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八百六十八 吕布的心思你别猜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再次宣传一下个人微信公众号青铜剑客,各位读者朋友可以用微信直接搜索“青铜剑客”这个名字,然后点击关注。我会在里面上传一些小说资料,发布一些投票调查,回答各位的问题。无论你在哪个网站看的书,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想要的答案

    宜城西南方向十里,吕布军大营。

    此刻正值七月中旬,一年四季中最炎热的季节,昼长夜短,日落比起冬天最短的节气延长了一个时辰都不止。

    不要说打仗,就是坐在树荫下面乘凉,浑身的汗水也会像蒸桑拿一般冒出来。当然,这个年代的人自然不知道什么叫桑拿,但却在享受着桑拿的待遇,可谓身在福中不知福。

    大战在即,关羽的兵马就在不远的宜城县里面,随时都有可能出城来偷袭。因此吕布采纳邓艾之计,勒令所有的将士不许解甲,最多只能把头盔摘下来凉快一阵。

    在这赤日炎炎的盛夏,就算光着膀子乘凉,也会汗流浃背。更别说在外面包裹着一层厚厚的铠甲,四万多将士苦不堪言,甚至有人中暑晕倒,直把军中的医匠忙碌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

    距离和关羽的遭遇战已经过去了两天,吕布擒获了岳胜,但女儿吕玲绮却被关羽抓走了。这也直接导致吕布暴跳如雷,拒绝了朱元璋合围襄阳的命令,遣使前往宜城与关羽谈判交换俘虏的事宜。

    但陈平通过调查,已经摸清了吕布的性格缺陷,虽然对待部下脾气暴躁。动辄大发雷霆;但对待妻女还是比较尽心尽责,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吕玲绮而放弃了拿下襄阳的机会。虽然其中有吕布不想助朱元璋成就大功的因素。但也能看到吕布的拳拳父爱,没有为了功名利禄而置亲人的生死于不顾。

    在这“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年代,在这女人弃之如敝履,在这动辄卖儿卖女的年代,吕布在对待家人这一方面还是表现出了人性的一面。

    “嘿嘿吕布你是个好父亲,可惜不是一个好将军,不懂得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陈平在夜幕中的笑声透着诡谲。

    用兵之道,有阴谋有阳谋,而陈平更擅长阴谋,为了获胜无所不用其极。所以陈平也从来不以正人君子自居。贪酒好色,身上缺陷一大堆,但提出的计策却总是能够出奇制胜,这也让很多人在背后诟病非议,但又不得不佩服陈平的本事。

    “把吕布的使者杀了,拖住他让吕布猜不透君侯的心思,我这段时间去江陵,联合李严,实施诱敌之计。”陈平在离开宜城去江陵之前。叮嘱关羽道。

    陈平前脚刚走,吕布的使者就抵达了宜城,献上吕布的书信,提议用岳胜换回吕玲绮。

    关羽不置可否。丹凤眼一瞪,卧蚕眉倒竖,喝令刀斧手把吕布的使者斩了。

    吕布左等右等。等不到使者的踪影,只好再次派使者入城求见关羽。却被关羽再次杀掉。对吕布来说犹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

    两天之内。吕布连续派了四五名使者求见关羽,都不见回音。这让吕布暴跳如雷,召集麾下陈宫、高顺、邓艾等文武前来帅帐议事。

    破口大骂道:“关羽匹夫,欺人太甚两天之内,本候派出了四五名使者,与他商议交换人质的事情,却犹如泥牛入海,不见回音。我今夜就把岳胜杀了,全军拼死攻打宜城,若我女儿死了,我也要关羽父子给玲绮陪葬”

    话音刚落,吕布叉腰召唤刀斧手道:“刀斧手何在把岳胜的脑袋砍了,用旗杆挑着给关羽看看,全军准备连夜攻城”

    “温候好气魄,成大事者就要如此”陈宫拍掌称赞,总算看到吕布拿出魄力来了。

    虽然陈宫也不愿意看到朱元璋坐大,但如今整个东汉各大势力就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不能趁着吴起远征贵霜,诸葛亮入蜀救援刘备,陆逊、戚继光东讨倭国之际,一举拿下襄阳,那么西汉再也没有胜利的机会。

    杨素刚刚从虎牢关出兵攻打宛城,迫使岳飞迎战,襄阳、樊城里面只有两万多兵马,城池空虚,正是一举破城的好机会。若是这个时候还各怀鬼胎,那么洛阳朝廷算是彻底完了,轻重缓急陈宫还是能够分的清楚。

