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八十三 韩信的突破口

    恶来跟随着典韦来到城墙之上,对着曹操纳头便拜:“小人巨鹿郡鄂来,拜见陛下!”

    曹操仔细打量这鄂来,只见他生的身高近丈,虎背熊腰,浓眉大眼,虬髯倒竖,即便披盔挂甲也掩盖不住健硕的胸肌,搭眼一瞧便知道是个膂力过人的骁将。更何况就连素来不服人的典韦都对他大加赞赏,那就更说明这鄂来有过人之处。

    常言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更何况现在的曹魏正是用人之际,曹操立即大笑着弯腰亲自把恶来搀扶了起来:“鄂壮士快快请起!”

    “谢陛下!”恶来叩首谢恩,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曹操身材比较矮小,不到七尺的身高,与恶来站在一起更是愈发映衬的恶来高大威猛,曹操忍不住抬头仰视,连声夸赞:“鄂壮士当真是恶来再世啊,你与典韦搭配简直就是一对恶煞,有你们这样的悍将助阵,何愁不能击败汉军?朕决定册封鄂壮士为奋武将军,还望日后奋勇杀敌,保家卫国!”

    “多谢陛下破格封赏,臣愿为大魏效犬马之劳,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恶来再次跪倒在地,稽首谢恩。

    正说话之间,忽见东面尘土飞扬,百余骑身着唐军甲胄的骑士风驰电掣般疾驰而来,距离邺城愈来愈近,曹操急忙派遣了许褚带人前去询问,来者何人,所为何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曹操猜测来的即便不是韩信也是唐军重要将领,提前赶来邺城必然有要事相商。在许褚离开后又命典韦、恶来下了城墙继续操练士兵,自己则带着范蠡、贾诩、程昱等人返回皇宫等候唐军来使。

    此刻的邺城皇宫一片静寂,失去了昔日的繁华热闹,所有的太监宫女都跟随着众嫔妃离开邺城迁徙到晋阳去了,偌大的宫殿只剩下数百御林军在巡逻游弋,看上去平添几分苍凉。

    曹操在众文官的陪同下回到议政殿静候唐军使者的到来,小半个时辰之后在许褚的带领下来到大殿,来的果然正是唐军主将韩信。

    “韩将军,你来了?”面对着风尘仆仆的韩信,曹操急忙起身迎接,给予高规格待遇。

    韩信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不慌不忙的来到大殿中央向曹操施礼:“韩信拜见大魏皇帝,我在路上已经听许仲康把陛下决定迁都晋阳的事情说了一遍,韩信认为陛下此举英明神武,足以稳定大魏军心,让将士们毫无后顾之忧的与汉军决战。”

    曹操重新坐回御椅,忧心忡忡的问道:“朕昨日晌午接到了韩将军的书信,说是已经放弃了乐陵阵地,率部向西而来,准备猛攻徐晃军团,不知韩将军的具体计划准备如何实施?”

    韩信挺直腰板,手抚佩剑,肃声道:“汉军分五路而来,总兵力将近百万,若是我军分兵抵挡,只怕最终会被各个击破。所以信打算集中兵力猛攻实力最弱的徐晃军团,先断汉军一指,再渡河攻掠洛阳或者长安,来个围魏救赵,如此方有希望扭转不利局面,力挽狂澜。”

    曹操微微颔首:“韩将军所言虽然有理,但各路汉军主将都是足智多谋之辈,又岂会坐视我军围攻徐晃而不救?若是各路汉军尾随而来,与徐晃前后夹击,只怕会对我军形成围歼之势啊!”

    韩信拱手道:“事到如今,我军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放手一搏。在我离开乐陵的时候使用了疑兵之计,命李牧率五万人北上,一路上拉长队形,多竖旗帜,踩踏的烟尘滚滚,让李靖误以为我大唐主力军北上南皮,以影响李靖的判断。”

    “哦……李靖中计了么?”曹操目光微动,蹙眉询问。

    韩信抚剑道:“回陛下的话,那李靖虽然没有中计北上,但却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屯兵乐陵,派出使者多方刺探。而由我率领的十万大军已经过了馆陶,目前正由斛律光、毛文龙等人率领朝邺城进军,预计明天晌午便可兵临城下,因此韩信快马加鞭先行一步来邺城与陛下共商御敌之策。”

    曹操起身走到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幅地图前查看局势,抚须沉吟道:“从乐陵到馆陶四百多里路程,即便李靖察觉了我军意图,全力向西追赶,至少也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赶上。”

    顿了一顿,话锋一转:“可徐晃军团也有十二三万人,即便联合我们邺城的十二万人马,再加上你麾下的十万唐军,再算上羌王彻里吉的七万羌军,也不过才三十万左右,短时间内怎能击溃徐晃?若不能速战速决,李靖、关羽、诸葛亮等各路军团围拢上来,我军岂不是要被汉军围歼?”

    程昱试探着提出建议:“可否把曹子孝或者杨素的兵团调过来,增强兵力,提高快速击溃徐晃的把握?”

    曹操毫不犹豫的摇头:“曹子孝的十万人马还要抵挡黄河对面的徐达十五万人,杨素兵团则要抗衡对面的诸葛亮兵团,局势譬如棋子,环环相扣;只要我军移动,其他汉军势必会趁虚直入,对我军形成围攻之势,所以这两路军团是绝不能调动的。”

    韩信接过话茬,微笑道:“陛下所言极是,这两支军团一支也不能动,还得在邺城留下数万人抵挡东阿的关羽兵团,留给我军击溃徐晃的时间只有三天,若三天不能速战速决,只怕局势将会迅速恶化。”

    曹操一脸愁容,托着头痛欲裂的脑袋沉吟道:“这徐晃的能力虽然不及李靖、诸葛亮,但好歹也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南征交州,西攻刘备,翦灭西汉,也算是有勇有谋,仅仅以两倍的兵力优势,想要在三天之内快速获胜,谈何容易?”

    “呵呵……陛下放心,信有一计让徐晃军团祸起萧墙,让他们出现内讧,甚至引诱某些人倒戈叛汉,如此必然能够事半功倍,快速重创徐晃军团,继而进行下一步战略。”韩信说着话不由自主的将双臂抱在胸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曹操闻言精神为之一振:“哦……韩将军有何妙计让汉军出现内讧?”

    韩信嘴角微翘,露出诡谲的笑容:“我派人刺探了徐晃军团多时,我想突破口就在南宫长万与陈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