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七百七十三 猛虎出笼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又是一天的攻守,双方互有伤亡。

    天黑之后,李唐主力大军退回营寨,王伯当故技重施,继续率领弓弩兵以及白天养精蓄锐的人马围攻蓟县,用车轮战的方法消耗守军的精神和斗志。

    就在蓟县城下血肉横飞之际,李靖率领的人马也已经与李存孝、高昂的先锋部队会合,面对着慕容恪率领的近五万异族骑兵,外加祖大寿两万据险死守的唐军,汉军试探着发起了几次进攻,俱都无功而返。

    “兄长,小弟愿拼死冲锋,冲开一条血路”几次小规模的试探性进攻让李存孝非常的不过瘾,当下主动向李靖求战,“愿立下军令状,冲不开道路,甘受军法处置”

    李靖无奈的摇摇头:“我军若戮力死战,杀开一条道路并不难。但如果不能击溃正面的敌军,贸然前进反而会遭到前后夹击,陷入绝境。”

    固安有重兵把守,安次那边有李牧坐镇,通往蓟县的两条道路全部被堵死。而卫青、太史慈在潞县遭到了李如松的阻击,又探得李光弼率领三万人马镇守北平郡,围魏救赵的计划也胎死腹中。

    别无良策,李靖只能调卫青、太史慈的四万人马回师,以及马超、秦良玉率领的骑兵一起向固安靠拢,在局部地区集结优势兵力,争取正面击溃把守固安要塞的唐军与元军铁骑,没了后顾之忧后再向蓟县进军,给公孙瓒解围。

    “公孙瓒能否获救,就看他守住蓟县多久了”李靖望着落日的余晖。喃喃自语,对于这样的猪队友。自己实在带不动。

    王伯当率兵又骚扰了一夜,天色拂晓之际。引兵退去。

    蓟县的攻防战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唐军在城墙脚下填上了近万条性命,而公孙瓒麾下的将士也折损了两千余人。更糟糕的是,在唐军昼夜车轮战之下,城头上的三万多公孙军寝食难安,精神越来越疲倦,望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唐军,斗志正在逐渐衰弱。

    而且两万多百姓抵触情绪严重,一直都在敷衍了事。搬运起滚石擂木来磨磨蹭蹭,走一步望一望,一副磨洋工的架势。公孙瓒生怕惹起百姓倒戈,也不敢表现的太强势,只能软硬兼施,连哄带吓的逼迫百姓们出力。

    天色刚亮,李嗣业率领着六万多唐军吹响号角,擂响战鼓,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扛着云梯,推着攻城车,漫山遍野的拥向蓟县城下。

    “都督,我都斗了两天的蛐蛐了今天是不是该本王出马了”李元霸拎着一对擂鼓瓮金锤。求战心切的跟在李绩马后央求。

    李绩笑道:“王爷不要急,你先养精蓄锐,我保证今天迟早会让你出马攻城”

    “那就好。本王等都督的命令,我先斗会蛐蛐再说。”

    听说今天终于要派自己出马了。李元霸喜出望外,找了棵大树倚靠在下面玩耍了起来。只等李绩一声令下,就会催马攻城。

    蓟县城头杀声震天,李嗣业率领着唐军向城池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攻势比起前两天凶猛了许多。数万唐军扛着盾牌,架着云梯,犹如过江之鲫般跨过护城河,把云梯纷纷搭在城墙上,冒着箭雨滚石,不顾生死的向上攀登。

    面对着唐军凶猛的攻势,公孙瓒不敢大意,急忙传令把刚刚下了城墙休息的一万人马调上城头来死守,包括罗成、田豫等武将全部登城,暂时顾不得休息了,能支撑一天算一天

    就在罗成、田豫率领刚刚填饱肚子的一万人马登城增援之时,唐军大营寨门大开,一身白衣的王伯当率领着昨夜骚扰的近三万将士潮水般涌出大营,呐喊着杀向蓟县。

    敌军骤增,蓟县城头的压力也随着加大,不时的有唐军先登死士扛着盾牌,踩着云梯攀上了城头,惹得城上的百姓大骇,纷纷奔走。幸亏有冉闵、罗成两员大将坐镇,才能勉强守住,杀退了唐军一波又一波的猛攻。

    王伯当策马越过护城河,在城下来回驰骋,看到城墙上的冉闵骁勇威猛,遂悄悄弯弓搭箭,奔着冉闵就是一记冷箭。

    为将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冉闵忽听得背后风声袭来,急忙侧身闪避,王伯当的冷箭擦着脸颊飞过,凶险万分。待冉闵想要弯弓回射,王伯当却已经策马远去,消失在蚁群一般的唐军士兵之中。

    王伯当纵马驰骋,从东门转到北门,再从北门转到西门,看到城头的公孙范正指挥士兵奋力防守,遂翻身下马,夹杂在盾牌兵身后向前摸去。待挨到城墙近了,便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公孙范又是一记冷箭。

