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七百二十七 以不变应万变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黎明时分,洪水消弭,战斗散去。

    裴行俨手下的贵霜军被洪水冲走溺毙,被汉军乘坐竹筏斩杀的总人数超过了两万余人,算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惨败。幸亏危急关头周瑜率孙军水卒来援,生擒了不善水性的杨七郎,为联军挽回了一丝颜面。

    “多谢周都督率军救援,此恩没齿难忘”收兵回营之后,裴行俨来不及更换衣服,就向周瑜长揖到地,鞠躬致谢。

    周瑜急忙伸手搀扶裴行俨:“裴将军言重了,只是我军将士更善于水战罢了吴起在临浦驻防了数月,却轻易弃城而走,瑜便猜测其中多半有诈。再加上近来阴雨连绵,郁河水位上涨,唯恐汉军水攻,故此吩咐麾下将士准备了木板,随时准备救援,这才侥幸挫退汉军的追袭”

    “唉论用兵我远不及周都督也”裴行俨叹息一声,吩咐手下给自己准备笔墨。

    贪功冒进,导致折了两万多人马,裴行俨自知责任重大,蒙恬得知后少不得要追究自己的罪责,另外派遣大将来接管军事,从此之后屈居他人之下。所以裴行俨便主动请罪,并且力荐周瑜接任主将,也算是报答周瑜的救命之恩。

    看到裴行俨在书信中力荐自己担任主将,周瑜又惊又喜,拱手致谢道:“瑜也是侥幸获胜,岂敢贪功将军如此抬爱,实在是折煞周瑜也”

    裴行俨心悦诚服的道:“公瑾将军休要谦虚,昨日出兵之前你就预言汉军有诈,只恨本将骄傲自大。不听劝谏。危急关头,你又率领士卒力挫吴起。论用兵才能远胜裴某十倍,便是比起蒙恬将军来也毫不逊色。整个军团之中。除了蒙恬将军与兄长之外,我裴行俨只服你一个人”

    “既然将军如此抬爱,那周瑜就不推辞了,若承蒙蒙恬将军提携,瑜必然竭尽全力出谋划策,争取早日全据交州,继而染指荆南与扬州”周瑜慨然允诺,一脸的意气风发。

    片刻之后,黄盖与韩当押解了五花大绑的杨七郎来到帅帐。喝一声:“阶下之囚,速速下跪“

    “哈哈我杨延嗣这双膝盖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天子、父母,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勾结异族,竟然想让我七郎下跪瞎了你们的狗眼”杨七郎咬牙怒骂,面目狰狞,“今日只有断头将军,绝无屈膝七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一名偏将跨前一步,拿着刀鞘就要去砸杨七郎的腿弯:“好猖狂的俘虏,岂不明白成王败寇的道理我看是你的嘴硬还是你的腿硬。有种站直了别让我砸跪下”

    “不得无礼”

    周瑜伸手阻止了偏将的鲁莽之举,向杨七郎拱手道:“周某久闻七将军乃是嫉恶如仇的骁将,当年在宛城以一敌五。名扬天下。但在大汉天子的手下,却是明珠暗投。黄钟毁弃,只能做一个偏将。将军何不归顺。助我主公成就王霸之业,将军定然名垂青史,庇荫子孙”

    “我呸”

    就在周瑜踱步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杨七郎突然朝周瑜啐了一口唾沫,“狗日的汉奸勾结异族,还成就王霸之业,我看你成就王八之业还差不多”

    “来人,拖下去斩了”裴行俨大怒,叱令刀斧手把杨七郎推下去斩了。

    周瑜懊恼的掏出手帕擦干了脸上的唾液,摇头道:“唉不识时务,杀了也无益,暂时推下去关押起来吧”

    裴行俨大败的消息以及请罪书快马加鞭,于傍晚时分送到了驻扎在凉山的蒙恬手中。

    蒙恬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气冲冲的叱骂:“本将早就叮嘱过裴氏兄弟,为将之道在谋不在勇,凡事须三思而后行,竟然这么轻易中了吴起的诱敌之计,真是让人失望呢传我命令,罚没裴行俨三月俸禄,降低一级将衔,戴罪立功。”

    最后看了裴行俨对周瑜的力荐,蒙恬抚须颔首:“嗯这周瑜倒是个大将之才,可以一用”

    蒙恬当即传令下去,命部将穆罕达斯率领三万贵霜士卒与林邑国士兵组成的队伍星夜向北前往临浦增援周瑜、裴行俨,继续向吴起发起强攻。又遣出快马催促王贲加快行军速度,派先锋队伍攻打郁林的霍去疾,与周瑜、裴元庆三路并进,争取在汉朝援军到来之前,突破汉军防线。

