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六百七十九 你爹是曹操了不起吗?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凤凰亭坐落在凤凰山脚下,因此得名。

    时常有长着白胡子的老爷爷讲故事,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这座山清水秀的大山上有凤凰落脚,声音高亢,百里可闻,故此大山得名凤凰山。

    秦朝时期按照户籍划分,每十户为一里,设有里正,就是刚解放前的时候农村小组长。十里为一亭,设有亭长,大抵与村长相当。十亭为一乡,设有乡长,但十亭的规模比较大,再加上人口稀疏,辖区面积更大,所以很多乡的规模是达不到十亭的,以三五亭居多。

    到了汉代,十里一亭慢慢演变,变成了十里左右的土地为一亭,一般情况下会囊括七八个村庄,大抵就是一个乡镇。这个年代县城下面有既有乡也有亭,两者级别慢慢的平起平坐,由此繁衍出一个新的称谓镇。

    凤凰亭地处平原要道,交通便利,南连冀并北通幽燕,南来北往的客商络绎不绝,因此使得这片土地富庶繁华,整个乡亭的常住人口有近千户,比起一般的县城还要大一些。每天几条主要街道上贩夫走卒来来往往,店铺鳞次栉比,热闹非凡。

    规模宏大,坞堡连绵的甄家庄就坐落在凤凰亭的正北方,不时有各地的纨绔公子慕名而来,使得凤凰亭的客栈饭馆生意更加兴隆。即便曹操大军就在西方三十里之外驻扎,凤凰亭的热闹喧嚣依然不减,即使华灯初上,依然有贩夫走卒在叫卖。

    正是这样的环境才让宇文成都、李元芳、展昭以及率领的二十五名锦衣卫潜伏了长达三个月之久。而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正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曹操的十五万大军就在三十里之外驻扎。甄家庄被曹操的一位族侄曹干率领两千士卒围了个水泄不通,每天从早到晚不时有曹军到镇上来吃饭喝酒。甚至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窑子里寻欢作乐。

    宇文成都与李元芳、展昭等人各自带了七八个人,分别乔装成药材商、私盐贩子、酒商居住在毗邻的三家小客栈,平日里并不怎么来往,只是偶尔吃饭的时候坐在相邻的桌子,表面闲聊瞎唠,暗地里交流情报。情景有点像解放前白色统治区的地下党接头,毕竟十五万曹军近在咫尺,容不得宇文成都他们疏忽大意。

    多年的戎马生涯下来,每天沐浴在刀光剑影之中。一下子安静了三个月,这让宇文成都颇不适应,甚至有点郁闷。但为了天子的颜面,也只能忍着,白天在客栈里睡觉喝茶,与慢慢熟悉了的老板娘下下棋,夜深人静时到偏僻的树林里舒展下拳脚,免得荒废了武艺。

    而李元芳和展昭则从容了许多,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负责刺探情报。乔装打扮潜入各地,来到毋极县也是本职工作,只不过时间久了一些而已。

    清晨过后,西方就尘土大起。脚步声震天动地,人喊马嘶之声响彻云霄,旌旗招展向南而去。

    这让宇文成都喜出望外。也不顾别人会不会生疑,直奔李元芳居住的客栈:“李统领。西面尘土大起,好像是曹操撤兵了。今天傍晚或者明日清晨咱们就带着甄姑娘回金陵吧这里虽然山清水秀。看久了也是腻味。”

    让宇文成都、李元芳等人不敢轻举妄动的并非围着甄家庄的两千曹兵,这些来去飘忽的家伙还没把区区两千曹军放在眼里,担心的是惊动了曹操大军之后怎么撤离

    “文将军莫急,我亲自去查看一番”于是假扮成盐贩子的李元芳以下乡讨债为名,带着几个随从慢悠悠的向曹军大营摸去。

    傍晚时分才悻悻返回,对宇文成都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不知文将军要听哪个”

    “我看李兄也是闲出鸟来了,竟然和我扯这闲篇”宇文成都摇头苦笑,自己只想早点回军营建功立业,不想再在这里继续泡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客栈老板娘。

    李元芳耸耸肩:“好消息是曹军撤了,坏消息是曹军撤了十万,还有五万留守。我躲在远处估摸着数了半天,基本准确无误。”

    宇文成都一拳砸在门槛上,门槛都被震了一道裂缝:“五万就五万吧,总归少了十万人他们还要守营,就算守卫甄家庄的曹军去求援,也不可能倾巢而出吧我文成都想走,区区几万人也留不住我”

    李元芳吓了一跳,赶紧抱拳:“文将军好胆色,但你小点声,免得节外生枝。”

    宇文成都实在是憋坏了,闷闷不乐的道:“怕什么我带甄姑娘突围,你们自己设法脱身,若有任何差池由某一力承担,大不了提头回去,与你们无关”

    李元芳也知道宇文成都身为一个军人,不像自己和展昭这些锦衣卫,三个月的时间实在是把他憋坏了,但还是以大局为重提醒道:“从两千曹军的包围之下带出一个人来,说起来也不是太难,我与展护卫也能做到。但下一步怎么离开向东、向南哪条路不是五六百里,曹军关卡层层叠叠,到时候前有追兵后有堵截,又怎能插翅离开”

    听了李元芳的分析,宇文成都陷入了沉默,良久无语。

    “向北”

