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七百二十一 报仇不隔夜,隔夜非好汉!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哧啦”一声,是衣衫被刀锋撕破的声音,紧跟着一阵锥心裂肺的疼痛由左肩传遍刘辩全身每个细胞。

    “卧槽他娘,老子受伤了这好像是老子第一次受伤痛死我也”刘辩本能的在心底爆出一声粗口,即便贵为天子也少不了七情六欲,剧痛之下破口大骂。

    幸好现在还是三月中旬,天气乍暖还寒,刘辩身上的衣衫穿了里外三层,而且中间的一层短衫由薛灵芸植入了金丝线,相当于一个弱化版的护甲,能够起到抵御兵刃,保护身体的作用,因此服部半藏的倭刀划上之后才会发出“哧啦”的撕裂声。若换了普通的衣衫,只怕这一刀能伤到刘辩骨骼,轻则重伤,重则残废。

    即便如此,服部半藏这一刀也在刘辩的左肩开了一道将近十公分长一公分半深的伤口,鲜血犹如泉水般喷涌而出,转眼间就顺着袖子流到了刘辩的左手,沾的枪杆上血迹斑斑。

    服部半藏一刀得手,乘势追袭,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咆哮,一个鹞子翻身,手中锋利的倭刀犹如惊涛骇浪般一刀接着一刀,刺向刘辩的后背。

    危急关头,还是刘辩胯下的追风白凰反应机敏,一声嘶鸣犹如闪电般向前蹿了出去,堪堪避开“鬼半藏”连绵不绝的攻击,逃出了刀锋的笼罩范围。

    “气死我也,这可是老子的第一滴血,竟然被小鬼子拿下了”

    在追风白凰箭射而出的瞬间,刘辩终于从惊慌失措中镇定了下来,嘴里咆哮一声。手中长枪奔着面前一名穿黑色武士服的杀手刺去,又快又急。势大力沉。

    一来追风白凰速度奇快,犹如白驹过隙。二来刘辩的枪法也是日臻化境,三来暴怒之下全力一击,这一枪威力当真不凡。

    虽然挡在刘辩面前的黑衣武士刀法不弱,但还是被一枪戳穿了喉咙,双手死死的抓住刘辩的枪刃,发出歇斯底里的挣扎。

    “此人是友非敌,快去帮忙”头戴奇形怪状帽子,用黑纱遮住了半边面孔的女人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大声的朝部下叱喝。

    这些白衣浪人搭上了二十多条性命才勉强杀死了两名黑衣武士。刘辩虽然挨了一刀,却也奋力戳死了一名黑衣武士,看得出来枪法相当了得。有强援到来,让这些白衣浪人信心大增,齐齐欢呼一声,挥舞着手里的武士刀四面八方的涌上来支援刘辩。

    “好厉害的汉人,哪里走”

    服部半藏出其不意的偷袭不但没杀了刘辩,反而被他刺死了一名同伴,心中也是暗叫不妙。决心趁着刘辩负伤之际先把他解决了,剩下的那些白衣虾兵蟹将,杀起来易如反掌。

    看到服部半藏犹如鬼魅般追了上来,刘辩一声怒吼。奋力把长枪刺中的黑衣武士挑在空中砸了过去:“朕的大将都不在身边,否则随便一个都能虐死你”

    反正这帮倭寇也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刘辩索性口无遮拦的大喊大骂。却没注意到那被称作女王以黑纱遮面的女人向他投来诧异的目光,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与欣喜。

    趁着服部半藏躲避尸体之际。刘辩叱喝坐骑向前冲刺,从黑衣武士的包围圈中冲了出去。打算先涂抹一点金疮药包扎下伤口再说,否则照这个速度流血下去,用不了一炷香的功夫自己就当场休克了。

    服部半藏生怕刘辩去搬援兵,以诡异而迅疾的脚法奋起直追:“哪里走,留下首级”

    虽然服部半藏的速度极快,但刘辩胯下的追风白凰又岂是普通战马,四蹄撒开,犹如不沾尘土一般飞掠而去,服部半藏追了数百丈只能眼看着刘辩越去越远。

    就在服部半藏追赶刘辩之际,形成了调虎离山的效果,七名黑衣武士在少了最强的“鬼半藏”外加被刘辩枪挑一人之后,以五人应对五十名白衣浪人。一阵疯狂的肉搏之后,白衣浪人搭上了十几条性命,但却砍死了两个黑衣武士,砍伤一人,对剩下的两人形成了包围态势。

    “不好,被调虎离山了”

    听到同伴的惨呼之后,服部半藏才恍然醒悟,急忙快速折返回去,挥刀加入战团。鬼魅的身影闪转腾挪,转眼间连取五名白衣浪人性命,将两名同伴从危机中救了出来。

    刘辩躲在远处从怀里掏出金疮药,解开衣襟,呲牙咧嘴的在伤口上洒了药粉,又撕破衣衫把伤口包扎紧了,再次翻身上马杀了回来:“狗日的小鬼子,二战时期被你们在中国大地上耀武扬威,老子穿越了还要被你吊打报仇不隔夜,今日不杀你我就不做这皇帝了”

