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三国之召唤猛将最新章节列表 一千六百一十五 玉石俱焚

    啃书网(啃书手机版)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的最新网址: M.kenshu.CC 恋上你看书网 A ,最快更新三国之召唤猛将最新章节!

    王俭城已经被汉军彻底攻陷,十几万大军涌进城内,顺着大街小巷对唐军进行镇压剿杀。~啃?书*小*说*网:.*无弹窗?@++www.*kenshu.cC

    随着李舜臣的战死与李元霸的逃亡,唐军群龙无首,迅速土崩瓦解,死的死降的降,战事渐呈消弭之势。

    汉帝国的大旗插上王俭城这座昔日大唐的国都,在秋风中猎猎招展,城墙上下,城里城外遍地都是大汉帝国的勇士。

    天地之间,唯有一人,依旧在挥舞大锤对抗以数十万计的大汉雄师,他就是曾经的大唐西府赵王现在的唐国皇帝李元霸。

    刘无忌策马引开李元霸,一来为了给宇文成都阵斩黑蛮龙创造条件,二来想和李元霸拉开距离,让弓箭手射杀李元霸。

    漫山遍野多达十几万汉军,弓箭手犹如过江之鲫,一人一箭那就是倾盆骤雨。先前刘无忌、李存孝等人与李元霸纠缠在一起,弓箭手投鼠忌器,不敢擅自放箭;只要拉开距离,创造出机会,就算李元霸是铜筋铁骨,也能把他射成刺猬。

    李元霸平日里虽然痴痴傻傻,但在战场上却仿佛换了一个脑子,心中知道自己如果被刘无忌甩开,势必会遭到汉军弓箭手的围剿,到时候能否全身而退不得而知,因此催马提锤紧紧咬住刘无忌,不给他甩开自己的机会。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了数千丈,刘无忌见迟迟无法甩开李元霸,猜测它已经洞穿了自己的企图,心中暗自嘀咕“别看李元霸平日里呆头呆脑,但到了关系生死的时候却心如明镜,要杀他还真是不容易!”

    既然无法甩开李元霸,刘无忌便在一处高坡附近停下马蹄,左刀右戟与李元霸厮杀成一团,你来我往恶战了七八个回合难分胜负,李存孝很快便催马追了上来。

    看到李存孝加入战团,刘无忌大声阻止道:“存孝将军且慢,李元霸力大锤沉,又有铁链辅助,覆盖范围惊人。我们人多了反而施展不开,不如进行车轮战,轮流与他厮杀,活生生将他耗死!”

    “这个办法不错,小王爷暂且退下,让微臣先来与李元霸掰掰手腕。”

    李存孝虽然同意了刘无忌的车轮战术,却不肯让刘无忌冒险,坚持由自己先打头阵。无论如何,刘无忌都是主公的儿子,身为臣子岂能让少主打头阵?若刘无忌有个闪失,自己如何向天子交代,如何向满朝文武交代,如何向三军将士交代?

    刘无忌聪明睿智,对于李存孝的担忧一猜便知,当下虚晃一招退出战团:“行,存孝将军乃是我大汉武将之翘楚,有你对付李元霸,小王放心!”

    “小娃儿哪里走?”看到刘无忌想跑,李元霸哪里肯让,咆哮怒吼,挥舞大锤企图缠住刘无忌。

    李存孝策马挺槊拦住李元霸的去路:“亏你自诩天下第一猛将,我家庐江王不过十三四岁年龄,你欺负一个少年算什么本事?有种的与我大战三百个回合!”

    听了李存孝所言,李元霸露出羞赧之色:“什么,这小子竟然只有十三四岁?真是不得了啊,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哼……我家庐江王乃是皇室帝胄,天子后裔,岂是你们番邦蛮夷能够相提并论?”李存孝冷哼一声,手中禹王槊一个樵夫指路,迎面疾刺李元霸面门。

    李元霸手中双锤左右一分,一个野马分鬃,左锤格挡李存孝的长槊,右锤凌空砸向李存孝的脑门。

    “叮咚……因刘无忌退出战团,李元霸霸?天威属性失效,武力下降至129!”

    李元霸力大锤沉,一百八十斤的擂鼓瓮金锤裹挟着呼啸风声扑面而来,好似泰山压顶,犹如乌云遮城,李存孝不敢硬扛,急忙拨马闪开,并挥舞毕燕挝还了一招。

    千军万马之中,两大当世顶尖悍将马踏连环,锤来槊往,各自使出浑身解数,转眼间便恶战了四五十回合,直杀的难解难分,不分伯仲。

    宇文成都阵斩了黑蛮龙之后早就策马追了上来,本想提镗上前助李存孝一臂之力,被在一旁掠阵的刘无忌拦住:“成都将军且慢,我看存孝将军应付自如,再支撑三五十回合不在话下,你我不必上前,用车轮战耗死李元霸!”

    宇文成都略作思忖,颔首应允:“小王爷言之有理,存孝将军目前的确未露败相,那末将就暂时作壁上观,等存孝将军累了再由我上前厮杀。”

    随着唐军死的死降的降,王俭城里的战事彻底平息了下来,卫青命丁奉、陆抗留下三万人在城里整顿治安,收编俘虏,其他人全部撤出城池。

    城外的敌人只剩下李元霸一个,除了李存孝正面厮杀,刘无忌与宇文成都在一旁掠阵之外,太史慈、飞卫、前田庆次等人也率领着七八万人将这片山坡团团围住,数万弓箭手俱都弯弓搭箭,将李元霸围了个插翅难飞。

    站在卫青旁边的陆逊一直双手抱在胸前观战,看到百十回合过后李存孝渐落下风,肃声提议道:“卫兄,这李元霸简直是天神下凡,单打独斗没人能够赢的了他。不如让弓箭手乱箭齐发,用骤雨般密集的箭矢将之射杀算了!”

    卫青手抚佩剑,高声反问:“要乱箭射死李元霸并不难,可存孝将军正与他杀的难解难分?密集的箭雨倾洒下去,岂不是殃及池鱼,连累了存孝将军?”

    陆逊眉毛一挑,高声道:“慈不掌兵,善不理财,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杀死李元霸,干脆将存孝将军一块射杀算了,虽然这样有些残忍,但我想存孝将军在九泉之下一定会理解的!”

    “什么?你说把存孝将军也射杀了?”卫青一脸不可思议,“伯言将军,我没听错吧?”

    陆逊双手背在身后,任凭披风被吹得猎猎作响,面无愧色的道:“卫兄,你没听错。我想你能够看得出来,如果再继续厮杀下去,存孝将军必然会败下阵来,到时候是生是死难以预料。

    就算存孝将军能够侥幸保住性命,乱战之中只怕成都与庐江王都有性命之危,随时都有死在李元霸锤下的危险,而且那样还没有把握杀死李元霸。既然迟早都要死人,何不把心一横,让存孝将军与李元霸玉石俱焚呢?”看清爽的就到【顶点网 o】

    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www.ke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