珍馐,却也不及唐后的厨艺。掐指算算,唐后去世已经三年有余,直到今日爱姬这碗燕窝汤下肚,才让朕又品尝到了久违的美味啊”

    看到刘辩提及唐后,眼角微微湿润,显然是触景生情。并非为了哄自己开心而故作多情。这让甄宓心中微微一动,不由自主的对这个叱咤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丈夫多了几分心疼。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可谁又知道帝王亦有动情之时

    都说由来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可这个男人以堂堂的帝王之胄。坐拥后宫无数,却依旧对结发之妻念念不忘,可见并非喜新忘旧,朝秦暮楚之人,嫁得这样的男人甄宓愿意将真心托付。

    “早膳已经备好,请陛下与甄美人前往偏殿进餐”门外响起了郑和的声音。

    当下刘辩牵了甄宓的柔荑,一块走出婚房前往偏殿进膳,宠爱之情溢于言表。

    沿途的太监宫娥看了,无不在心中暗自嘀咕:“甄美人如此受宠。再加上几个姐夫都是叱咤一方的大将,看来武德妃将迎来强劲的对手啊,皇后之位花落谁家,真是难以预料”

    秦淮河畔,秦府。

    秦琼昨日被灌了二斤多白酒,与新婚妻子圆房之后便沉沉睡去,一直到日上三竿也没有睁开眼睛。

    甄脱唯恐惊扰了自家男人,当下不敢出声。悄悄穿戴整齐后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双手托腮欣赏着自己的夫君。

    虽然看上去有些粗犷。但却是雄伟非凡,一身硬汉气质,完全符合自己心中最佳配偶的形象,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丝毫没有意识到,如果不是齐国远这逗逼嘴欠,不是武如意起了嫉妒心。这男人将会是自己的姐夫,而自己将会变成他的小姨子。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却是宇文成都与甄蓉久居金陵,平日里接触的机会多多,早就耳鬓厮磨。因此也不差这洞房花烛夜。再加上除了甄宓之外,甄蓉是最小的妹妹,便早早洗漱了,约了宇文成都来到秦淮河畔给三位姐夫、姐姐请安。

    “大姐、大姐夫,蓉儿携夫君来给你们请安了”门外响起了甄蓉甜美乖巧的声音。

    宇文成都在门外笑道:“秦将军、大姐夫,都日上三竿了,怎么还不起床你若是把我大姐累坏了,我这个妹夫可是不依你”

    甄脱一时没反应过来,给秦琼掖了掖被窝角,跳下床来,拉开婚房的门,笑道:“蓉儿,你这丫头走错路了,大姐在隔壁府邸呢”

    “哦错了嘛”

    发现站在面前的竟然是二姐,甄蓉一阵愕然,歉疚的一笑:“我还以为这是大姐的婚房呢,看来是小妹走的匆忙,看疏忽了,二姐莫怪”

    宇文成都搔首喃喃自语:“奇怪,明明看到门匾上写着秦府两个大字,怎么变成甘兴霸的府邸了”

    趁着新婚燕尔的两姐妹说话之际,宇文成都大步流星的走到门前抬头看了看门匾,镀金的“秦府”两个大字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哪里有错

    “呵呵看来甘兴霸与秦叔宝走错了府邸啊,倒是有趣”宇文成都摇头苦笑一声,丝毫没有意识到,并不是两位姐夫走错了府邸,而是两位大姨姐入错了洞房。

    “谁在门外吵闹呢昨天被齐国远、孟良那俩家伙灌的真是不少”

    秦琼被门外的莺声燕语吵醒,打了个呵欠爬了起来,“夫人,给夫君换一身戎装来,这大红的新郎服穿着真是别扭”

    “这就来”甄脱答应一声,转身进了婚房。

    甄蓉也不认识秦琼,所以并没什么反应,但宇文成都却能够听出秦琼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坏了,坏了出大事了”

    “夫君这话怎的如此没缘由何事坏了”甄蓉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宇文成都想要开口,却又无从启齿,跺脚叹息一声,“这、这该从何说起呢”

