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九十 公明封神

    南宫长万杀散城门底下的士卒,打开城门,砍断吊桥,大声招呼城外的魏军入城:“城门已开,请火速随我入城诛杀徐晃、陈评!”

    负责攻打西门的正是韩信与斛律光,看到城门打开,当即跃马提剑,亲自冲锋:“将士们随我入城!”

    在韩信、斛律光的率领下,四万唐魏联军头顶盾牌,挥舞刀枪,踩踏的烟尘滚滚,犹如潮水一般涌向柘县西门,虽然被城墙上密集的箭雨射倒了一大片,但依旧如同过江之鲫般冲进了城内,与汉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巷战。

    徐晃得知甘宁被飞戟击中,正要亲自上城督战,忽然听闻南城门方向杀声大作,敌军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急忙大声询问:“敌军破城为何如此之快?”

    有传令兵在城墙上看的清楚,急忙扯着嗓子大喊:“启禀公明将军,是南宫长万杀散了自家将士,打开城门放敌军进了城池!”

    “什么,南宫长万竟然反了?将士们,随我向南击退敌军,斩了南宫长万这逆贼!”

    徐晃闻言登时怒发冲冠,发指眦裂,催促胯下骅骝战马,挥舞镔铁开山斧,与程咬金率领了三万将士杀奔南门,誓死击退敌军。

    陈平刚刚把苏喜妹接回私宅,还没来得及一亲芳泽,就得到了徐晃的召唤,说是唐魏大军从邺城突然杀了过来,召他紧急回营商议对策。

    陈平这才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郑屠夫只是一个贩夫走卒,从哪里突然蹦出来了这么一个花容月貌的表妹?

    而且经过半天的接触之后,陈平发现这苏喜妹说话非常蹩脚,绝不是冀州方言,更像是异国他乡的口音,这让陈平更加生疑。

    虽然城外杀声震天,但陈平也没有急着出门,而是沉下脸来逼问苏喜妹,软硬兼施,甚至来了个霸王硬上弓,最终才从苏喜妹嘴里问出了真相,得知了韩信的整个计划,原来是用苏喜妹做诱饵策反南宫长万。

    “唉呀……竟然中了韩信的诡计!”陈平听完苏喜妹所说不由得直拍额头,思忖片刻又原谅了自己,“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我陈平与英雄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我早就看准了这南宫长万桀骜不驯,脑后有反骨,就算此刻不反只怕将来也会走上这条路!”

    陈平拔剑佯装欲杀苏喜妹:“你这妖女竟敢来蛊惑我,害得我被韩信玩弄于鼓掌之间,看我不把你一剑两段?”

    “陈大人饶命!”苏喜妹吓得花容失色,急忙跪地求饶,“小女子一介弱质女流,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此行事也是身不由己。既然我已经失身于大人,愿意持帚伺候,侍奉左右,还请陈大人剑下留人。”

    陈平也只是吓唬吓唬苏喜妹,当下收剑归鞘,吩咐昨日雇佣的几个婢女与家丁好生看护苏喜妹,莫要让她趁乱逃脱了。

    安顿好了苏喜妹之后,陈平急忙出了私宅,此刻柘县城外早就人喊马嘶,杀声震天,陈平一路寻找徐晃,却是最先撞见了钟无艳,急忙告知南宫长万即将叛汉降魏之事,并一起寻找徐晃禀报此事,在路上方才得知南宫长万已经打开西城门放敌军进了城。

    “既然甘兴霸生死未卜,请无艳将军火速上城指挥,无论如何也要挡住敌军的进攻。”陈平朝钟无艳吩咐一声,策马扬鞭继续寻找徐晃而去,“我要找到公明将军,提醒他不能弃城突围,必须死守到底,哪怕展开巷战也绝不能放弃柘县!”

    在陈平看来,曹魏联军不过二十万左右,而柘县城中的汉军多达十二万,完全有能力与唐魏联军一决生死。就算最终战败,也能让唐魏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等到诸葛亮、关羽军团围拢过来,曹魏便难逃全军覆没的局面,所以绝不能弃城突围。

    “南宫逆贼何在,速来我徐晃马前受死?”

    徐晃气冲牛斗,飞纵骅骝,与程咬金率领了三万骑兵顺着大街小巷杀奔柘县南门,很快就与冲进城内的唐魏联军狭路相逢,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巷战。

    南宫长万一个多月之前被徐晃杖责了五十军棍,此刻所有的仇恨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远远瞥见徐晃,当即纵马提刀杀了过来:“徐晃狗贼,你用人唯亲,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我南宫长万今日就要把你斩于马下!”

    “叛国逆贼,速来受死!”徐晃咬牙切齿,叱喝胯下战马,高举开山斧迎了上去。

    “叮咚……徐晃‘毅重’属性爆发,陷入不利局面之时,武力+3,统率+3,智力+5,当前四维上升为统率98,武力100,智力76,政治56!”

    “叮咚……徐晃‘天罡’属性爆发,第一斧武力武力+3,坐骑骅骝+1,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徐晃大斧如同泰山压顶,又似乌云压城,瞬间连出三斧,逼迫的南宫长万左支右绌,险象环生,渐渐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叮咚……徐晃天罡属性发动,劈出第九斧,当前一击武力上升至114!”

    南宫长万勉强支撑八个回合,面对着力劈华山的一斧,来不及举刀招架,被一斧劈中脑门,登时将头颅一分为二,白色的脑浆殷红的鲜血同时喷溅了出来,让人望之欲呕。

    就在徐晃斧劈南宫长万之际,程咬金也咆哮怒吼,挥舞着黑黝黝的宣花斧连劈数名唐军将校,策马直取韩信。韩信自忖不敌,急忙拨马败走,被汉军一波反攻,很快驱逐到了城门口。

    “韩将军休慌,鄂来前来援你!”乱军之中鄂来手持双斧,徒步冲锋,咆哮怒吼,声如惊雷。

    “吃我一斧!”

    千军万马之中徐晃好似虎入羊群,飞纵胯下骅骝,犹如闪电一般直取人高马大的恶来,瞬间连劈三斧。

    “叮咚……徐晃天罡属性爆发,使用出目前极限招式,天罡三十六斧第十二斧,当前武力上升至117!”

    恶来连接三斧,但徐晃的战斧变化莫测,神出鬼没,眼前一花,登时头颅飞起,一股鲜血自腔子里喷了出来,庞大的身躯踉跄几步,“噗通”一声,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