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九百一十一 其实可以更卑鄙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朱温被折断的左臂已经被石膏固定,被斩断了五指的右手掌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

    即便如此,朱温依旧不改悍匪本色,因为他知道即使下跪求饶,也是不能避免千刀万剐的厄运,还不如死的有骨气一些。

    “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就杀了我”被士兵押解着行走在走廊底下,一瘸一拐的朱温大声咆哮,“你们这些混蛋,懦夫”

    走廊尽头是一座灯火辉煌的客堂,里面传来悦耳的丝竹之声,从窗棂里还能看到美人的曼妙舞姿。

    房门忽然被敞开,从里面探出了陈平的脑袋:“哟是朱全忠将军来了,多有得罪,快快请进”

    朱温一脸警惕:“你是何人,耍什么阴谋诡计要杀就杀,要刮就刮,我朱温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

    “在下大汉兵部侍郎陈评”陈平自报姓名,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全忠将军看你这话说的,如果我想杀你的话,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陈平推开房门做了个请进的姿势,脚步蹒跚的朱温被几名士兵押解进了房间,刚一进门就警惕的四处打量。

    只见房间里摆着一张高脚桌案,上面摆满了丰盛的美味佳肴,这让已经被饿了三天的朱温顿时食指大动,脸上的凶悍表情顿时好转了许多。

    更让朱温惊讶的是果然有一个美艳的女子在翩翩起舞,身上穿着薄薄的纱裙,巍峨,修长,正在蹁跹起舞,扭动着性感的物资。

    除了跳舞的美艳女子之外。还有两个一袭薄衫的年轻女子正在弹琴弄竹,为舞者伴奏。虽然姿色稍逊一些,却都是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的妙龄女郎。看起来有些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陈评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朱温咽了一口唾沫,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杂念。嘶哑着嗓子问道。

    陈平一脸不甘心的道:“全忠将军,实话给你说吧,你兄长朱元璋与你侄子前后夹攻打了胜仗,把薛仁贵将军给抓了。”

    “把薛仁贵给抓了”朱温先是一愣,随即歇斯底里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兄长果真没有让我失望”

    朱温被抓之后就被关押了起来,与部下断绝了联系。因此对于当阳县的战况完全不知情。所以陈平才会这般戏弄他,为了就是让朱温体验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陈平摇摇头:“你也知道,薛镇北将军是陛下的姐夫,陛下已经派人去与朱元璋谈判了,准备用你换回薛将军。陛下想请你给朱元璋将军写封书信,告诉他你身体无恙,免得薛将军遭受折磨。”

    “混账”朱温朝陈平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咆哮道。“老子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还叫身体无恙我断了五指。折了臂膀,我拿什么写信”

    “全忠将军息怒,息怒,所以在下设置了酒筵给你赔罪。”陈平慢吞吞的擦掉了脸上的唾液,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全忠将军尽管开口。你只需动动嘴,让在下来捉笔便是了。”

    朱温瞪着血红的双眼,歇斯底里怒吼道:“我要是能亲自动笔,我就让兄长把薛仁贵阉了,让万年公主守一辈子活寡让兄长把薛仁贵大卸八块。做一桌美味佳肴,送来给刘辩食用。”

    陈平一脸遗憾:“全忠将军,这又何必呢你若是不肯配合,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听我一言,吃饱喝足,好好养伤。等我们的使者与朱元璋商议妥了,就送你回去,这才是一举两得的结果。将军不过断了五指而已,比起那些被砍掉了头颅的百姓不知幸运多少倍。”

    朱温发泄的差不多了,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大吼道:“老子几乎被饿瘪了,派人来喂我进餐”

    陈平使个眼神,吩咐手下道:“赶紧扶全忠将军到桌案前吃饭。”

    朱温的双膝和臀部肿胀的厉害,既没法坐也没法跪,看到陈平跟自己准备了一张高脚桌案,供自己站立用膳,对此感到满意:“你这人倒是会做事,有些眼力如果进宫做个太监,一定会深得皇帝宠爱。”