    对于吴起来说,付出了三千多士卒伤亡的代价,溺亡斩杀了两万多贵霜军,双方的伤亡比为一比八,这本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但最后关头却变成了虎头蛇尾,被周瑜率领的孙军水卒逆袭,在水中击杀了本方一千五百人,否则这场战役的伤亡比将会是一比十五之上,足可写入教科书。但最让吴起感到郁闷的还是杨七郎的失足被擒

    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

    沙场争锋不仅仅是士兵们提着脑袋搏命,武将亦是如此,战死沙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有句话叫做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也就是说一员武将相当于一千士卒,而杨七郎的价值充其量相当与两千士卒。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李元霸,一百颗手榴弹的威力也无法与一枚核武器相提并论。

    杨七郎的被俘,并没有泛起多大浪花,与昨天死在何元庆锤下的贵霜武将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一个被俘一个阵亡而已。

    就像去年贵霜军初次与汉军交锋,被苏烈、徐晃砍瓜切菜一样,连斩了三四个武力值超过90的武将一样,除了上报功劳的时候,没有人会记得他们的名字。如果把这些贵霜大将拿来对比汉将的话,基本上死的就是杨七郎、程咬金、养由基这种级别,但没有汉军会记得这些死去的贵霜武将名字,就像贵霜军不会在乎杨七郎是谁一样,他只是一个运气不好的俘虏,仅此而已。

    但吴起却在乎,因为杨七郎的被俘让这场大胜蒙上了污点,让这场教科书式的诱敌战有了瑕疵。

    更让吴起感到郁闷的是天子在诏书中再三强调,遇上了贵霜其他武将,就要不遗余力的狠狠打,遇上了周瑜就要让着他,让周瑜先赢几场,让周瑜大放异彩,让周瑜扶摇直上,直到成为蒙恬的左膀右臂为止。

    这让吴起无可奈何,有心复仇却如同被套上了紧箍咒一般,只能眼看着周瑜意气风发的在临浦周围集结大军,向着怀安、平山步步逼近。

    “臣请求全力与周瑜决战,营救杨延嗣将军。”

    吴起修书一封派人交给锦衣卫,用信鸽传递给已经走到揭阳,距离前线还有一千五百里的天子。

    信鸽带着书信震动翅膀,向北翱翔,在经过沿途中转站的接力之后,于次日傍晚传到了刘辩的手中。

    此刻汉军刚刚扎下营寨,众文武在用过晚膳之后在御帐里开了个简短的会议,各自休息去了,彼时临浦之战的情报还没有送过来。

    “陛下吴将军的飞鸽传书,请陛下过目”展昭拿着信鸽传回的书信交给刘辩,然后毕恭毕敬的退出帐外候令。

    刘辩接过书信缓缓展开,慢慢的看了一遍,并没有为吴起水淹贵霜军,诛杀两万多人而欣喜,也没有为杨七郎被俘虏而吃惊。自己手下的士兵已经超过百万,将列千员,每个人都在刀头喋血,随时都会有人战死,如果因为一个人而悲恸愤怒,那还是干脆算了

    多年的帝王生涯下来,刘辩的城府更加深沉,已经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为了一个蒋钦的死亡而愤怒,为了一个花荣的死亡而悲伤,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更多时候都应该表现的铁血无情,而不是悲悲切切。除非让刘辩动情的人才会触动刘辩内心的柔软之处,就像共同患难过的糟糠之妻唐后。

    杨七郎被失足被俘,固然让人遗憾,但仗该怎么打还得怎么打,一切还得按照原计划执行,杨七郎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作为天子自己能做的就是抚恤追封,其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按照原计划行事,让周瑜继续获胜,直到周瑜成为蒙恬的左膀右臂之后再收网”

    刘辩并没有给吴起太多的解释,飞快的写了一封回信,召唤展昭进来把回执用飞鸽再送到吴起手中,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绝不能因为变故而改变初衷。

    刘辩甚至没有把前方的战报通知手下的文武,就独自做了决定,此刻自己的统率值高达202,刘辩对自己的判断拥有足够的自信。只要计划完美的实施,定然会让五十万贵霜军有来无回

    “朕纳闷的是吴起本来占据上风,为何被周瑜在水上逆袭,让临浦之战变成了虎头蛇尾”百无聊赖之下,刘辩闭目凝神扪心自问。

    烛光下系统忽然启动:“叮咚系统发现bug,作为复活人物的孙武魅力值意外造成了爆表,导致了辛弃疾与宫本武藏的出世。虽然并非常规四维爆表,但仍然属于bug,系统正在修复中,宿主请稍等”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