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九十五 最后的疯狂

    唐魏联军攻打柘县遇挫,折损了一万五千兵马与恶来,眼见计划难以得逞,曹操与韩信决定改弦易辙,放弃柘县南下怀县与曹仁夹攻徐达。火然??? ?文  ?.re`

    曹操命曹彰、史建瑭提前寻找险要之处设伏,等徐晃追上来之时杀他个人仰马翻,但失望的是曹彰与史建瑭苦等了大半夜,直到凌晨时分也不见一个汉兵追上来,只能鸣金收兵,由史建瑭快马加鞭禀报前面的曹操。

    经过半夜的急行军,曹操与韩信率领的主力大军已经离开柘县六十里路程,进入了河阳县境内,距离河内郡治所怀县还有一百二十里路程,距离黄河南岸的洛阳还有八十里路程。

    接到史建瑭的禀报,曹操蹙眉询问韩信与贾诩、范蠡等人:“徐晃竟然没有追上来,莫非他没有看透我军围攻徐达的意图么?若是如此,实乃天助我大魏!”

    韩信、贾诩、范蠡纷纷摇头否决:“徐晃征战沙场多年,绝不可能看不透我军的意图,十有**担心中了埋伏,绕路杀奔怀县去了。”

    曹操喟叹道:“诸位说得极是,徐晃用兵稳重,陈平诡计多端,又岂会看不穿我军的战略意图?这两日怀县必有一场决定性的战役,胜则走出困境,败则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启奏陛下,司马懿将军求见!”传令兵一熘小跑,大步流星的来到曹操面前跪地禀报。

    “哦……司马懿?”曹操抚须沉吟,“既然司马仲达从怀县远道而来,必有妙计,马上带来见朕!”

    不消片刻功夫,司马懿就带着十余骑来到曹操面前,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禀报:“臣司马懿拜见陛下!”

    曹操亲自下马扶起司马懿,肃声道:“仲达从怀县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来?”

    司马懿拱手道:“徐达率领的十五万大军几乎倾巢渡过了黄河,目前正与曹子孝将军在怀县城南对峙,靠着贾覆、巨无霸的骁勇善战,我军兵力虽弱,却也没有落在下风,杀了个旗鼓相当。”

    曹操闻言露出欣慰之色,抚须道:“朕把贾覆与夏侯霸兄弟派来协助子孝,就是为了守住怀县这个桥头堡,幸好没有让朕失望啊!”

    司马懿又道:“贾覆将军勇冠三军世人皆知,倒是夏侯霸小将军表现抢眼,凭借着一杆长枪刺杀了十余名汉军将校,深得曹子孝将军夸赞,称之为‘樊哙再世’,很是器重!”

    “哦……仲权贤侄果然有这样出色的表现?”曹操闻言喜出望外,抚须大笑道,“前些日子仲权兄弟弄回来一些经书,说是鬼谷子所着,他自己留了一本枪谱,朕也没太当一回事,如今看来果然有用!”

    司马懿又道:“臣这次从怀县快马加鞭赶来见驾非为别事,特来向陛下进言,希望分兵一支渡过黄河,强攻洛阳。徐达几乎倾巢而出,想来洛阳的守军也就区区几千人吧!”

    “可能徐达觉得决战在即,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吧,认为我军不会渡河进攻洛阳,即便进攻洛阳也没什么意思,因此才倾巢而出。”曹操手抚胡须,对徐达的心理做了分析。

    司马懿颔首道:“徐达的心理多半如此,因此臣特来见驾,前些日子我在孟津港筹备了近百艘艨艟走舸,请陛下分一支兵马由此渡过黄河,强攻洛阳,必能得手。”

    曹操抚须沉吟道:“嗯……这倒不失为一步妙棋,既然我军已经无路可走,不如直取洛阳,先攻占了这座刘汉的风水宝地。就算我大魏要灭亡,朕也要放一把大火将它付之一炬!”

    曹魏现在已经走投无路,只剩下与汉军决战河内一步棋,若是渡河攻占洛阳,说不定能够打开一番新局面,因此韩信、贾诩、范蠡等人纷纷赞成:“司马仲达此计甚妙,可以一试!”

    曹操抚须沉吟片刻,老气横秋的道:“唉……遥想十几年之前,朕与袁本初少年得志,官拜西园八校尉之一,算得上洛阳城中的风云人物。弹指间十几年过去了,朕再也没有踏进洛阳一步,若大魏这次难逃覆灭的结局,朕希望让洛阳这座两百年的都城来陪葬!”

    曹操当即传下命令,由韩信率领史建瑭、杜、冒顿、斛律光、毛文龙等人率领十二万兵马继续向河内进军,自己则带着典韦、许褚率领剩下的两万多兵马,会合后面曹彰率领的三万兵马与司马懿一起杀奔孟津,渡过黄河,强攻洛阳。

    曹操又命范蠡辅佐韩信,让贾诩跟随自己,就地分道扬镳,一路继续向西朝怀县进军,另外一路则径直向南直抵孟津。

    曹操命典韦在前开路,自己与司马懿、许褚居中,曹彰殿后,朝孟津港口全力进军,一路上直踩踏的尘土滚滚,好似一条蜿蜒曲折的黄龙。

    由于年事已高,连日的驰骋奔波让曹操有些吃不消,当下与苏妲己共乘一驾马车,让这个祸国殃民级别的女人替自己捶捶背揉揉肩,以解除旅途的疲劳。

    邺城已经空虚,曹操自然不会把苏妲己留下,因此一路带着随军,连续的奔波让苏妲己同样吃尽了苦头;但面对着主动送上门来的曹操自然不敢怠慢,使出浑身解数伺候着,一口一个陛下长,一口一个陛下短,直把曹操哄得心花怒放。

    “陛下,你还要把我送给刘辩么?”苏妲己笑靥如花,一边给曹操捶腿,一边媚眼含春的询问。

    曹操双眉微蹙,突然热血澎湃,一下子把苏妲己压在身下:“当初把施夷光送给刘辩,白白让这孙子沾了便宜,这次朕不会再重蹈覆辙了。局势已经如此,朕把你送给刘辩还有什么用,自今以后,你便是朕的了!”

    很快,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翻转起伏,苏妲己努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马车随着旅途的坎坷不停的颠簸,曹操丝毫不担心会被周围的将士听见动静。

    大厦将倾,自己能快活一刻算一刻,就算国破家亡,也不会再把这样的红颜尤物拱手让给刘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