    看到刘辩策马远去,服部半藏折返回来,本方再次处于下风,剩下的三十几个白衣浪人与黑纱蒙面的女王失望不已,再次嚷嚷着分成两拨,一拨人留下来阻挡服部半藏的杀手,另外一拨人护着女王逃命。

    正吵吵嚷嚷间,刘辩忽然从树丛中杀了出来,一声怒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后刺中了一名黑衣武士,自后背进前胸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登时当场毙命。

    服部半藏大怒,提刀就来追赶刘辩:“无耻鼠辈,有本事堂堂正正分个胜负,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刘辩拨马就走,边走边挑衅:“来啊,追我呀”

    被刘辩一番搅合,七名黑衣武士只剩下服部半藏外加两人,其中还有一个伤者,这让半藏气的暴跳如雷,却再也不敢追赶刘辩。

    看到这倭寇不追自己,刘辩再次策马回来,远远的朝服部半藏放箭,扰的服部半藏手忙脚乱,不停的闪避冷箭。剩下的两名黑衣武士在兑掉了七八个白衣浪人之后,也各自当场丧命,只剩下服部半自一人以寡敌众。

    刘辩收了弓箭,手绰长枪策马直抵服部半藏跟前,叱喝一声:“好了,是时候分个胜负了,倭国最强忍者之一的鬼半藏,老子今天要让你心服口服”

    眼看着同伴纷纷喋血,服部半藏自忖今天赚不到便宜,正要落荒而逃,没想到一直在远处放风筝的刘辩却突然正面杀了过来,只能挥刀迎战。

    “看枪”

    刘辩一声怒吼,手中长枪上下翻飞,犹如梨花纷飞,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只让一众白衣日本浪人看得目瞪口呆,纷纷喝彩。

    服部半藏无心恋战,只能勉强招架,且战且走,越是这种心理越是落在下风。勉强支撑了四五十回合,抓住机会就向树林里逃命,奔着钱塘湖落荒而逃。

    “倭寇哪里走,伤了老子还要逃命”

    刘辩哪里肯舍,纵马急追,虽然树木茂盛,但追风白凰四蹄矫健,闪转腾挪,如影随形般紧追半藏不舍。

    突然自一株大树后面闪出一个头戴斗笠,背着鱼篓,身高八尺左右的渔夫,手中的鱼竿猛地甩了出去,鱼线带着风声一下子钩住了服部半藏的衣服,再也逃脱不得。

    “敢犯大汉者十倍偿还”

    一声嘶鸣,刘辩策马追到,手中龙魂枪机关旋转,瞬间化为两把佩剑,剑光一闪,登时将服部半藏的一颗脑袋斩落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滚进了钱塘湖。

    大仇得报,刘辩出了一口心中恶气,这才注意到面前背着鱼篓的中年人,颌下一缕胡须,浓眉大眼,皮肤泛着古铜色,器宇轩昂,气度不凡,这不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孙武么

    “阁下是孙吴先生”刘辩翻身下马,拱手施礼,以至于忘了左肩的疼痛。

    孙武却扔下鱼篓,单膝跪地施礼:“草民孙吴拜见陛下”

    “你如何知道我是皇帝的”

    刘辩在寻找孙武的时候已经摘去了面具,要请他出山辅佐,自然不能用假面目示人。既然被孙武识破身份,那就干脆痛快的承认算了,这就叫做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草民在湖边夜钓,忽然听闻这边杀声大起,便来一窥究竟。却发现是倭寇火并,自知武艺低微,因此不敢贸然出手,便在暗中潜伏。不料陛下却突然出现,陛下的叱喝怒吼都被庶民尽收耳中,我想没人会在深更半夜冒充皇帝吧更何况陛下撕破外袍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龙袍,庶民对陛下的身份更是确信无疑”孙武跪在地上,把原委如实道来。

    刘辩忍着疼痛,弯腰把孙吴扶了起来:“先生可知朕星夜来钱塘湖边是为你而来”

    孙武起身后莞尔一笑:“钱塘湖不用鱼饵就能钓鱼者,舍孙吴之外再无他人庶民早知道陛下求贤若渴,任人唯贤,所以草民并不意外。”

    “哈哈先生真是够自信”刘辩大笑着拍了拍孙武的肩膀,“昔日周文王渭水访姜尚让大周传承了八百年,今日朕星夜来钱塘湖边访先生,你又能保我大汉传承多少年”

    孙武笑笑:“大汉已经传承了四百年,若陛下治国有方,再传四百年也不难”

    刘辩心情大好,大笑道:“请先生随朕回营,朕拜你为军师将军,与孙宾共同辅佐朕南征交州,让那贵霜军有来无回”

    “多谢陛下器重,庶民愿为大汉效犬马之劳”孙武把鱼篓扔掉,折断鱼竿,再次跪地施礼,叩谢圣恩。

    刘辩把孙武从地上扶起,招呼一声道:“先生请随我来,咱们去问问那倭国女王因何出现在吴郡境内又是被何人所追杀”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