    只听“噗”的一声响,王伯当的羽箭不偏不倚,正中公孙范颈部,自前项射入脖颈透出,当即惨叫一声,跌下城头,摔得脑浆迸流,当场毙命。

    听闻堂弟公孙范被射死,公孙瓒又惊又怒,急忙派田豫前往西城墙坐镇指挥,拼了性命也要扛住唐军这波猛烈的进攻。

    鏖战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上午,唐军在城下填上了七千多条性命,而公孙瓒的将士也死了两千五百多人,一时间城下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晌午时分,城墙上的公孙军减少了许多,箭矢也稀疏了起来,李绩猜测可能是部分持续鏖战的将士支撑不住,下城墙充饥饮水去了,是时候让李元霸攻城了

    “传本督命令,让西府赵王攻城”

    李绩扭头瞥了一眼相隔数百丈的李元霸,正在一颗树叶飘零的杨树下面斗蛐蛐,玩的津津有味,遂派遣亲兵去催促李元霸攻城。

    清晨的时候李元霸急的抓耳挠腮,恨不能马上攻城,李绩现在请他出马了,李元霸倒磨蹭了起来。在大树底下盘膝而坐,不疾不徐的道:“莫急,莫急,待本王斗完这一局再说”

    面对着心智不全的李元霸,李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耐着性子等候。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李元霸忽然站起身来,把装着蛐蛐的盒子塞进怀里,提起一对三百六十斤的擂鼓瓮金锤,翻身跨上矫健雄壮的千里一盏灯,吆喝一声:“看本王破城”

    随着一声雷霆般的叱咤,雪白的千里一盏灯犹如一道闪电,驮着李元霸很快的就来到李绩面前,大声询问:“都督,该本王出马了么”

    “王爷,巨盾在此,请砸开城门”李绩挥挥手,喝令唐军把李元霸的专用巨盾抬出来。

    在五六个士兵的齐心合力之下,唐国工匠专门为李元霸打造的攻城盾牌被抬了出来。

    只见这是一个直径大约一丈半的巨盾,厚度大约一尺五寸,由坚木混合镔铁铸造而成,重达六百斤,也只有李元霸逆天的神力才能把它扛起来。

    也亏着李元霸胯下的千里一盏灯乃是绝世良驹,肩高身长,四肢粗壮有力,才能把四百多斤重的李元霸,三百六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再加上这张六百斤的巨盾驮在身上,行走如飞。若是换了普通的战马,只怕早就压趴在地上了。

    “小的们让开,看本王的厉害”

    李元霸头顶巨盾,将擂鼓瓮金锤拖在地面上,卷起一溜烟尘,犹如离弦之箭般杀向蓟县城东门。

    被李元霸的凶猛吓了一跳,城头上的守军大惊失色,纷纷叫喊:“不得了啦,李元霸来攻城了”

    看到天神下凡般的李元霸在千军万马中犹如猛虎出笼,公孙瓒心惊胆战,急忙指挥身后的弓弩兵放箭:“给我集中箭矢射他,射死他,射死这个怪胎”

    “嗖嗖嗖”

    一时间城头上万箭齐发,犹如夏天的暴雨,夹杂着滚石擂木,铺天盖地的朝李元霸头顶招呼了过去。

    “李元霸在此,鼠辈还不早降”

    李元霸来到护城河边翻身下马,踩着云梯冲过了护城河,把巨盾扛在头顶,迅速的靠近了蓟县东门。密集的箭雨滚石俱都被盾牌遮挡,伤不得李元霸分毫。

    “吃我一锤”

    李元霸集中全力,发出一声咆哮,右手举起一百六十斤的擂鼓瓮金锤奔着城门狠狠的砸了下去。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震得城墙上下的千军万马耳膜嗡嗡作响,有几个守军猝不及防,震惊之下站立不稳,从五丈多高的城墙上跌了下来,当场毙命。

    “再来一锤”

    李元霸奔着城门又是一锤,地动山摇,城门上的灰尘扑簌簌落下,在空中飞舞。

    “吼嗬”

    “吼吼”

    李元霸连声咆哮,单手举着盾牌保护自己,单手举起大锤猛砸城门,在连续砸了十三锤之后,蓟县城门轰然倒下,李元霸扔掉盾牌,挥舞起双锤犹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进去,所到之处,皆为肉饼。

    “城门破了,陌刀兵随我冲锋”

    看到李元霸依旧如从前般凶猛,轻而易举的敲开了蓟县城门,唐军士气高涨,千军万马齐声欢呼,声震寰宇。李嗣业提着大刀引领着数千陌刀兵跟着李元霸的步伐冲进了蓟县城内,大肆收割着公孙军人头。

    “唉坚守了两天两夜,终究还是被唐寇攻破了”冉闵摇头叹息一声,招呼公孙瓒,“大势已去,伯圭兄随我从南门突围吧”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