    出乎陈宫预料的是,自己本来是顺着吕布的话附和,谁知道话音刚落,却惹得吕布勃然大怒。

    “陈宫,你没有女儿么你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女儿被人折磨被人你这番话分明是想把玲绮推进火坑”吕布魁梧高大的身躯站在陈宫面前,犹如一座铁塔,低下头怒视陈宫。

    陈宫一阵怒火憋在心头,差点喘不上气来,什么叫喜怒无常什么叫反复无常,吕布会让你知道答案。

    “吕温候,你这话说的太伤人了”陈宫强压怒火,据理力争,“明明是你说的杀掉岳胜,强攻宜城,让关羽一家人给玲绮小姐陪葬,为何又把怒火发泄到我的头上”

    吕布双眼瞪的滚圆,一把拎住陈宫的衣襟,轻而易举就把不足七尺五寸的陈宫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本候心乱如麻,只是随口说说,难道你就不知道劝慰我一番么为何非要撺掇着我杀掉岳胜,强攻宜城我杀了岳胜,玲绮还有性命么”

    听了吕布的话,众将校不由得面面相觑。都说伴君如伴虎,可这吕布比猛虎还难伺候,反复无常实在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高顺平日里与陈宫不睦,私下里矛盾重重,此刻看到吕布把怒火发泄到陈宫身上,非但不劝谏,甚至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面无表情的站在远处看热闹,一言不发。

    高顺的人生就是这样,少言寡语,滴酒不沾,不喜欢凑热闹,也不喜欢交朋友,更不喜欢惹是生非;从来都是一副清高的样子,与同僚保持着距离。吕布手下的其他八健将在世之时,包括曹性、魏续、侯成等人与高顺都没有交情,也就是和张辽走的稍微近一些,但也只是同僚之谊,还远远达不到朋友的关系。

    尴尬之际,还是邓艾站出来替陈宫求情:“温候暂息雷霆之怒,公台先生并无谋害玲绮小姐之意,只是见温候震怒,不忍拂逆你的意思,所以才顺着温候说话。如今大战在即,尚且需要公台先生出谋划策,还请温候不要再责怪公台先生”

    “哼似他这般见异思迁,留之何用”吕布这才气呼呼的把陈宫仍在地上,“或许人家看到朱氏节节高升,早就有心改换门庭也未可知”

    陈宫一个踉跄,方才站稳脚跟,悲愤的拱手道:“既然温候如此怀疑陈宫,那我只好辞官还乡了”

    看到陈宫一脸悲怆,吕布也知道自己火气有些大了。他跟了自己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来想说几句致歉的话,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个字“滚”

    心头的高傲不允许吕布认错,即便千夫所指,即便亲手杀了义父丁原;甚至还想杀了义父董卓,却被薛仁贵抢先下了手,吕布也从来不曾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陈宫跌跌撞撞的出了吕布的帅帐,前往马厩牵了一匹战马,打算返回洛阳。自己最先投奔的人是刘协,只是看到吕布可以拉拢,所以才倾心辅佐,没想到这吕布果然是个反复无常,喜怒难测的家伙。

    “驾”

    陈宫翻身上马,在夜色中出了吕布大营,向西北方向而去,打算绕过宛城,从虎牢关返回洛阳去见刘协。自己的主公是大汉皇帝刘协,吕布算是个什么东西

    吕布本来想让陈宫帮自己出个主意,没想到一不留神把陈宫撵走了,而且也不好意思拉下脸皮来挽留,当下更加郁闷。脸色铁青,犹如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阴霾,众将校也不敢说话,各自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忽有巡逻的校尉来报:“启禀温候,抓住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奸细”

    “给我砍了”吕布的怒火正无处发泄,一拳砸在桌案上怒吼道,“给我剁成肉泥”

    “此人说他是江陵的士族傅士仁,来见温候有要事相告,有一桩大功送于温候。”校尉小心翼翼的请示,唯恐大祸临头。

    “放你娘的屁”

    吕布果然大怒,拎起桌案上的令箭壶就砸在了校尉的头上:“我堂堂的九原虓虎,无双飞将,需要一个阿猫阿狗来送大功真是气死我也把他押上来,老子亲手把他剁成肉酱”

    校尉遭到了训斥,不敢再啰嗦,急忙捂着肿胀的脸颊出了帅帐。见到傅士仁之后先送上一顿老拳:“你祖宗的,老子被你害的惨了,惹得温候大发雷霆”

    “军爷饶命,军爷饶命,你带我去见温候,我自会设法说服他。”傅士仁一边抱头躲避,一边向着校尉哀求。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