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八百四十四 老而不死是为贼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夜色深沉,夏雨如骤。

    密集的雨点自苍穹倾洒下来,敲打在书房的瓦砾上犹如万马奔腾,又似惊天动地的颦鼓,搅扰的陆康心神不宁。

    说起来陆康的身体其实并无大碍,只是当时一口气喘不上来,才导致咯血。经过孙思邈与张仲景的确诊与医治后,并无大碍,叮嘱陆康安心休养,不要动怒不要犯愁,安心静养一段时间便能康复。

    “呵呵把老脸丢尽了,老夫余生还能安心么”

    陆康收了回忆,在黑暗中发出一声苦笑,缓缓起身在书房里踱步。

    “打了一辈子的鹰,到头来却被鹰啄了眼睛,可笑啊可笑”陆康强打精神,背负双手在黑暗中来回踱步。

    他的眼睛已经昏花,黑夜中有无灯光并无太大的区别。

    “咳咳咳咳”

    也许是受了凉,也许是白天闷在胸口的瘀血尚未散去,刚刚走了几步,陆康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嘴巴里泛着血腥味与黏稠的感觉,让陆康几乎透不上气来。

    “父亲”

    “叔父”

    听到陆康咳的如此猛烈,书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直守候在门外的陆儁、陆绩、陆骏、陆舒等人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一个个浑身湿漉漉的犹如刚从水里面捞了出来一般。

    “没事,死不了”在几个子侄的搀扶下,陆康用袖子擦拭了下咳出来的血渍,惨笑着问道。“你们一直在门外守候”

    陆骏等兄弟四人俱都低着头默不作声,作为陆家领头羊的陆康遭受重创。回到家中精神萎靡,这让陆家的子侄寝食难安。等陆康进入书房独坐之后。便纷纷跟来在门外守候,即便天空下起了大雨,也没有人离开,任凭雨水浇在身上。

    这些陆家的子侄明白,陆家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荣耀,之所以能够成为江东乃至天下第一大族,一多半是拜陆康所赐。即便武如意贵为德妃,也需要仰仗陆康的力量。

    陆康就是一颗参天大树,可以为陆家遮风挡雨。如果陆康倒下了,对于陆家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因为短期内陆家再也不会有人在仕途中达到陆康这种高度。

    能够从一介县衙小吏混成领衔百官的三公,除了陆康自身的努力与陆家的助力之外,更多的是机遇与运气,而运气不可能总是眷顾陆家。汝南袁氏四世三公的气运怕是千年难遇,即便被陆家寄予厚望的陆逊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军团的主将,距离三公之位还差的太远,太远

    “害你们这些年轻人在外面淋了大半夜的雨。我却没有察觉丝毫,老了啊,真的老了”陆康摇头叹息,吩咐次子陆绩点亮烛光。

    年轻的陆绩自怀中掏出火镰。“啪”的一声擦出火花,点亮了一盏青铜油灯。里面的松脂“滋滋”的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顿时将书房里照的一片明亮。

    知道年迈的老父亲眼花,陆绩一口气连续点亮了四盏油灯。五根蜡烛,用一个“九”的吉利数字为父亲祈福。书房里登时亮如白昼。陆康的视力恢复了许多,至少能够分辨出站在眼前的人是谁。

    “老而不死是为贼,害得你们这些年轻人淋雨,古人说的果然没错”陆康在太师椅上坐定,摇头叹息一声,一副垂垂老矣的神态。

    “来人,把陆否、陆徳、陆昌三人带进来”

    看到陆康的精神好转了许多,四十岁的陆儁探出头去,朝院子里喊了一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十几个家丁踩得浪花飞溅,把五花大绑,脸色苍白的陆否、陆徳、陆昌三人押解进了书房,一脚踹的跪倒在陆康的面前。

    “说,你们是受了何人的指示,来蒙蔽父亲”

    陆骏咬牙怒目,自袖子里抽出匕首顶在了陆否的心脏上,“亏你们还知道自己姓陆,竟然做出这等欺师灭祖的事情今天不给个交代,我待会儿就派人把你们的长辈召唤来,当着他们的面家法处置”

    “儁儿,不得鲁莽,咳咳”陆康咳嗽着阻止了陆儁的举动,内心中发出一声叹息。

    这个长子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可城府与权谋只能算是中等,靠着自己的提携以及陆家的助力,到现在勉强混了一个四品的学部员外郎,在朝堂上人微言轻,自己死了之后靠他怕是无法扛起陆家的大旗。

