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八百六十六 请虎入笼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上一章序号错了,作者自己无权修改标题,不好意思总是麻烦编辑,直接跳转到正常序号了,特此声明。

    深夜,一只信鸽扑棱着翅膀在乾阳宫上空盘旋。

    值夜的锦衣卫抬手接下信鸽,把情报转交给郑和:“公公,来自襄阳前线的加急情报”

    “知道了,我这就去禀报陛下。”

    郑和看了看书信上写着“兵部侍郎陈评急奏陛下”十个大字,打了一声呵欠,手中拂尘轻挥,决定立刻去求见刘辩。要是别处来的奏折还能压一压,这从襄阳前线来的奏折,片刻也容不得耽搁,就算今天是陛下的洞房花烛夜,也得冒昧打扰啊

    今天是陆康去世满一个月的日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享受了,早早的吃过晚饭,刘辩就直奔貂蝉的寝宫。憋了这么久,是时候尽情的释放一番了。

    身为帝王,所追求者不外乎江山与美人,其他的都是空话假话。此话甚至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放之千年万年同样准确。无论在那个社会,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男人一生奔波操劳,不外乎名利美色;赚花不花的票子,睡最魅惑人心的女人。

    这几天刘辩一直在吃大补的食物,什么鹿鞭、牛鞭、海参、枸杞、韭菜、牡蛎,不管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一概来者不拒。药材里面的菟丝子、肉苁蓉、蛇床子、远志等壮阳药物也吃,总之就是为了把自己的身体滋养的阳刚威猛,争取达到夜御多女的水准。

    “好不容易穿越一次。老子当然要享福了整天处理国事,耗费大量的心血。还要提着脑袋去打仗,闲暇之余朕当然要好好的犒劳自己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什么。大逆不道算了,朕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话就不说透了,自己心知肚明就是了。”刘辩在心中如是告诫自己。

    天黑之后,刘辩早早的用过晚膳,直奔貂蝉的寝宫,支走宫女和儿女,然后的直奔主题。貂蝉久旱逢甘霖,自然少不得拼命承欢。一场酣战下来,累的几乎虚脱了,而刘辩同学却穿上裤子,匆匆的赶往下一个战场。

    “朕为了国家后继有人,日夜操劳,真是辛苦啊”离开貂蝉寝宫,赶往陈圆圆寝宫的路上,刘辩被自己的“兢兢业业”感动了。

    后宫嫔妃那么多,刘辩也不搞翻牌这些制度。直接从魅力最高的开始下手,先是貂蝉,接着就是陈圆圆,再向下的武如意因为给陆康守丧暂时不能染指。那就依次向下宠幸卫梓夫、上官婉儿等人。

    这些日子,刘辩也把甄宓姊妹招进宫来闲叙了几次,但因为陆康新丧。所以暂时不便纳姬,就把迎娶甄宓的日子定在了年底。看到甄宓比较矜持。刘辩也不好动了歪念,决定把甄宓的处子之身留在大婚之夜。

    至于杨六郎为何迟迟不献上杨贵妃。刘辩心中好生纳闷,但既然杨家藏在深闺不肯说,也就不方便询问,只能耐心的等待。

    但刘辩不知道的是,这些日子杨玉环也催了几次张居正,请他向天子举荐自己入宫。但张居正却对杨贵妃道:“陆司徒新丧,这段日子肯定不适宜向陛下献妃,且等陆司徒丧期满一月之后再说。”

    谁知道陆康丧期未满一月,忽然从金陵传来天子将会在年底纳娶甄宓的消息,这让杨玉环好不郁闷,再次催促张居正想个办法把自己引荐给天子。

    张居正却摇头道:“甄氏姊妹艳名满河北,除了甄宓之外,她的四个姐姐被陛下许配给了秦琼、甘宁、李存孝、宇文成都四大猛将,其风头不可与之争锋况且,若是陛下同时纳娶甄宓与玉环姑娘你的话,恩宠必然会被瓜分。不如暂时退避三舍,等陛下与甄宓的蜜月过去之后,到明年阳春三月,我再把姑娘向陛下举荐,定然会让玉环姑娘独霸圣宠一段时日。”

    杨玉环仔细一琢磨,张居正说的也有道理。

    若是自己非缠着张居正或者堂兄六郎把自己送进宫中,说不定三五个月之后就被天子玩腻了,晾在一旁。到时候天子新纳了甄宓,定然会把宠爱放在她的身上。不如按照张居正的办法,等甄宓入宫三五个月之后,自己再去争宠,相比之下更有机会得势。

    “既然使君如此说,那就一切拜托了”丰腴美艳的杨玉环向张居正肃拜施礼。

    张居正抚须笑道:“玉环姑娘客气了,我们张氏不仅要把你把送进宫中,还要让玉环姑娘得宠。日后说不得还要靠娘娘提携呢”

