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六百零一 “天下第一锤”之死

    得到韩信的增援之后,唐魏联军的兵力上升到二十万,超过了徐晃率领的十五万汉军。

    但韩信所率领的魏军大部分都是今年招募的新兵,装备落后,战斗力低下。唐魏联军兵力虽然稍占优势,但在局面上却没占到任何便宜。

    幸亏魏将质量较高,除了贾复能够持平薛仁贵之外,巨无霸更是凭借着手中的绞神剪大杀四方,一个人斩杀了数百汉军将士。史建瑭驱驰胯下战马,挥舞手中白玉凤凰戟同样所向披靡,一个人挑翻了百余名汉军。

    其他的杜嶨、斛律光、毛文龙等人也都骁勇善战,冒顿率领的骑兵来去如风,可以在局部对汉军形成压制,因此两军从晌午鏖战到傍晚依旧难分胜负。

    徐达知道论武艺自己手下武将不是魏将的对手,因此下令尽量避免斗将,多多利用阵型围困敌将,因此在张须陀战死之后并没有再折损大将,成功的稳定了军心。

    傍晚时分,北面杀声大作,徐晃率领的八万汉军抵达射鹿原战场,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加入战团。

    徐晃手提大斧一马当先,程咬金、孟良、齐国远三大逗逼紧随其后,钟无艳与陈平殿后,率领着八万汉军踩踏的尘土飞扬,举着漫山遍野的火把从背后猛攻曹魏联军。

    在徐晃军团加入战场之后,局势开始向汉军倾斜,徐晃手提大斧愈战愈勇,马蹄踏处,挡者披靡,一路连斩数员唐魏将校。

    “徐晃休要猖狂,吃我一枪!”

    乱军之中徐晃正遇唐将毛文龙,包括毛文龙在内的所有唐将对徐晃军团很是陌生,更不知道徐晃大斧了得,因此催马挺枪毫无惧色的迎了上去。

    “叮咚……徐晃天罡属性发动,当前劈出第七斧,武力+11,基础武力97,坐骑骅骝+1,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两马相交,徐晃虚晃一斧,引得毛文龙一枪刺空,手中大斧一个横扫千军,瞬间便把毛文龙首级斩了下来。

    就在徐晃阵斩毛文龙之际,齐国远提着一对纸糊的大锤正遇巨无霸,看到对方胯下竟然骑着一只斑斓白额虎,不由得毛发倒竖,吓得拨马就逃。

    而巨无霸看到齐国远手里拎着一对水缸般的大锤,看起来一只少说也有七八百斤的样子,能够使用这样的一双大锤,两臂何止有千钧之力?

    “哎呦……世上竟有这样的奇人?这才是天下第一锤啊,相比之下李元霸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巨无霸额头见汗,同样呵斥胯下猛虎扭头逃窜。

    齐国远跑了几步发现巨无霸竟然也被自己吓跑了,登时咧嘴大笑:“哇哈哈……这个骑老虎的家伙简直是傻大个,竟然被我的大锤吓跑了?将士们看好了,且看齐爷如何吓死巨无霸!”

    一念及此,齐国远再次拨转马头狂追巨无霸,高举一双大锤怒吼:“巨无霸休走,快来我神威无敌天下无双征北镇南安东平西勇猛盖世车骑骠骑骁骑大将军齐国远锤下受死!”

    射鹿原上何止千军万马,双方的总兵力加起来已经超过四十万,犹如大海中乌泱泱的鱼群,简直是前脚碰后脚,前胸贴后背,巨无霸想要甩开齐国远谈何容易?

    不过转眼的功夫,齐国远就举着一对“各重八百斤”的大纸锤追上了巨无霸,高喝一声:“巨无霸休走,速来齐爷锤下受死!”

    看到齐国远举着一对夸张的大锤追了上来,巨无霸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转身迎战,举起手里的大铁剪迎了上去:“士可杀不可辱,休要欺人太甚!”

    只听“咔嚓”一声,巨无霸手中长达一丈的绞神剪竟然一下剪断了齐国远的锤柄,巨大的锤头瞬间跌落在地,发出“噗”的一声闷响,登时瘪了下去。

    “咦……竟然被剪断了?”巨无霸一脸懵逼,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齐国远则是一脸傻逼,没想到得意忘形之下露了馅,这下怕是要大祸临头了,情急之下忽悠道:“你奶奶的竟然把老子的大锤给剪断了?齐爷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你计较,不必赔偿了!”

    齐国远话音未落,催马就逃,抱头鼠窜。

    巨无霸虽然憨厚但却不傻,稍微一愣神便反应了过来,急忙叱喝胯下猛虎追赶:“好啊……你小子竟然用纸锤装神弄鬼,看老子不把你一刀两段!”

    战场上人山人海,巨无霸逃不掉齐国远同样也逃不掉,转眼之间就被巨无霸从后面追了上来,手中大剪刀猛地探出,犹如巨蟹的铁钳一般绞向齐国远的脖颈。

    吓得齐国远大喊大叫,举起手里的另外一把纸锤威胁巨无霸:“喂喂喂……我手里的这把大锤可是真的,你要是再敢追我,就别怪齐爷我不客气了!”

    齐国远话音刚落,巨无霸的大铁剪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绞了过来。齐国远低头躲闪大铁剪便跟着降低高度,齐国远向一侧躲闪大铁剪便跟着向一侧移动,眼见已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只听“咔嚓”一声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齐国远的一颗头颅被巨无霸手中大铁剪狠狠绞了下来,鲜血从腔子里喷溅而出,好似喷泉一般蹿起半丈高度,瞬间洒了满地血花。

    一剪刀绞下齐国远的头颅,巨无霸这才出了一口心中恶气:“没想到汉军之中竟然有这种装神弄鬼,虚张声势的家伙,除了这齐国远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沙场上唬人?”

    两军直杀的天昏地暗,难解难分,薛仁贵与贾复恶战了两百回合难分胜负,这让薛仁贵逐渐急火攻心,略作思忖之后决定用冷箭偷射贾复。

    又鏖战了十几个回合,薛仁贵虚晃一戟,拔马就走,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将震雷青龙戟挂在马鞍上的兵器钩之上,悄悄的摘了万里起云烟,拈弓搭箭,转身奔着贾复就是一箭。

    贾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兼早知薛仁贵射术了得,因此心中早有准备,听到风声响起,猛地把手里的流星锤掷了出去,“哼……早就料到薛贼偷放冷箭,雕虫小技,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