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七百七十二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唐军的进攻一直持续到傍晚,李元霸自始至终没有等来李绩攻城的命令。

    在李绩看来,城头上的守军斗志旺盛,战意十足,箭矢密集,滚石汹涌,要想攻破蓟县城门,难度不小。

    现在的李元霸已经成为了唐军的精神象征,若他出马不能一鼓作气的砸开蓟县城门,将会影响全军士气,破坏李元霸攻无不克,所向披靡的神话,所以李绩才哄着李元霸,迟迟没有让他出马。

    等到城上的守军精神与体力消耗的差不多,箭矢稀疏,滚石擂木殆尽的时候,再派李元霸出马,定然能够事半功倍,马到成功,一举敲开蓟县这座北方第一重镇的大门。

    “我要攻城啊,都督何时让我攻城本王等的不耐烦了”

    作为一个智力只有23的家伙,李元霸自然不会明白李绩的良苦用心,更不知道李绩的“造神运动”有何意义,从清晨就吵吵嚷嚷的要出马攻城。被李绩想着法子给哄了下来,最后派了几个机灵的亲兵带着李元霸到蓟县北方十几里外的谷子地里捉蛐蛐,才把这个祖宗哄了下来。

    上午的时候,唐军的攻势比较猛烈,在蓟县城下阵亡了五六千人,公孙军凭借着城高墙厚,伤亡人员在千余人左右。到了下午,唐军的攻势则是雷声大雨点小,一直在与城头上的守军互射,只有全身甲胄的重装兵试着攀登了几次,在付出了千余人的代价之后,天色黑了下来。

    天黑之后。李绩下令鸣金收兵,李嗣业带领着血战之后的六万多唐军撤回大营。吃饭睡觉,明日再战。

    扛住了唐军第一天的猛攻。公孙瓒长舒一口气,下令留下田豫、罗成、公孙范率领一万八千人马守城,其他人下城墙休息,天亮之后再登城防守,养精蓄锐,轮流作战。

    谁知刚过了一顿饭的功夫,蓟县城下杀声再起,王伯当率领昨夜骚扰的一万弓弩手,外加白天坐镇大营的两万人马卷土重来。鼓噪呐喊,向蓟县城头发起了猛攻。

    听说唐军今夜出动的兵马较多,猛烈的攻势不逊白天,公孙瓒恼怒不已,只好亲自带了刚刚从城墙上撤下来的八千将士重新登上城墙,与罗成、田豫戮力死战,共同守御。

    厮杀从傍晚一直持续到凌晨,拂晓时分王伯当率兵退去,城上的公孙军连续鏖战了两夜一天。许多人已经疲倦不堪。

    冉闵、公孙续率领休息了一夜的生力军登上城墙轮换,但由于兵力少,也只能撤下一部分将士,还有万余人必须抖擞精神。日夜持续鏖战,等下去休息的这部分人马睡一上午之后,再回来替换他们。

    “唐军兵力优势太大。日夜车轮战让我军有些吃不消,可召集百姓登上城墙协助防守”准备带着兵马下城墙休息的田豫向公孙瓒提议道。

    “嗯国让言之有理”公孙瓒抚须赞成。吩咐儿子公孙续道,“你带领一千人马去征集壮丁登上城墙防守。无论士族大户还是寒门百姓,都必须出钱出力,谁敢偷奸耍滑,从严治罪”

    终于可以不用在城墙上浴血死战了,公孙续心里乐开了花,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挨家挨户的砸门,正好可以借机调戏下前些日子看上的吕家小姐。这小美人的父亲是个贩卖布匹的大商贩,也是蓟县土生土长的士族,竟然不买自己的帐,今天正好趁机让吕家吃点苦头

    “谨遵父亲大人之命”公孙续忍着笑意,拱手离去。

    田豫眉头蹙起,一脸忧虑。

    公孙瓒的儿子什么德性,田豫也有所耳闻,甚至比起袁绍的儿子还要差一大截。更重要的是,公孙瓒对待士兵虽然不错,但对百姓却有点刻薄强横,导致他在百姓的心目中口碑一般,在这关键时刻百姓们是否会替公孙瓒卖命,还真是个未知数。

    如果以民族大义招募百姓,宣传共同对抗异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蓟县能够守住则百姓便能平安无恙,若蓟县城破则百姓们会遭到浩劫,心平气和的劝谏百姓,或许能够招募到几万壮丁登城协防。若是采用强横手段,弄不好会激发百姓们心中往日的仇恨,适得其反。

    “主公,召集百姓协防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百姓们也怕死,更怕唐军破城后会报复他们。所以只能软言相劝,绝不能恶语相加。公子年幼,末将唯恐他出了纰漏,末将就不去休息了,让我去替公子招募百姓登城协防可好”田豫向公孙瓒鞠躬作揖,诚挚的提出了请求。