    次子陆绩倒是聪明敏锐,可惜今年才刚到弱冠的年龄,一直还没有出仕。而今自己已是风烛残年,怕是给这个最爱的幼子帮不上多少忙了。

    武如意的养父陆骏是个出色的商人,半路里出家谋取了一个县令职位,做了两年也没有多大的出息,反而疏于照顾陆家的产业,便辞了官职专心打理陆家的生意。

    陆骏的兄弟陆舒倒是有些胆色,做事雷厉风行,手段强硬,不过却耽于酒色,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了酒筵与勾栏之中。在五品的兵部主事上趴窝了三年,迟迟得不到升迁,想来也没有多大出息了。

    若是寻常的寒门百姓,能够混到他们今天的这种地步,自然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但背靠着陆家这棵大树,还有自己这个当朝三公的提携,以及武如意的面子,才混到这般出息不能不让陆康对陆家的未来表示担忧。

    子侄辈庸碌无为,前途暗淡,孙子辈却让陆康欣慰不已。其中最出色的自然首推官拜正三品安东将军的陆逊,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成为了东汉最年轻的军团将领,与诸葛亮被誉为东汉最有前途的“双子将星”。

    除了陆逊之外,官拜折冲将军的陆文龙也以骁勇著世,勇名仅次于李存孝,与高宠、宇文成都、赵云、马超等东汉猛将齐名,被陆康与陆家人视为家族的骄傲。

    “我们陆家也许不能像汝南袁氏那样四世三公,但以伯言表现出来的潜力,他日官拜三公之位不难,能够两世三公也是不错。”平日里闲来无事之时,陆康经常拿这样的话语安慰自己。

    “老老实实的交代,因何欺骗父亲”被陆康训斥了一声,陆儁这才缓缓把匕首从陆否的心窝上挪开。

    “叔父,侄儿对不住叔祖父,对不住父母,对不住陆家万余老幼”

    陆否脸色惨白,语速飞快,趁着陆儁不备一把夺过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凭借多年戎马生涯的经验,这一刀下去便刺破了心脏,殷红的鲜血顺着刀锋汩汩流出,就连口中也是狂吐鲜血。

    “孩子你这是何苦”陆康吃了一惊,想要伸手阻拦,却已经来不及,当下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咳”

    陆否缓缓倒在了地上,瞳孔慢慢的扩散,向陆康伸出手掌,乞求原谅:“叔祖父,孙儿并不是有意骗你,请你相信我”

    “嗨老夫何曾责怪于你”眼见陆否已经没救,陆康颓然无力的坐在太师椅上,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旁边的陆舒怒色依旧,冷哼一声:“算这小子识相,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死了就饶恕了他的家人。”

    说着话把目光扫向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煞白的陆徳与陆昌:“你们两个怎么说不是说陛下中了七七四十九箭,不是说亲眼见到陛下的尸体了么不是说把穆贤妃、乔美人哭的死去活来么怎么陛下又死而复生了”

    陆徳嗫嚅着狡辩:“那乔美人也确实因为悲伤过度动了胎气,导致孩子夭折,我们没有撒谎啊”

    “还敢狡辩”

    陆舒从陆否的胸膛上拔了匕首,狠狠刺向跪倒在地的陆徳,把他用来支撑身体的手掌一下子刺穿,钉在了地上,血浆顿时泉水般冒出。

    “嗷”

    陆徳一声惨叫,当场晕死过去,身体蜷曲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你怎么说”陆舒一脚把陆昌踹倒在地,恶狠狠的问道。

    自古以来贪财者多是懦弱胆小的鼠辈,看到陆否与陆徳一死一伤,陆昌被吓得瘫软在地,啜泣道:“叔祖父饶命,几位叔父饶命,小侄从实招来,从实招来”

    陆康一言不发的依靠在太师椅上,听陆昌把真相道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几个族人铤而走险欺骗自己

    “希望不是那样”陆康心中有一种极为不祥的担忧,在心里暗自祈祷那不是真相。

    “说”陆舒一脚踏在陆昌的背上,声色俱厉的训斥一声。

    陆昌以头撞地,哭嚎道:“是陛下强迫我们回来欺骗叔祖父你的,陛下说我们如果不照做,就杀我们的头,我们迫不得已才欺骗叔祖父你啊,还望叔祖父开恩”

    听了陆昌的话,陆康如遭雷击,身体突然僵住,双目无光,喃喃自语道:“呵呵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啊,果然是这样啊”

    “陛下让你撒谎你就撒谎么”

    陆舒一脚踩在陆昌的头上,恶狠狠的骂道:“这可是你的叔祖父啊,你的父亲得喊一声叔父,你们全家吃的喝的都是靠了叔父的庇荫,才过的有滋有味你也敢昧着良心撒这样的弥天大谎,把叔父耍的像猴一样,信不信老子一脚踩爆你的脑袋”

    第二更大约在点至点半左右,差不多忙完了,很快就可以恢复到上午一更下午一更的正常状态。有些日子没求票了,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