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八十六 陈平上钩

    柘县城外,汉军大营。

    接到刘辩向曹魏发起总攻的命令之后,徐晃立即召集陈平以及张辽、甘宁等人共商用兵之策,决定等李靖、诸葛亮、关羽三路人马渡过黄河,曹魏疲于应付之际联合徐达夹攻曹仁,争取一举攻克河内,推倒这扇拱卫邺城的屏障。

    随着大战即将来临,徐晃传下命令,严禁士卒擅自入城,违者军法处置。

    徐晃平日里对士兵入城饮酒**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刻严格约束起来,三军将士无不凛然,几乎再也无人敢擅自入城。但唯有一人例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徐晃军团的军师陈平

    相对于处处留情的郭嘉,陈平算的上专情,这几个月以来虽然频繁出入柘县,但却没有朝三暮四,而是与一个精通琴棋歌舞,名唤顾小婉的女子缠绵缱倦起来。

    当然,陈平也只是逢场作戏,解决生理问题罢了,自然决计不肯把一个烟花女子娶回家的,所以自始至终也没有动过给顾小婉赎身的念头

    但无论如何总归相识一场,只怕自此一别之后他日再也无缘相见,所以陈平决定入城向顾小婉道别,山高水长,就此陌路天涯。

    军师要出营门,守卫的士兵自然不敢阻拦,陈平也不带随从,单人匹马,轻装简行出了营门,扬鞭直奔柘县而去。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陈平就进入了柘县,轻车熟路的寻找这家叫做“醉月楼”的烟花场所,向给自己做了三个月红颜知己的“顾小婉”道别。

    就在陈平穿梭于街巷中之时,与醉月楼相隔不远的“郑氏肉铺”里面正有几双眼睛隔着暗孔观察,静候陈平的到来。

    “哈哈……我就说嘛,这两个月以来陈评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醉月楼,整个醉月楼里的姑娘几乎人尽皆知。还有人说陈评准备为顾小婉赎身,这不来了吗!”郑武手抚胡须,得意不已。

    旁边的苏喜妹眉头紧锁,忧心忡忡的道:“既然陈评已经心有所属,万一他看不上我岂不是让计划落空?”

    郑武捻着胡须,胸有成竹的道:“一个整日逛青楼的女人岂会只钟情于一个女人,想来不过是逢场作戏,或者没有看上其他风尘女子罢了。苏姑娘生的这般美艳动人,陈评见了自然会垂涎三尺,你直管依计行事,把陈评引进店铺里来的事情包在郑某身上。”

    一个时辰之后,浑身轻松的陈平走出醉月楼,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美梦破灭的顾小婉倚在窗口涕泪横流,埋怨陈平薄情寡义。

    “唉呀……这不是陈大人么?”郑武从肉铺对面的郑氏酒楼走了出来,满面笑容的拦住了陈评的去路。

    陈评微微颔首:“郑老板啊,我知道你为何拦路,还欠了你家两顿酒钱吧?这就还你。”

    看到陈评伸手从袖子里掏钱,郑武爽朗的大笑一声:“哎……陈大人说哪里话,区区两顿酒钱小人怎会挂在心上?小店昨日新到一批花雕佳酿,故此打算献给陈大人品尝一番。”

    陈评虽然不像郭嘉那样嗜酒如命,但却也来者不拒,当即翻身下马:“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郑老板的美意我陈评就笑纳了。”

    当下郑武在前引路,陈评紧随其后,一前一后的进了郑氏酒楼。

    “喜妹啊,把昨日刚到的花雕酒给陈大人抱出一坛来。”郑武伸手示意陈平落座,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陈平从怀里掏出一把碎银子放在桌上:“这些银两是赊欠的两顿饭钱与酒钱,请郑老板收好。”

    郑武急忙推辞:“陈大人这段时间对郑某的生意颇多照顾,正是因为你的严格约束,所以来我这里吃酒的军爷从无赊欠,区区两顿饭钱就当小人孝敬你的。”

    陈平却是不容拒绝:“别犟了,公明将军今日严格约束三军不得再擅自入城,我若是再吃你的白食,公明将军不得军法处置啊?”

    “表哥,酒来了!”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娇喝,打扮的像个清纯少女的苏喜妹穿着一身女仆装,抱着一坛花雕酒施施然走了过来。

    陈平不由得眼前为之一亮,一双眸子顿时变得神采奕奕,惊讶的询问郑武:“郑老板,这少女何人?竟然生的如此俊俏,我来你家吃酒多次,为何从未见过?”

    郑武笑道:“这是从中山国前来投奔我的远房表妹,姓苏名喜妹,她父亲于前年染了瘟疫去世,她的母亲也是我的姨娘又在前几天因病辞世,这不无依无靠之下便跑到柘县来投奔我。”

    顿了一顿,郑武忽然笑道:“我看不如这样,我这表妹模样长得也算标致,不如把她许配给陈大人为妾可好?”

    陈平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这、这样怕是不妥吧?”

    苏喜妹一脸愁容,哽咽道:“表哥,母亲才刚刚去世几个月,你就把我许配人家,这样合适么?”

    郑武双手叉腰道:“怎么不合适?表哥也是为了你好,不让你跟着我受苦遭罪。若你日后跟了陈大人,自然少不得锦衣玉食,若是陈大人离开了柘县,那就过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了。”

    “好吧,一切但凭表哥安排。”苏喜妹可怜兮兮的望着陈平,一脸无辜的答应了下来。

    平白无故的捡了一个大美人,陈平自然喜出望外,早把顾小婉忘到了九霄云外,拱手道:“既然郑老板如此抬爱,陈评恭敬不如从命,一定会善待苏姑娘。”

    郑武又道:“我表妹可是良家少女,比不得青楼女子,聘书六礼绝不能少,陈大人回去准备一下如何?”

    陈平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个自然是应该的,我这就回军中向公明打声招呼,借一些银两在柘县租一套房屋暂时安置苏姑娘,聘书六礼明日送到。”

    陈平前脚刚走,郑武立即招呼心腹来到面前,吩咐道:“陈平已经上钩,你马上去一趟汉军大营求见南宫长万,就说他还欠咱们一顿酒钱没还,把他引到柘县城中,我自会安排苏姑娘与他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