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六百 最强戟将之战

    既然薛仁贵在关键时刻杀到,并不费吹灰之力灭了夏侯兄弟,徐达便打消了挥兵掩杀的念头,给薛仁贵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挫一挫魏军的士气。

    贾复用最快的速度冲阵,但还是没能从薛仁贵手下救回夏侯兄弟,而且一个都没能救回,这让他有些怒不可遏,催马提戟直取薛仁贵:“薛仁贵,欺负晚辈后生算什么好汉,有种的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薛仁贵连声冷笑,叱喝胯下赤兔马,挥舞震雷青龙戟迎上前去:“能欺负晚辈后生也算本事,我可是听说前些年大战合肥的时候有个姓贾的在我们庐江王手下吃了亏!”

    贾复先后在刘无忌手下吃了两次亏,而且刘无忌还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这让贾复深深的引以为耻,此刻被薛仁贵揭了伤疤不由得恼羞成怒:“我只是看那小子乳臭未干,不忍心欺负他罢了,若是下次遇上,定要将他一戟两段!”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发动,面对持戟武将之时基础武力+3,当前武力变化为111!”

    当下两人不再废话,马踏连环,你来我往,直踩踏的烟尘滚滚,尘土飞扬,一个咆哮怒吼,一个叱咤大喝,转眼间厮杀了十几个回合,堪称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4!”

    二十多个回合过后贾复逐渐落在下风,渐渐的左支右绌,险象环生,稍不留神被薛仁贵一戟戳中左肋的战袍,刮破甲胄,导致肋下出现淤青,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登时传遍全身。

    “呵呵……曹魏的龙虎双煞不过如此罢了!”薛仁贵放声冷笑,脸上露出蔑视之色。

    贾覆又羞又恼,把心一横决定以死相博:“薛仁贵休要猖狂,士可杀不可辱,我贾覆自认武艺平平,可你又比我强了多少?你是能赢得了李元霸还是能赢得了项羽,又何必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发动,每负非致命伤一次,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11!”

    贾复连声怒吼,招招走险,将银月盘龙戟挥舞的虎虎生风,竟然逐渐扭转了劣势,渐渐呈献旗鼓相当的局面。两匹宝马嘶鸣跳跃,两员虎将大开大阖,杀的难解难分,转眼间又鏖战了十余个回合。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发动,每被压制一个回合,则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13!”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发动,每被压制一个回合,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15!”

    “啧啧……想不到这个贾覆有点本事啊,比那个卖主求荣的荆布强了许多啊,薛某今日不使出浑身解数,怕是占不到便宜啊!”

    薛仁贵一念及此,催促胯下赤兔马,高举手中震雷青龙戟,大开大阖,使出看家本领与贾复厮杀,努力寻找着破绽。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发动,面对持戟武将之时随机增加两次武力,第二次随机增加5点,当前武力上升至119!”

    当薛仁贵集中精神之后重新占据了优势,再次对贾复形成压制局面,连续几次差点刺中贾复,引得在远处观战的汉将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再次发动,每被压制一回合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17!”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再次发动,每被压制一回合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19!”

    “叮咚……贾复嗜血属性再次发动,再次遭到薛仁贵压制,因其嗜血属性上限最高可增加12点武力,故此本回合+1武力。因贾复嗜血属性开满,其慑众属性减半,武力-1,当前武力变化为119!”

    两员虎将各自驱驰胯下宝马,挥舞手中神兵,在方圆数十丈的范围内驰骋咆哮,你来我往,恶战了百十回合尚且难分胜负,谁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就在这时西方烟尘滚滚,旌旗招展,韩信率领十二万唐魏联军杀到,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踩踏的尘土蔽日,挥舞着刀枪朝汉军发起了强攻。

    “杀啊,生擒徐达,全歼汉军,胜败在此一战!”韩信策马挥剑,指挥唐魏联军猛攻汉军。

    “杀啊,休要走了徐达!”

    在韩信的指挥下,史建瑭、杜嶨、斛律光、冒顿、毛文龙等人俱都催促战马,挥舞兵器,一马当先的引领着唐魏联军冲向汉军方阵。

    曹仁因为兵力处在劣势,所以不敢与徐达硬拼,现在得了韩信十二万兵马的助阵,自然不会再胆怯,当即挥剑下令全军冲锋:“擂鼓冲锋,与韩信夹攻徐达!”

    “杀啊,看我剪下徐达首级!”

    随着曹仁一声令下,巨无霸催促胯下斑斓白额虎,挥舞着绞神剪第一个冲出阵去,直扑徐达的帅旗。

    曹仁披盔挂甲,手提大刀亲自冲锋,司马错、夏侯尚、曹真、曹参等人不肯示弱,纷纷叱喝胯下战马,挥舞手中兵器,追随着浩浩荡荡的大军向汉军发起冲锋,与韩信军左右夹攻,企图把徐达军驱逐到黄河岸边,一举全歼。

    虽然唐魏联军超过二十万,可徐达麾下也有十四五万的兵力,因此徐达并无惧色,手中长枪一挥,叱喝全军迎战:“将士们,援兵很快就会抵达河内,我等只需扛住敌军的冲锋,定能毕其功于一役。全军向前死战,谁敢后退,定斩不赦!”

    徐达话音未落,亲自策马提枪冲锋,霍峻、王平等人不甘示弱,俱都举起兵器紧随徐达的步伐迎战唐魏联军的冲锋。

    韩擒虎虽然不愿与魏军正面作战,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却也没有理由裹足不前,也只能咬紧牙关,挥舞着长枪追随着汹涌的人群向前冲锋,与漫山遍野的敌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厮杀。

    苍穹之下,旷野之中,黄河岸边,爆发了一场将近四十万人的大混战。

    数不清的将士犹如蚁群,来来往往的脚步踩踏的尘土蔽日,喊杀声震彻云霄,直杀的尸横盈野,血染荒原,而这场恶战才刚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