    听了张居正的话,杨玉环心花怒放,捂嘴笑道:“使君大人说笑了,我现在连乾阳宫的门朝哪都不知道,岂敢当娘娘两个字”

    “哈哈玉环姑娘莫要谦虚,我在朝廷的大典上曾经见过陛下后宫的嫔妃,虽然一个个都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能胜过玉环姑娘的怕是凤毛麟角都算不上。以我们广陵张氏,再加上杨令公父子的力推,保证娘娘在后宫中风光无限,后来居上”张居正手抚胡须,踌躇满志的说道。

    杨玉环再次施礼:“若玉环能够侥幸获得妃子之位,甚至更上一层楼,一定会设法让使君入阁拜相。”

    “哈哈居正就此告辞了”张居正对杨玉环的承诺未置可否,大笑一声,离开了杨府。

    张居正与杨玉环的这番对话,刘辩自然不知道也猜不到,因为此刻他正在陈圆圆的床上辛勤耕耘。纤腰一束,峰峦入握,肤若凝脂,美人,刘辩挥汗如雨,尽情的驰骋释放。

    “陛下你、好厉害,臣妾不行了”在刘辩的强大攻势之下,陈圆圆终于败下阵来,瘫软的犹如一团泥巴,双腿绷直,浑身悸动,直上云霄。

    刘辩喘了一口气,正要准备继续赶往下一个战场,门外就响起了郑和的声音:“陛下陛下陛下有来自襄阳的飞鸽文书,是陈评陈侍郎送来的”

    刘辩伸手在陈圆圆雪白浑圆的上拍了一巴掌,满怀征服感的叮嘱一声:“好好休息吧,朕要去处理公务了”

    “嗯喔咦”

    陈圆圆趴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咿呀嘤咛。雪白的在烛光下耀目生辉,让刘辩决定处明天晚上还来她这里降雨布泽,身为丈夫自己必须要旅行职责。

    刘辩穿戴整齐,走出陈圆圆的寝宫,带着郑和返回了麟德殿御书房。处理公务要紧,其他的暂时放一放,轻重缓急自己还是能够分的清楚,绝不会因为享乐而耽误了公务。

    陈平在书信中禀奏道:吕布目前驻军所在距离江陵不过两百里左右,而江陵的驻军只有五千上下,所以臣打算使用“请君入瓮”之计,诱惑吕布攻打江陵。待吕布入城之后,再让关将军联合霍去疾来个反包围,把吕布一举围困在江陵城内。

    陈平这样分析道:“洛阳朝廷派系林立,各方明争暗斗,暗藏私心,不能勠力同心,共同进退。此番朱元璋集合重兵围襄阳,而吕布却不赴约,由此可见其不愿助朱氏成就大功。

    吕布狡诈之徒,反复无常,岂肯久居他人之下此番受朱元璋调遣,只怕心中早已不忿。眼见朱元璋大军兵临襄阳城下,大功在望,想必吕布心中万分嫉妒。若此时江陵露出破绽,让吕布看到唾手可得的希望,想来定然会让吕布动心”

    “嗯陈平分析的倒是没错,吕布心里肯定不爽被朱元璋吆来喝去,朱元璋又没有女人送给吕布。”刘辩在心里分析道,“只是吕布虽然无谋,但身边有个陈宫辅佐,怕是不会这么轻易中计吧”

    继续看下去。

    陈平又在书信中说道:“臣已经说服君侯采用此计,并且此时已经赶往江陵拜见太守李严,请他协助执行计划。臣这般策划,先让李严找一家江陵的大族,抓住其把柄开刀,必要之时不惜大开杀戒,如此这豪族必然产生反叛之心,继而暗中联系吕布。到时候吕布攻入江陵,君侯再联合霍去疾将军,来一个反包围,把吕布困在江陵城中。吕布若灭,则朱元璋断一臂,破之不难”

    刘辩暗自沉吟:“陈平这计策倒是可以一试,二陈斗法,陈平差不多能把陈宫爆成渣。但滥杀士族,怕是有些不妥吧”

    “要不让李严、陈平找个罪大恶极的士族下手,一来可以引诱吕布自投罗网,二来还可以为江陵的百姓除害。”刘辩转念一想,很快就有了主意。

    再继续看下去,陈平还有最后一个请求:“吕布骁勇善战,乃是虎狼之将,万军僻易,纵然能把他引诱入江陵城中,若他想要突围,怕是也无人能够拦阻。故此,臣斗胆请求陛下派遣一员虎将前来江陵战吕布,力争留下吕布、高顺的头颅”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