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九十二 克夫命

    曹操命曹彰、史建瑭先行向南寻找险要之处设伏,其他各路兵马循序渐退,星夜杀奔河内郡治所怀县,与曹仁夹攻徐达兵团。

    现在的曹操已经穷途末路,向北撤退必然难逃灭亡的命运,唯有主动进攻汉军,力争击溃甚至全歼其中一路汉军,才有绝处逢生的希望。在这种局面之下曹操只能孤注一掷,冒着被汉军围歼的危险向河内进军,就算被截断后路也在所不惜。

    在韩信的指挥下,围攻柘县的曹魏联军犹如退潮的海水一般陆续退走,震耳欲聋的杀声逐渐消弭,城墙周围只留下堆积如山的尸体。

    “魏军竟然主动退走了?”徐晃策马上了城墙,举目远眺,但见漫山遍野的火龙渐行渐远,“传我命令,准备追袭!”

    跟在旁边的陈平急忙阻拦:“曹军退而不乱,必有伏兵,若追击必然中伏,不可轻出。”

    徐晃略作沉吟,同意了陈平的建议:“陈军师,你认为曹军为何会突然退走?此行欲往何处去?”

    陈平捻须道:“唐魏已经在柘县城下折损了一万五千余人,再继续强攻下去损失将会愈来愈惨重,而且我军其他各兵团很快就会围拢过来,曹操只能放弃攻城。既然曹魏朝东南方向而去,十有八九是围攻徐天德军团去了。”

    “军师所言极是,曹操的战略是在局部集中力量以优势兵力先击溃我军一路,他多半是看到拿下柘县无望,便调头向南围攻徐达去了。曹仁手中有八万兵马,再加上曹操亲自率领的这支唐魏联军,兵力远超徐达,我等必须尽快增援!”徐晃目光如炬,当机立断。

    陈平颔首赞同:“公明将军所言极是,但曹操退而不乱,必有伏兵,我们不能尾随追袭,可以先向东进入野王县,再转道向南。”

    徐晃对陈平的建议从谏如流,下令留下张辽、徐宁率两万人马守卫柘县,提防曹彬从壶关方向来犯,自己则与陈平带着程咬金、钟无艳、孟良、齐国远等人率领九万多将士星夜离开柘县向东朝野王进军。

    “不好了,兴霸将军……”就在徐晃准备率军出城之际,医匠紧急来报,一脸无奈的道,“因伤辞世了!”

    “兴霸将军殉国了么?真是让人心痛啊!”

    徐晃闻言不由得喟叹一声,仰天唏嘘,半天之前还生龙活虎的同僚转眼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挚友辞世,良将永别,怎能不让人伤感万分?

    徐晃当即带着陈平、张辽、程咬金等将校来到县衙灵堂送别甘宁,只见这位身经百战的悍将面色蜡黄,平静而祥和,一动不动的躺在床榻上,嘴角似乎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汉一统天下的太平盛世。

    面对着甘宁的遗躯众将无不垂泪,徐晃更是泪洒衣襟,黯然道:“若论从龙之臣,这世上没有几个比甘兴霸早了!没想到继秦叔宝将军之后,兴霸也离开了这个世界,怎能不让人唏嘘伤感?”

    陈平摇头叹息一声,在这一瞬间竟然想去了甄氏姊妹:“可怜的甄家姐妹啊!”

    甄氏姊妹五人,老大甄姜最先嫁给了河涧国国相周诚之子周弼,却在那个夜晚死在了曹丕剑下,大姐甄姜由此守寡。

    后来甄家祖坟冒青烟,甄姜、甄脱姊妹二人沾了甄宓的光,被刘辩分别许配给秦琼与甘宁,却因为武如意做了手脚上错花轿嫁错郎换了夫君。而现在两人的丈夫双双共赴黄泉,不能不让人诧异和感慨,陈平甚至在心底认为甄氏姊妹有克夫之命。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必须尽快抽空给存孝、成都甚至还有陛下修一封书信,提醒他们小心防范,切勿阴沟翻船,马失前蹄。”相比于义愤填膺的众将,陈平则冷静的许多,低着头在心中暗自思忖。

    看到众将的情绪有些压抑,徐晃抬手擦拭了下眼角的泪痕,大声激励众将:“诸位将校,将军难免阵前亡,为将者当以马革裹尸为荣。我等要继承兴霸的遗志,奋勇杀敌,力争在寒冬来临之前全歼曹魏,以慰兴霸在天之灵!”

    “誓杀贼寇,为兴霸报仇雪恨!”众将群情激昂,纷纷攥拳响应徐晃。

    徐晃拍了拍张辽的肩膀,叮嘱道:“公明啊,兴霸的遗躯就交给你了,好好收殓了,派人送回江东交给朝廷厚葬吧!”

    张辽一脸悲痛,声音哽咽,唯有颔首答应:“唔……”

    徐晃大手一挥,率领陈平、程咬金等人大步流星的出了灵堂,翻身上马,自柘县东门出城向东奔野王方向而去。

    凌晨时分,柘县城外马蹄声大作,彻里吉、越吉率领七万羌兵在前,曹彬、满宠、王凌率三万魏军从壶关方向杀到,踩踏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直逼柘县城下。

    徐宁见状大惊失色,跺脚道:“没想到曹魏竟然有羌骑助阵,早知如此就该让父亲大人多留下几万将士守城。如今敌军将近十万之巨,该如何是好?”

    张辽毫无惧色,提刀上马,高声道:“羌骑远来,兵无战意,将无斗志,十有八九是受雇而来,而且骑兵不善攻城,纵有百万又有何惧?贤侄守城,看先出城杀他个猝不及防!”

    张辽留下徐宁守城,亲自挑选了八百精锐打开柘县北门掩杀了出去,风驰电掣一般迎着羌骑冲了上去,犹如冲击羊群的猎豹。

    “来将何……”

    为首的羌军先锋元帅越吉正要问话,被张辽策马冲进阵中,手起刀落,将一颗头颅砍了下来,在地上骨碌碌乱滚。

    八百汉骑各个奋勇,人人争先,趁着羌人魂飞魄散立足未稳之际大开杀戒,直杀的羌骑人仰马翻,死伤无算。

    一阵冲杀下来,八百汉骑阵斩四千多羌骑,本方仅仅折损了十余骑,唯恐陷入重围,张辽呼哨一声,引兵撤回柘县,关闭城门,拉起吊桥,据城死守。

    听闻越吉被汉将阵斩,彻里吉吓得魂飞魄散,当场就下令退兵,辛亏曹彬软硬兼施,这才决定继续留下来助战。

    在此之前曹彬已经接到曹操的命令,饶过柘县向河内郡治所柘县进军,与曹仁一起围攻徐达,争取以优势兵力全歼这路汉军。当下曹彬与彻里吉率部饶过柘县,向东南奔怀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