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八十八

    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做到算无遗策,即便状多智如妖的诸葛亮也曾经屡次失算,更何况陈平被韩信与曹操及满朝文武有心算无心,根本没有察觉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变成了南宫长万的“夺妻仇人”。

    陈平已经将近而立之年,到目前尚无家眷,眼见天下即将一统,陈平也动了成家立业的念头。若是不能娶妻生子,自己将来即便封侯拜相又能传给谁?

    所以当遇上姿色出众,我见犹怜的苏喜妹之时,陈平便动了把她娶回家的念头。

    昨日与郑武约定了送聘书及六礼的时间之后陈平返回大营向徐晃借了一笔军饷,然后返回柘县多方打探购买了一座私宅,并且在城里住下来置办聘书、六礼,因此对于军营中南宫长万的传闻毫不知晓。

    徐晃和陈平搭档了两年左右的时间,算的上私交甚笃,私下里也多次劝过陈平成家立业,只可惜陈平一直浪荡不羁,徐晃也只能摇头叹息。

    没想到陈平这次竟然主动提出来准备娶妻,徐晃自然欣慰不已,大笔一挥借给陈平了一笔军饷,让他去筹备聘书六礼,等平定冀州后自己会带着将士们吃他的喜酒,并给陈平准了三天的假期。

    陈平今日带着聘书、六礼来到郑家酒楼接了苏喜妹后直奔自己购买的私宅,也没有撞上乘兴而来的南宫长万一行,更是导致误会越来越深,在郑武的规劝之下南宫长万决定叛汉降魏。

    南宫长万与郑武约定等曹魏大军来攻,自己会择机倒戈,率亲兵从内部猛攻徐晃,与魏军内外夹攻,争取一鼓击溃汉军。

    次日清晨,曹操与韩信率领的十九万唐魏联军经过三天两夜的急行军,一路穿过山阳、野王等地,迅速逼近到了距离柘县五十里的沁县境内,汉军斥候这才发现了魏军行踪,急忙向主将徐晃飞马禀报。

    “哦……魏军自邺城方向而来,目前已经到了沁县?”徐晃闻言眉头蹙起,大出意料之外,“我还以为魏军会死守邺城,没想到竟然主动出击,而且把目标瞄准了我军?”

    甘宁狠狠的揪下一根胡须,啐了一口唾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大汉五路兵马攻魏,曹操与韩信不打距离最近的诸葛亮与关羽,却偏偏舍近求远来攻打我军,这分明是没把我等放在眼里啊!咱们必须予以迎头痛击,让唐魏联军付出惨重的代价。”

    旁边的孟良和齐国远一起攥拳附和:“兴霸将军说得对,这次一定要狠狠的大杀一场,让曹操、韩信有来无回!”

    在甘宁、孟良等人的鼓动之下,众将校群情激奋,纷纷攥拳请战:“请将军下令出兵迎战,吾等誓死杀敌,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徐晃背负双手在帅帐中央来回踱步,略作思忖之后摇头拒绝了众将的请求:“曹魏远道而来,气势正盛,况且兵力超过我军将近一倍,因此不宜正面硬拼。全军马上进入柘县据守,让敌军扑个空,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我军到时候再相机行事。”

    徐晃手下有十二万兵马,如果与来势汹汹的唐魏联军展开野战,胜负难料,而且很可能负面较大。

    但如果据守柘县的话,唐魏联军短时间内占不到任何便宜,届时将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如果围城攻打势必会被其他各路闻讯赶来的汉军形成围歼之势;如果不战而退则前功尽弃,靡费钱粮不说,还会让将士们疲于奔波,导致战斗力下降。

    因此权衡利弊,徐晃认为退入柘县据守要比出城野战好得多,唯一不利的因素就是柘县城池太小,四面城墙不过七八里路程,最多也就是仅能容纳六万左右的将士登城防守,无法将所有的兵力同时防御。

    “柘县城池太小,我军可以先占据沿途要塞伏击一下唐魏联军,且战且退,最后再退入柘县城内据守。”听了徐晃的顾虑,张辽霍然起身,抱拳提出了建议。

    “文远的建议极好,就这么定了!”

    徐晃对张辽的提议拍掌称赞,决定命张辽、徐宁、钟无艳率领五万人马提前进入柘县据守,自己则带着甘宁、南宫长万、程咬金、孟良、齐国远等人率领七万兵马寻找险要地段伏击唐魏联军,先挫一挫敌军的气焰再退入城内不迟。

    随着徐晃一声令下,汉军大营内号角呜咽,人喊马嘶,各路将士按部就班的依旧行事,张辽、徐宁率领五万人马提前进入柘县城内布置防御,在城墙上堆积大量的滚石擂木,深挖壕沟,布置鹿角、荆棘,严正以待。

    而徐晃则与诸将离开柘县向东,在沁县到柘县的必经之途寻找险要地段设伏,等候唐魏联军来犯。

    晌午过后尘土渐起,人喊马嘶之声已经隐约可闻,徐晃知道唐魏联军的先锋部队已经逼近,当即下令弯弓搭箭,静等敌军来犯。

    小半个时辰之后由史建瑭和许褚率领的三万先锋部队进入了伏击圈,随着徐晃一声令下,道路两侧伏兵尽出,弩箭如雨,滚石如雹,直杀的魏军阵脚大乱,惨叫声此起彼伏。

    唯恐被唐魏主力大军缠住,到那时想要安全撤退进柘县城就麻烦了,杀了魏军一个措手不及之后徐晃当机立断下令鸣金收兵,亲自与南宫长万、甘宁断后,率领得胜之师火速朝柘县撤退。

    南宫长万一边厮杀一边在心中暗自思忖:“我暂时先忍耐片刻,等唐魏联军抵达城下之后再打开城门迎接不迟,最好这次把徐晃军团一网打尽,老子非一刀宰了陈评不可,否则难泄我心头之恨!”

    拿定主意,南宫长万挥舞兵器怒吼咆哮,连斩数名魏卒,以免被徐晃看出破绽。最后追随着撤退的大军甩开被打懵了的魏军向西而去,不过一个时辰便撤退进柘县城内,拉起吊桥,关闭城门,一个个弯弓搭箭,据城死守,静候唐魏联军兵临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