    在甄脱的伺候下,秦琼麻利的穿上了衣衫,豪爽的喊了一声:“门外是成都将军与四妹吧没有外人,进屋说话吧”

    甄蓉笑嘻嘻的进了婚房,向秦琼肃拜施礼:“蓉儿给二姐夫请安了”

    秦琼抚摸着浓密的胡须,放声大笑:“哈哈四妹倒是风趣,大清早的跑来消遣姐夫,你就不怕甘兴霸吃醋么”

    “啊”

    听了秦琼的话,甄蓉目瞪口呆,甄脱这才意识到犯了大错,一阵眩晕,几乎跌倒。

    秦琼慌忙扶住,关切的问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昨夜夫君没有那么粗暴,以至于把你累坏了吧”

    甄脱一言不发,脸色如蜡,在秦琼的怀里直摇头。

    “二姐,你怎么了”甄蓉急忙上前帮秦琼扶住甄脱,关切的问道。

    “二姐”

    秦琼猛的意识到这个洞房花烛夜可能出错了,难不成自己把小姨子睡了

    宇文成都有些无语,这俩连襟也真够可以的,新婚之夜竟然玩起了游戏,怪不得陛下经常说“城里人会玩”,看来这俩姐夫绝对不是乡下的。

    急忙把妻子甄蓉拉到一旁,附耳说了几句,甄蓉这才恍然大悟,跺脚道:“啊呀这、这该如何是好”

    甄脱又急又羞,一时间急火攻心,竟然晕了过去。

    秦琼急忙把本来应该是自己小姨子现在却变成了妻子的甄脱揽在怀里,在人中掐了几下,终于让甄脱悠悠醒转,安抚道:“罢了,罢了不就是进错洞房了么俺秦琼看你对眼,就认定了,不管你是大姐也好,二姐也罢,总之你就是俺秦叔宝的妻子”

    甄脱依偎在秦琼怀里不停的啜泣,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甄蓉急的抓耳挠腮,宇文成都却一言不发的出了秦府,直奔李府,先去看李存孝和甘兴霸有没有弄错,万一再错了,那真是啼笑皆非了。

    李府大门敞开,院子里传来练剑的声音,刚一进门宇文成都才想起,李存孝与三姐甄道见过,想来弄错的几率不大。

    转身欲走,却被李存孝唤住:“成都怎么刚进了院子,就要转身离开莫非怪我做了你的姐夫不开心”

    “唉”宇文成都上前与李存孝见礼,摇头叹息道,“出事了,大姐与二姐进错了洞房。”

    李存孝哈哈大笑:“成都这是什么闲情逸致,大清早的跑来和我这个姐夫开玩笑看我不在四妹面前告你一状”

    “没时间与你啰嗦,我先去甘兴霸府邸看看。”宇文成都懒得解释,大步流星的转身而去。

    看宇文成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李存孝急忙把妻子甄道唤来,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夫妻二人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并肩去了大姐夫秦琼的家。一个晚上大姐夫秒变二姐夫,真是没谁了

    宇文成都来到甘宁的府邸,大门还紧锁着。

    上前几步拍响了门环,片刻之后有婢女来开门:“原来是文将军,新娘子与新郎官贪睡还没起床哪”

    宇文成都顾不上和婢女搭话,大步流星的走进了院子,直奔后院的洞房。只见房门紧闭,隐约还能够听到女人的婉转呻.吟之声,不由得更加无语。既然他们这么水乳交融发,那干脆将错就错算了

    “甘兴霸,起床了”宇文成都站在回廊下喊了一声。

    甘宁酒量好精力足,入了洞房之后便酒醒了一大半,一晚上与新娘颠鸾倒凤,水乳交融,梅开数度还不罢休,在床榻上恋恋不舍。虽然天色大亮,却又来了个回马炮。

    “何人捣乱洞房之夜也不让尽兴先等片刻上完事”

    甘宁匪气十足的按住妻子,不让甄脱起床。管他天崩地裂,人生得意须尽欢,先快活完了再说。

    有事所以更新的晚了一些,下一更在晚上22点左右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