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卷 一千五百六十七 锤将之祖

    这片山岭属于象牙山支脉,地势北高南低,田单率部提前占据了有利地势,居高临下,牢牢的扼住了罗马大军撤退的咽喉要道。

    望着占据了地利优势的汉军,犹如蚁群一般密密麻麻遍布山坡上下,刘秀欲哭无泪,只能咬牙下令:“全力突围,誓死冲开一条去路,否则只有全军覆没的下场!”

    “随我冲锋!”

    得了刘秀一声令下,身高九尺有余的马援催促胯下玉面紫骅骝,双手挥舞各重一百五十斤的八极乾坤锤,一马当先,引领着潮水般的罗马将士向汉军发起了冲锋。

    田单在山坡上手抚佩剑,任凭山风吹得战袍猎猎,直到罗马军进入射程之后方才挥剑下令:“放箭!”

    随着田单一声令下,三万汉军弓弩手同时开弓放箭,弓弩齐发,箭矢如雨,各种长短不一的弩箭裹挟着呼啸的风声,犹如闹了蝗灾的飞蝗一般从天而降,黑压压的朝罗马军头顶上倾洒了下去。

    “咄咄咄……”

    一瞬间弩箭破甲的声音此起彼伏,罗马将士的惨叫声响彻山谷,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

    “给我咬牙冲锋,谁敢后退,立斩不赦!”

    年方四十,身强体壮的马援挥舞大锤拨打雕翎,艰难的向汉军阵脚逼近,同时声嘶力竭的督促罗马将士冒死冲锋,“裹足不前只能被汉军全歼,拼死冲开去路就能突围,将士们豁出性命拼了啊!”

    “杀啊,拼死突围!”

    在马援的鼓舞之下罗马将士鼓起勇气,红着眼睛,将盾牌扛在头顶上向前冲锋。

    一些弓弩手则躲在盾牌兵的身后朝山坡上还射,在杀伤汉军的同时尽量扰乱汉军阵型,减轻本方的伤亡。

    但汉军占据了地理优势,居高临下,火力委实凶猛,双方的战损比几乎达到了惊人的十比一。

    田单更是把用来攻城的床弩排列在道路上,用机械的强大力道阻止罗马将士的冲锋。长达八尺左右的强弩在“吱呀呀”的机械声中爆射而出,几乎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管遇上盾牌还是甲胄,俱都照穿不误。更有无数长箭上演了“一箭双尸”的好戏,直射的罗马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攻防战,跟随马援冲锋的敢死队折损了十之八九,总计三万人的敢死队仅剩了三千左右,山脚下遍地尸体,血染山野。

    罗马军在付出了将近三万人战死的代价之后,终与汉军短兵相接,马援一声怒吼,手中大锤对着一架床弩当头砸下,势挟风雷,犹如泰山压顶。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高度接近一丈的床弩登时分崩离析,碎成一摊破铜烂铁。正在使用床弩放箭的汉军躲避不及,俱都被马援举起大锤如同擂鼓一般砸成齑粉,尸骨无存。

    “我乃罗马帝国上将马援,挡我者死!”

    马援吼声如雷,将一双三百斤的大锤挥舞的虎虎生风,所到之处如同波开浪裂,无人能挡。转眼之间连续摧毁了十余架床弩,击毙了近百名汉卒,方才长出了一口胸中恶气。

    “马援已经与汉军短兵相接,将士们奋力冲锋啊!究竟是逃出生天,还是全军覆没,就看此战的结果!”刘秀在后方看到马援与汉军厮杀在了一起,当即催马提剑,挥兵猛进。

    事关生死,耿弇、吴汉、高卢士、皮塞罗等武将俱都豁出生死,各自挥舞刀枪,身先士卒的率领罗马军猛攻,与汉军展开了刺刀见红,血肉横飞的搏杀。

    一时间杀声震天,响彻山谷,双方将近三十万大军杀得难解难分,短时间内谁也占不到便宜。

    杨七郎在乱军之中左冲右突,手刃了百余名罗马将士,看到马援挥舞着一双大锤在乱军中横冲直撞,不由得怒发冲冠,发指眦裂,催马挺枪迎了上来:“贼将休要猖狂,快来杨延嗣枪下受死!”

    “好大的口气,也不问问我马援手中的大锤几斤几两?”马援怒吼一声,催马举锤拦住杨七郎厮杀成一团。

    “叮咚……系统测得马援‘锤宗’属性爆发,锤宗——天下锤将之祖,首创大锤套路,后世所有大锤招式皆由马氏锤法演变而来。沙场搏斗之时,若对手中有用锤武将,每比马援晚出生一百年,则马援武力+1,最高上限15点。若对手为非锤将,武器每轻于马援二十斤,则马援武力+1,若出现混战时两者不可叠加,点数高者生效。”

    “叮咚……因马援手中一双八极乾坤锤重三百斤,超过杨延嗣手中素缨蘸金枪二百四十九斤,故此马援武力增加12点。基础武力103,武器八极乾坤锤+1,坐骑玉面紫骅骝+1,当前武力上升至117!”

    面对着马援泰山压顶般的攻势,杨七郎毫无惧意,手中长枪如电,将生死置之度外,招招走险,以死相博,“我杨延嗣当年已经死过一次,又岂会怕你们这些蛮兵番将?大不了血染沙场,马革裹尸!”

    “叮咚……系统测得杨再兴死后杨延嗣继承‘铁血’属性,与马援以命相搏激活‘死志’,瞬间爆发四格,武力+8;并降低马援4点武力,导致马援当前武力下降至113!”

    “叮咚……杨延嗣‘暴怒’属性发动,暴怒状态下武力+4,基础武力98,武器素缨蘸金枪+1,铁血+8,当前武力飙升至111!”

    乱军之中两员虎将马踏连环,锤来枪往,咆哮怒吼,直杀的寒光闪烁,烟尘滚滚,酣战了四五十回合依然难分胜负。一个凭借着力气一力降十会,一个凭借招式一巧破千斤,当真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马援这个罗马军团的最主要攻击点被杨七郎缠住之后,导致罗马军攻击力锐减,其他的吴汉、耿弇、皮塞罗等人武力只能算是马马虎虎,面对着章邯、孙翊、薛戟等其他汉将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战局一时间呈现胶着状态,从清晨厮杀到晌午依旧难分胜负。

    就在这时西南方向尘土大起,旌旗招展,吴起率领着十万汉军漫山遍野的掩杀而来,为首大将胯下铁梨花,手提紫金摩云杵,一马当先掩杀而来:“刘秀休走,汉将黄飞虎在此,还不速速下马受缚!”