    公孙瓒却一口回绝:“国让你多虑了,续儿今年好歹满二十岁了,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能做什么再说对百姓们一味央求,反而会认为我们懦弱,软硬兼施,刚柔并用,才能让百姓们老老实实的出力卖命。你的话是书生之见,不足取,下去休息吧,傍晚的时候来替换我守城”

    田豫无奈,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怏怏不乐的下城休息去了。

    就在田豫走后,李绩、李嗣业再次率领休息了一整夜,养精蓄锐的六万多唐军卷土重来,扛着云梯,向蓟县城池发起了进攻。一时间号角呜咽,箭雨纷飞。

    大军压境,蓟县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两万多户百姓家家掩门,户户关窗,唯恐招惹了麻烦。街道上鳞次栉比的店铺纷纷关门歇业,大街小巷空荡荡一片,只有野狗在吠叫着来回觅食。

    “奉公孙将军之命征调壮丁上城墙防守,按照人头,每五口人出一个。若敢搪塞吱呜,偷奸耍滑,定斩不赦”

    公孙续率领一千士卒拉大旗作虎皮,耀武扬威的挨家挨户砸门,征调百姓登上城墙协助防守。无论男女老幼,上至白发老妪,下至襁褓中的婴儿,一律按照五丁征一的规律,强征百姓登上城墙协防。

    一开始被征调的几户百姓对公孙瓒并无好感,因此拒绝为公孙父子卖命,惹得公孙续勃然大怒,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

    遂拔刀亲手连屠三户无辜百姓,上至六十岁的老翁,下至三岁的幼女,俱都一刀刺杀,并下令亲兵抬着尸体征调壮丁,若有人敢拒绝征调,便是这般下场。

    在公孙续的强势弹压之下,被砸开门的百姓只能按照要求,五丁出一,从家里抽出一个或者几个上街,编入壮丁队伍,跟着公孙兵登上城墙协助防守。

    不过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公孙续就征调了三千多口壮丁,不由洋洋得意:“呵呵听说我走之后,田豫在父亲面前诋毁我说是应该对百姓好言相劝,真是书生之见啊要成大事得像我一样杀伐果断才行,天黑之前,我至少能够抽调两万壮丁协防。”

    公孙续带着亲兵兜兜转转,绕到了姓吕的布贩门前,喝令亲兵砸门。

    公孙瓒征集壮丁登城协防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听闻公孙续连屠三户,杀了十几口人,吕家不敢大意。自家妻妾儿女在内,总计十八口,另外有十个婢女,十二个家丁,按照五丁抽一,需要出动八名壮丁登城协防,所以吕员外很自觉的安排了八个家丁做好准备。

    没想到公孙续叫开门之后,竟然变了卦:“按照三丁抽一的比例,你们吕家上上下下总计四十口人,需要出十三个人登城防守。”

    “公子不是说按照五丁抽一的比例么”吕员外又气又急,扯着公孙续的袖子讲理。

    公孙续冷哼一声:“刚开始的时候是五丁抽一,现在抽不上人来,所以本将改变了决定。”

    “你你这是公报私仇,睚眦必报”吕员外指着公孙续鼻子大骂,“小心水能载舟也能覆船,你这是要官逼民反么”

    “将士们听听啊,这吕员外是要私通唐寇,他自己都承认了”公孙续拔剑在手,叱喝左右,“来呀,把吕家的人全部拿下,投进大牢”

    随着公孙续一声令下,百十名士兵一拥上前,把吕家主仆全部抓了起来。

    而公孙续则一把搂住了朝思暮想的吕家小姐:“吕翠莲,听说你厨艺不错,跟着我到军营给将士们做饭”

    吕家小姐想要挣扎抵抗,却被公孙续拦腰扛了起来,伸出手掌捂住嘴巴,大步流星的出了吕家,奔自己的军营而去。

    一时间吕家主仆哭天嚎地,骂声四起,公孙续的士兵大怒,挥刀连杀数人,这才把吕家的哭喊压了下去。只是公孙续仗势杀人,强抢民女的消息就像野火春风,很快就在蓟县城内传开,百姓们心中的怒火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各自压抑在心头。

    在公孙续的强势手段之下,一上午的功夫至少召集了万余百姓登上城头协防,帮助运输箭支、滚石、擂木等物资,大大的减轻了守军的压力。

    这让公孙瓒对儿子的办事效率很是满意,抚须夸赞道:“呵呵田豫小瞧我儿了,续儿这事干的漂亮,总算可以让我这个父亲为他骄傲了”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