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六百八十三 三英战成都,独拒石佛桥!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朔风怒号,彤云密布。

    飘零的雪花落在宇文成都的身上,慢慢的覆盖了一层,整个人横镗立马一动不动,犹如一尊石化了的雕塑。唯有一双犀利的眸子凝视着席卷而来的曹军,仿佛随时准备出击的猎豹。

    转眼间,尘土席卷而来,万马奔腾的曹军呼出来的热气直上云霄,将周围百余丈之内的积雪融化。

    宇文成都也没有例外,覆盖在他身上的皑皑白雪瞬间消融,犹如幻灯片瞬间从冬天切换到春天一般,唯一不变的是宇文成都的表情与斗志

    “叮咚王彦章当先属性触发,武力3,镔铁大枪2,当前武力上升至203”远在金陵的刘辩在早朝的时候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吁”

    王彦章被宇文成都的气势所震慑,当先勒马,胯下坐骑人立而起,倒吸一口凉气,“你就是宇文成都竟敢以一己之力抗衡我一万铁骑,当真是不自量力”

    “哈哈”

    宇文成都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从低到高,抑扬顿挫,竟然节奏感十足,“纵有百万又有何惧是轮流来还是一起上,我宇文成都退一步绝非好汉”

    “咴”

    万余曹军战马犹如奔腾的洪流,被铁闸一下子拦截了下来,纷纷发出此起彼伏的嘶鸣,直冲云霄。

    冲在最前面的曹军将校,甚至包括王彦章、夏鲁奇在内,俱都被宇文成都的气势所震慑。一时间竟然无人敢应答。

    “谁敢出战”

    宇文成都一声咆哮,手中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犹如一只将要展翅翱翔的凤凰。冰冷的锋芒指向对面千军万马,让人不敢直视。对面的曹军将士竟然纷纷下意识的扭头躲闪,无人敢迎着宇文成都的目光。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为何来”

    宇文成都胸中热血澎湃,放声高喝,犹如虎啸山岗,振聋发聩,一张英俊刚毅的面孔显得狰狞凶恶,竟然让对面无数曹兵忍不住打个寒颤。

    “咴”

    一名曹军偏将心惊胆战。竟然拨马就走,冲的本方队伍阵脚大乱,一边逃命一边大喝“此人乃天神下凡,不可与之争锋”

    策马冲出了十余丈,迎面撞上从后面赶上的单雄信,愤怒之下一槊将这名动摇军心的偏将刺于马下,视之,竟然是夏侯惇的宗族夏侯杰。

    “夏侯杰动摇军心,临阵退怯。信已经他军法处置”单雄信持槊高呼,掷地有声,“敌将只有一人,我军有千军万马。谁敢后退,立斩无赦”

    系统提示音再次在刘辩的脑海中响起:“叮咚宇文成都触发独拒当阳桥剧情,雷霆属性蜕变为橫勇”

    “橫勇单挑斗将时。若对手的武力介于9095之间时,则自身武力2。对手的武力介于95200之间时。自身武力2。当对手的武力超过200低于205时,自身武力3。当对手的武力超过205时,自身4。”

    “群战时,对手每增加一名武力在9095之间的的武将,则自身额外2武力。每增加一名武力在95200之间的对手时,则自身额外2。对手每增加一名武力超过200的武将时,则自身额外3。单挑与群战前后叠加最高上限为25点武力。”

    刘辩为之热血澎湃:“难道这才是橫勇无敌的天宝大将真正实力么这是觉醒了的节奏应该是甄宓那边出事了吧,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只能耐心接收系统提供的信息了”

    滱水河边,石佛桥前,单雄信率先冲锋。

    “先吃我一槊”

    一声咆哮,性格刚烈的单雄信面对着立马横镗的宇文成都毫无惧意,纵马向前,手中金顶枣阳槊直取宇文成都咽喉。

    “叮咚单雄信特殊属性发作,强槊面对长武器时武力2,面对短武器时武力减2。当前单雄信基础武力值95,金顶枣阳槊2,武力上升为98”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触发,武力2,基础武力值203,凤翅镏金镋2,当前武力上升至206”

    “自不量力”

    风雪之中,宇文成都轻蔑的冷哼一声,手中镏金镗横扫而出。

    只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单雄信被震得双手虎口发麻,几乎拿捏不住兵器,脸色陡然一变。

    “没时间和这厮在这里单打独斗,老王并肩上啊,杀了这厮抓回甄宓”夏鲁奇咆哮一声,催马向前,手中丈八滚云枪直取宇文成都脑门。

    “叮咚夏鲁奇枪霸属性发动,武力5,丈八我滚云枪2,当前武力飙升至205”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再次发动,武力额外3,当前武力上升至209”

    王彦章也知道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与夏鲁奇双鬼拍门,怒吼一声,“王彦章在此,吃我一枪”

    “叮咚宇文成都橫勇属性再次发动,额外3武力,上升至222”

    刘辩表面上在聆听狄仁杰的启奏,注意力却完全飞到了河北战场:“嘶宇文成都一行只有二十几人,这王彦章、夏鲁奇、单雄信齐出,肯定带着千军万马。只怕他们处境不妙啊,看来是时候助成都一臂之力了”

    “把强行属性授予宇文成都,助他一臂之力”刘辩目光如炬,悄声向系统下达了指示。

    面对着三大骁将的夹击,宇文成都全无惧意,手中镏金镗挥舞的虎虎生风。犹如凤凰展翅,翱翔九天。遮拦招架。防的滴水不漏,越战越勇。稳占上风。

    看到王彦章手中的大铁枪横扫竖劈,有时当做长枪,有时当做棍棒,招式变化多端,能柔能刚,进可攻退可守。宇文成都心念斗转,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我的镏金镗比他的枪更重更沉,他能如此使用。我亦能如此”