    陈平大笑:“呵呵全忠将军说笑了,我这人生平有两大嗜好,一是美酒,二是女人。你让我进宫做太监,还不如杀了我呢”

    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朱温差不多被饿的前胸贴着后背,瞪了两名士兵一眼:“混账东西,赶紧喂我吃饭”

    两名士兵不敢怠慢,只能忍气吞声的用竹筷与调羹喂朱温吃饭,待会儿再看好戏。

    朱温实在太饿了,也顾不得仔细看,在两个士兵的伺候下狼吞虎咽,大快朵颐,几乎是风卷残云,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把面前丰盛的大餐吃了个只剩残羹剩汤。

    到最后朱温被撑的实在吃不下去了,一边打着饱嗝一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跳舞的美艳女子,双眼喷着火苗。

    俗话说饱暖思,那是指的普通人,像朱温这样的荒淫好色之徒,即便是钢刀架在脖颈上,见了美色也会两眼放光。

    要说历史上最荒淫的皇帝是谁,朱温绝对不在杨广、纣王之下。自从登基称帝之后,朱温便原形毕露,放浪形骸,强征民女那一套不爱玩,专门给大臣戴绿帽子。随心所欲,到了哪个臣子的家里就赖着不走,把妻妾挨着奸.淫一遍,方才心满意足的离去,谁敢不从,那就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许多皇帝都干过给大臣戴绿帽子的事情,朱温觉得显不出自己的好色天赋,于是决定给自己的儿子戴绿帽子。

    朱温一共七个儿子,除了长子早死之外,其他六个儿子无一例外的被赏赐了绿帽子。当真是皇恩浩荡,父爱如山。不偏不倚。六个儿子被派到外面打仗,他们的妻妾被轮流着召唤入宫侍候朱温,当真是逍遥快活赛过神仙,比城里的人都会玩。最终被三子朱友珪所杀,结束了他并不光彩的一生。

    此刻吃饱喝足之后,朱温的一双贼眼便盯上了美艳的舞女。恨不能一逞。

    陈平向舞女使个眼色,便开始轻解罗裳,将衣衫一件件除去。慢慢把雪白的胴,体呈现在朱温眼前,摇乳晃臀,极尽魅惑之能事。

    看到朱温的裆下逐渐有了反应,陈平不动声色的慢慢靠近:“听闻全忠将军无论走到哪里,军中必然不会缺少营妓。此女乃是襄阳第一青楼名妓,我特地买来送给全忠将军。不知是否喜欢”

    “甚好”朱温的双眼在放光。

    “好你祖宗十八代”

    陈平突然变脸,袖子里伸出一根铁尺,奔着朱温裆下凸起部位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骨折的声音清晰可闻,陈平自己都觉得疼痛。

    “哇哦啊,痛死我也”

    朱温顿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捂着裆部惨叫连天。身体蜷曲在地上不停的打滚,额头上渗出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老子今天告诉你。男人好色,取之有道侮辱妇人者。人人得而诛之”陈平踩着朱温的脸颊,恨恨的骂道。

    几个正在弹琴的女子,齐刷刷的丢掉了手里的乐器,手里攥着尖刀、菜刀之类扑了上来,就要把朱温千刀万剐:“狗贼,还我们的清白”

    陈平急忙示意士兵们拦住:“哎哎诸位姑娘稍安勿躁。杀了他太便宜,让我给你们出气”

    陈平又对朱温道:“怎么样,是不是看着这些姑娘们有些面熟啊我告诉你,他们就是被你手下的士兵奸污的良家女子在你亲兵的奸污之下,每个人至少遭到了数十次以上的奸污。她们承受的屈辱,我今日就加倍偿还。还有那些被你抛下城墙的头颅以及女尸,她们的冤魂都在天上看着你”

    朱温抱着裆部挣扎道:“你你这个卑鄙小人,你说的我兄长捕获薛仁贵的事情是骗我么”

