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九十一 第一衰神

    “咦……恶来就这样狗带了么?”千里之外的刘辩听到系统的提示,不由得目瞪口呆,恶来这酱油打的真是猝不及防。

    刘辩有些哭笑不得,起身在书房里来回踱步:“104的基础武力值啊,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过话又说回来,恶来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战绩呢?是像李元霸在演义中那样一人锤震百万大军,还是像李存孝那样十八骑破长安,五马难分尸?没有,什么传说都没有,只靠了曹操夸赞典韦的一句‘古之恶来’才出了名,现在看来不是典韦沾了恶来的光,而是恶来沾了典韦的光啊!”

    刘辩在书房里转了几圈,忽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凝神询问系统:“恶来不是与典韦有个‘古今恶来’组合技么,当前的武力至少在107的水准啊,怎么会被徐晃四个回合就秒了?”

    “叮咚……系统提示,恶来虽然有古今恶来的组合技,可徐晃也有‘天罡双煞’的bu,当与程咬金同一战场作战之时武力+3,两者互相抵消,因此武力差依旧为13点。”

    “恶来可是拥有104的基础武力啊,难道就没有特殊技能么?”

    虽然恶来身为敌方武将,但刘辩还是替他觉得憋屈,比死在关羽刀下的熊阔海还要憋屈,104的基础武力竟然硬生生被97基础武力的徐晃给劈了,简直可以称之为召唤界的第一衰神!

    “叮咚……经过系统查询,恶来的技能为‘恶煞’,每鏖战五个会合武力上升5点,最高可上升15点。”

    “原来如此,看来这恶来死的一点也不冤!”刘辩双肩一耸,表示只能怪恶来自己命不好,“练了这么一个慢热的技能,我大汉能秒你的随手一抓就是一把!”

    五个回合才开一次的技能,除了徐晃之外起手能秒恶来的一大把,李存孝、冉闵、关羽、刘无忌就不说了,高宠、赵云、薛仁贵、宇文成都、马超等人也都大有希望。只能说恶来这个技能太坑,就算没有遇上暴走状态之下的徐晃,遇上其他人也难逃被秒的命运,战死沙场只能是他唯一的归宿。

    刘辩在青州心潮澎湃,而千里之外的河内郡柘县却是杀声震天。

    徐晃连斩恶来与南宫长万二将,鼓舞的汉军将士斗志昂扬,热血澎湃,一个个挥舞刀枪好似猛虎下山,直杀的敌军尸横遍街,血流满巷,很快就被汉军打了一个反冲锋,从柘县城内赶了出去。

    徐晃催马提斧,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马蹄踏处,人头乱滚,一边冲锋一边高喊:“传我命令,等本将冲开一条血路之后,所有人跟上来,向西突围杀奔箕关,命张文远、徐宁断后!”

    “诺!”

    传令兵答应一声,正要拨马离开,就看到陈平策马扬鞭从远处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公明将军,公明将军!”陈平气喘吁吁的勒马,大声吆喝,“千万不能弃城啊,弃城之后军心恐将崩溃,遭到敌军尾随追杀,怕是会出现溃败之势。故此请将军下令闭门死守,一直耗到其他各路援军抵达,如此魏军便进退两难!”

    陈平一语惊醒梦中人,徐晃如同醍醐灌顶,急忙勒马带缰:“吁……多亏了陈参军提醒,本将竟然乱了方寸!”

    急忙仰头朝城墙上大喝一声:“拉起吊桥,加强弩箭,誓死守卫柘县,挡住敌军的进攻!”

    在徐晃的指挥下,吊桥被重新拉起,城门缓缓关闭,城墙上弩箭如雨,滚石如雹,双方再次形成僵持局势,直杀的血肉横飞,尸积如山。

    看到韩信与斛律光攻破了柘县西门,曹操急忙命恶来与典韦前去支援,正要下令发起总攻,却又看到攻进城里的唐魏联军如同退潮的海水一半倒涌了出来,急忙命令史建瑭率领一万人马前去助战,誓死守住西城门,不要让汉军驱逐了出来。

    只是史建瑭的队伍还没有抵达城下,曹操就接到了噩耗,鄂来与南宫长万尽皆被徐晃斩于马前,失去了压阵的大将,攻进城里的唐魏联军很快就被撵了出来,柘县城门缓缓关闭,吊桥徐徐拉起,再次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面对此情此景,曹操痛心疾首,攥拳低吼:“上天不助我大魏啊,眼看已经攻破柘县城门,竟然又被汉军赶了出来,功亏一篑,实在让人痛心啊!”

    曹操知道徐晃手中握有超过十万的兵马,如果失去了南宫长万这个内应,凭借十九万唐魏联军想要攻破柘县,难如登天,就算能够破城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很可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到那时等其他各路汉军围拢了过来,怕是难逃全军覆没的局面。

    柘县城下杀声震天,弩箭纷飞,滚石如雹,数不清的唐魏联军纷纷战死在柘县城下,不过小半夜的功夫已经喋血万余人,而汉军凭借着充沛的兵力,依旧固若金汤。

    韩信啐了一口唾沫,里面夹杂着尘土与血丝,恨恨的策马直奔曹操观战的山坡,来到面前翻身下马:“陛下,徐晃实在太凶悍了,斩了南宫长万不说,竟然又斩了鄂来。此刻汉军气势正盛,要攻下柘县怕是……希望不大了!”

    曹操唯有报以苦笑:“是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看来上天没有眷顾我们唐魏!再继续厮杀下去,怕是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最终会落一个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局面。此刻想来关羽、诸葛亮已经渡过黄河,朝邺城发起了进攻,邺城是没法回去了,唯今之计只有北上壶关,死守并州了。”

    韩信摇头道:“陛下,纵然壶关坚固,并州东有太行天险,但汉军却还有多条进军路线,想要死守并州绝无可能。”

    “可除了死守并州之外朕实在想不出更好的策略啊!”曹操一任秋风吹拂着花白的胡须,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能守一天算一天吧!”

    韩信向东一指,提醒道:“徐晃遭到了我军围攻,十有八九会向洛阳的徐达军团求救,或许徐达军此刻已经过了黄河,正与曹子孝在河内厮杀呢,我军不如放弃柘县,向东急行军围攻徐达。只要能击破徐达,其意义与击破徐晃相同!”

    曹操闻言精神一振,拍腿道:“好主意,这叫改弦易辙,殊途同归。传朕命令,全军放弃进攻柘县,向东南河内进军,与曹子孝军团围攻徐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