    一念及此,宇文成都愈战愈勇,一声怒吼,手中镏金镗横扫竖劈,大开大阖,携带着呼啸的风声,雷霆万钧,如同狂涛拍岸,又如万马奔腾。气势更加咄咄逼人,直杀得夏、王、单三人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叮咚强行植入成功,宇文成都获得强行属性。因夏鲁奇武力上升值最高,宇文成都强行属性发动,按照取舍。武力增加3点,当前武力上升至225”

    “吃我一镗”

    转眼间。夏、王、单三人走马灯一般围着宇文成都狂攻了二十回合左右,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宇文成都反客为主,杀的三人手忙脚乱。伴随着一声怒吼,宇文成都一镏金镗劈出,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砸向王彦章。

    王彦章躲避不及,只能横枪招架,怒吼一声,“开”

    只听“铛”的一声,犹如天崩地裂,王彦章虎口震裂,五脏翻滚,嘴角溢出血丝,勉强架住了宇文成都这一击,胯下战马却支撑不住,两条前腿一软,跪倒在地。

    宇文成都哪里肯放弃机会,一镗扫出,直奔王彦章的脑门。

    “休要伤了老王”夏鲁奇嘶吼一声,手中大枪全力招架,勉强撑开了成都的这一击,将王彦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宇文成都变化如闪电,反手又是一镗,正中王彦章坐骑脑门,登时毙命,将王彦章掀下马来。

    “放箭”

    眼看着王彦章危在旦夕,单雄信长槊一招,喝令曹军放箭。

    由于三员大将与宇文成都厮杀成一团,曹军也不敢用箭雨爆射,只能由冲在最前面擅长箭术的弓骑兵朝宇文成都狙射。

    一瞬间,乱箭如雨下,犹如飞蝗般迎面射向宇文成都,夏鲁奇与单雄信趁机救出王彦章。

    眼见得三员主将脱身,曹军弓弩手便再无顾忌,朝宇文成都射出的箭雨愈发密集起来。尽管宇文成都的镏金镗挥舞起一团金光,一个不留神,肩部仍然中了一箭,血渍流出。幸亏自相撞击之下力道被卸去,只是堪堪破甲入肉,并无大碍。

    危急关头,东面尘土大起,一彪骑兵席卷而来,“馬”字大旗迎风招展。

    为首大将胯下火凤燎原,手持龙骑尖,头戴白狼啸月盔,身穿兽王连环甲,头盔上的白色狼毫,以及白色披风在风中狂舞,犹如闪电般风驰电掣而来,“西凉马孟起来也”

    原来是李靖接到展昭的求救之后,与陈登、许攸商议了一番,认为应该出动骑兵救援。而论骑兵的质量,自然数与卫青搭档的马超最为精锐,于是修书请马超率骑兵南下支援宇文成都、展昭一行。

    救人如救火,马超得令之后,立即率领麾下的四千枪骑兵,以及三千精锐骑兵星夜兼程从泉州县出动,奔驰将近三百里进入了冀州境内,探马刺探到曹军骑兵动向,马超便率兵前来救援,恰好在宇文成都危急关头杀到。

    马超一骑当先,勇往直前,喝一声“掷枪”

    “射”

    眼看着距离曹军骑兵越来越近,冲锋在最前面的四千枪骑兵爆发出整齐划一的声音,将手里新锻造的长标铁枪齐刷刷的抛射了出去。

    数千支势大力沉的长枪带着“咻咻”的风声,从天而降,曹军从来没有遇上这样的作战方式,慌乱之下挥舞兵器拨打,只是这标枪势大力沉,纵然稍微偏了方向,但力道依旧惊人,曹军阵中此起彼伏,惨叫声连天。

    “再射”

    连续三波长标铁枪掷出,近万支长枪倾洒进曹军阵中,至少刺杀刺死了两千五百余骑,连人带马死伤无数。曹兵在马上还射,但马超麾下的枪骑兵早有准备,将盾牌展开,迎着曹军冲杀了上去,伤亡微乎其微。

    马超率军冲锋,连续两个冲刺下来,将曹军的阵型切割成两段,首尾难顾。宇文成都奋起冲锋,镏金镗横劈竖砍,连劈百余人,杀的曹军心惊胆战。

    两军鏖战了一个多时辰,曹军骑兵又阵亡了两千余人,而汉军骑兵伤亡人数不足千人,曹军军心渐崩,士气低迷。

    再厮杀下去,弄不好是全军覆没的局面,夏鲁奇只能恨恨的下令撤退。王彦章在乱军之中刚刚找到一匹战马,还没得及搬蹬认鞍,就被宇文成都从背后赶到,轻舒猿臂提了起来,“哪里走”

    王彦章猝不及防被宇文成都生擒活捉,招呼汉军拿来缰绳捆了。夏鲁奇大惊失色,想要回兵救援,被马超率领枪骑兵杀到,险些陷入重围无法脱身,全力厮杀侥幸突围,只能仰天叹息与单雄信率兵向东会合后面的步兵去了。

    深入曹军境内,马超也不敢追袭,引领了宇文成都向东走了五十里,寻找了过河的桥梁渡过滱水,再折返向北,寻找李元芳、展昭等人去了。

    连续第三个三更,而且章节字数更多,连续3500,求月票,求推荐票,累了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