    “真是弱智的可以”陈平大笑一声,“朱元璋已经被擒,全军覆没,不曾走脱一人。我按照你说的大卸八块,做了红烧肉。掺杂在猪肉里面,刚才你吃的就是”

    陈平说着话,端起了一个大碗,用筷子拨弄了几下,顿时露出了脚趾头:“你看啊,这就是你的兄长,是不是味道特别香啊”

    “呕”

    朱温蜷曲在地上狂吐不已,把吃掉的食物吐完还不算,几乎把胃汁吐了出来。

    “陈评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朱温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挣扎,这一刻算是尝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陈平耸耸肩,一脸不屑:“我这个人吧,你对我君子我就对你君子,你对我卑鄙我比你还卑鄙你滥杀万余百姓,奸污了江陵近两万妇人,整个城池几无完妇,就算怎么处置你都不为过”

    顿了一顿,戏谑道:“还记得是你刚才说的把薛仁贵将军阉了,大卸八块,做成红烧肉,我满足你了。”

    拍怕手示意美艳女子道:“玉流苏,听说你是襄阳第一名妓,最善于勾引男人。我已经在朱温吃的食物里下了壮阳药,接下来看你的表演了,看看这厮还能不能站起来”

    “陈大人看好了”

    玉流苏答应一声,再次在朱温的面前搔首弄姿,极尽诱惑之能事。

    陈平命士兵把朱温架起来,双眼盯着朱温的裆部,不一会儿果然又发现昂起头来,登时一铁尺抽过去:“你丫的挺坚强啊,真是不屈”

    “哦啊”朱温又一次抱着裆部惨嚎,“陈平,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杀了我吧”

    陈平惬意的倒上一壶美酒,对玉流苏打个响指:“再来”

    如此再三反复,朱温的小兄弟终于被陈平用铁尺抽的惨不忍睹,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肉饼。只把朱温痛昏了好几次,最后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再也爬不起来。

    “不是说喜欢太监么满足你”陈平冷哼一声。

    “你个卑鄙小人,我操你祖宗十八代”朱温躺在地上,依旧不改悍匪本色。

    “啧啧硬气”陈平打个手势,示意部下抬来一个特意打造的木制道具。

    只见这是一个类似屏风的东西,中间有个小孔,可以上下移动。陈平吩咐把这道具抬到朱温面前,把朱温扶起来,将嘴巴对准小孔。然后双手抱在胸前,拿着水壶在圆孔这边滴水,一壶又一壶不停的滴。

    朱温吃的饭菜太咸,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忍不住探出舌头去水滴解渴,只见刀光一闪,陈平手起刀落,就把朱温的舌头给剁了下来。

    “唔”朱温再次抱着鲜血直流的嘴巴狂嚎,“唔唔嗷嗷啊哦嗷唔”

    陈平冷笑:“你这两个脏东西这一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我让你到地狱里,哪怕转世之后,生生世世再也不能祸害女人”

    话音落下,拍了拍手掌,对几个看傻了眼的女人道:“怎么样,出了心头的恶气了么”

    最后挥挥手,示意士兵把朱温押下去:“算了,老子玩够了,明天押到大街上,当着百姓的面凌迟处死。百姓们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抱怨”

    离开了这座房屋,陈平直奔江陵县衙,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对刘辩禀报了一遍:“微臣已经替江陵的百姓出了恶气”

    刘辩忽然拍案而起,大声道:“陈平啊陈平,你真是太卑鄙了其实你可以更卑鄙一些”

    陈平先是一愣,随即捂嘴大笑:“这不是陛下说的么,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棍棒”

    报复朱温这个好色之徒的情节本来不打算写,但发现很多人在拭目以待,为了避免大家扫兴,剑客只好强行写了一段。最后推荐一本同类型的书逐鹿之召唤猛将,我的首页直通车里面有,感兴趣的兄弟也可以搜索一下。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