    展昭就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闪进了宇文成都的房间,脚步比猫还要轻巧,“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无聊的笑笑:“展护卫你是不是也闲出鸟来了竟然学会了陛下的口头禅。这几天没看见你的影子,去哪了”

    展昭手中佩剑放在桌案上,摸起茶壶倒了一杯润润嗓子:“向北去了,联系上李药师将军了。”

    宇文成都与李元芳面面相觑,同时恍然大悟:“展护卫的意思是咱们救出甄姑娘之后向北走”

    展昭呷了一口茶。悠然自得的道:“正是向北三百里就出了冀州边境进入了幽州,再向东北走一百里就是李靖将军驻兵的方城。比起向南或者向东,这条路线最近。关卡最少,援兵最强。有李征东的十万大军接应,我们何惧之有”

    顿了一顿道:“只是过了蒲阴县之后就进入了幽州境内,范阳郡已经被元军占领,匈奴铁骑时常入寇劫掠,弄不好会撞上匈奴骑兵。”

    李元芳一拍脑袋,向展昭竖起了大拇指:“展护卫你行,我怎么没想到走这条路线”

    展昭笑笑:“李药师的大军刚到方城没多久,我也是听一个从幽州南下避难的马贩说的。才灵机一动想起了这条路线。”

    “那就走这条路线,吃饱喝足之后就动身”宇文成都一刻也不想多留,脑袋探出窗外喊了一声:“掌柜的,快快准备晚膳。”

    夜色深沉,一彪队伍由西而来。

    正在窑子里鬼混的曹干得报之后急忙派人去拦截,问清了之后方才知道是曹丕连夜到来,急忙满脸堆笑的迎上去施礼:“原来是子桓来了啊”

    曹丕的马车直到甄家庄门前方才停下,下车之后扫视了围着甄家庄一圈的曹兵稀稀疏疏,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士卒因何如此之少看起来有六七百人么”

    曹干陪笑着解释:“白天一千。晚上一千,还有生病中风的,也就这些人了。甄家庄的家丁已经遣散了大半,加上婢女族人。老弱妇孺算一块,整个庄园不过两百余人,留下六七百人看守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子桓不必担忧。”

    “怕是有出去鬼混的吧”曹丕冷哼一声,不过也懒得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甄宓可是在家,没出什么差错吧”

    曹干一脸色笑。与其兄曹安民如出一辙:“子桓你放心好了,哥哥给你盯的紧呢,甄家除了上街买菜的,只许进不许出,就算她插上翅膀也休想出去听哥哥一句劝,霸王硬上弓算了,女人嘛,越得不到心里越痒痒,犹如猫抓一般,睡几次没新鲜感了,也就如弃敝屣。”

    “少废话,叫门”曹丕脸色深沉,懒得搭理曹干。

    曹干当即亲自上前,挥起拳头“咣咣”的砸门:“开门开门,子桓公子来探望甄宓小姐了”

    曹丕之前十天半月来一趟,但都是白天来这还是第一次深夜叫门,甄家姐妹顿时乱作一团。

    还是前来娘家探望,被曹兵只许进不许出困在甄家的大姐甄姜有主意,吩咐道:“曹丕半夜来访,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你们先把阿宓藏起来,由我来应付曹丕。”

    甄俨、甄尧两兄弟立即带着甄宓躲进了密室,而尚未出嫁的甄家其他三姐妹也惴惴不安的躲进了闺房之中,由大姐甄姜来应付曹丕。

    “见过曹公子”甄姜知道一扇门是挡不住曹丕的,因此亲自与夫君周弼来给曹丕开门,盈盈施礼。

    曹丕脚步也没踏进甄家,冷声问道:“甄宓何在”

    “哎呀真是不巧,这几日天寒地冻,阿宓偶感风寒,身体欠佳,就连床榻也下不来,早已沉沉睡去,怕是无法给公子请安了”甄姜陪着笑,沉着应对。

    “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甄姜那张俊俏的脸上登时就留下了五道指印,嘴角冒出血渍,曹丕这一巴掌下手颇重,只抽的甄大姐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少给我扯犊子”曹丕活动着一阵酸疼的手掌,恶狠狠的训斥道。

    “你爹是曹操就了不起么”

    年轻气盛的周弼见妻子无故受辱挨打,顿时怒发冲冠,抬手一巴掌抽在了曹丕的脸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曹丕自小颇受母亲卞氏宠爱,何曾受过这般羞辱更何况当着曹干还有数百曹军将士的面,竟然被一个无名之辈打了一记耳光,而且比自己抽甄姜的那下子还响亮,不由得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

    “我爹是曹操就了不起”

    剑光一闪,曹丕的佩剑已经刺入了周弼的胸膛,自前胸进后背出。

    “你敢杀人”殷红的鲜血顺着佩剑汩汩流出,染红了周弼的衣衫,嘴角也冒着丝丝鲜血,整个人有气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夫君”甄姜大惊失色,惨叫一声上前抱住周弼,几乎昏倒在地。

    曹丕面色如霜,一脚踹倒甄姜,抚.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恶狠狠的喝道:“把这娘们给我拖进屋去,就算给我把甄家翻个底朝天,也要把甄宓找出来”

    “干的漂亮”曹干色笑着向曹丕竖起了大拇指,“比子脩有魄力多了,有伯父之风”

    二更送上,继续求月票,然后再去码字,继续努力三更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